中国大陆年轻作家韩寒五月到台湾访问,短短几天,对台湾民众的友善留下了深深的印象。他的文章《太平洋的风》不仅在网上得到疯传,更在台岛内外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两岸反差之原因*

我可以体会韩寒一个生活于大陆的年轻人在台湾所感受到的心理震撼。在同种、同族、同文的华人社会里,社会心态竟然能有如此大的反差,难怪韩寒要惊呼:中华文化在大陆失落的部分,却在台湾得以保存。要感谢台湾庇护了中华文化。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教授蔡逸儒说,台湾人比较友善应该归功于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在这块儿土地上基本上没有中断。

他说:“台湾保留了中华文化,保留了儒家的传统思想,有正面的效果。虽然90年代发生了统独纷争,族群对立,也造成了很多问题。但我们没有很多的政治运动,不像中国大陆,破四旧、立四新,打倒孔家店。”

蔡 逸儒教授说,大陆的不幸除了毛时代的接二连三的政治运动严重破坏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还在于大陆的文化断层还在恢复之际又受到伴随着经济起飞而产生的拜 金主义的冲击,这才出现了世风日下、道德沦丧的现象。台湾和大陆相比,人文情怀显得比较浓厚,诚实、友善成为台湾人比较突出的特点。

*信佛的朱教授*


记者在台北认识一位朋友,叫朱经武,是个大学教授。年纪约50岁。稍长的头发总是梳得服服帖帖的,穿着规规整整,一丝不苟。办起事来,有条有理。衬衣总是束在笔挺笔挺的西裤里面。

不知怎么的,我就觉得他浑身散发着台湾知识阶层所具有的典型气质。是学究气,还是其它什么,我也说不清楚,反正跟大陆的同行很不一样。

朱先生是位留美的博士,专业是企业管理。他对人诚恳、礼貌,热情。一次到他家里做客,才发现他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佛教徒。每天早晚都要对着家里摆放的先祖灵位拜祭。拜祭时,他表情严肃,鞠躬时上身弯得很深,其认真的样子真令我感动。

朱先生在和我谈起台湾人何以会给人以友善的深刻印象时说,宗教信仰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台湾是一个多宗教的地方,尤其是佛教、道教,信众最多。行善积德对改善人际关系影响很大。

*礼义廉耻*

朱先生家里,除了妻子还有两个男孩儿,大的叫家庆,在上中学,小的叫炳钦,还在上小学。朱先生说,台湾的小学很注重文明礼貌教育。他还邀我到他小儿子的学校台北市大同区永乐国民小学看看。

永乐国小临街的楼房看上去旧一些,大门上方端端正正地写着“礼义廉耻”这四个字。这是中华民国老总统蒋介石的手迹。

在附近还有一所小学,叫太平国民小学。太平国小的校舍看上去要新得多,也高得多。主楼正面自上而下写着一副对联。左侧是“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 ,右侧是“当一个活活泼泼的好学生”。中间大门的上方同样写着四个:“礼义廉耻”。

朱先生说,“老一辈的人对品德教育很注重。“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小的时候,父亲经常教导我们要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懂得做人的道理。比如,吃饭的时候,父亲就会讲‘寝不言、食不语’的道理,要我们注意自己的行为。”

朱先生告诉记者,台湾的小学过去都很重视文明礼貌教育。那是老总统(蒋介石)提倡的。只是近些年,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和岛内的社会分裂,对国家的认同出现了问题。学校对传统教育明显放松了。对此,他有些不安。

*台湾真有这么好吗?*

其 实,像朱经武这样担心下一代是否能够很好地继承中华优秀文化传统的台湾人有很多。台湾的媒体,台湾的政坛,每天都在争吵,政治问题、经济问题、族群问题、 认同问题、两岸问题等等,给人的感觉是,台湾里里外外、上上下下都是问题。因此,当他们中不少人在听到韩寒对台湾人赞美的时候甚至表现出半信半疑的神情, 说“我们真的有那么好吗?”

中国文化大学的蔡逸儒教授对这个矛盾的现象的解释是,距离产生美。韩寒生活在大陆,从来没有来过台湾,所以容 易看到两岸社会的差别。而台湾民众一直生活在这里,他们接人待物从来就是这个样子,所以,也没有觉得值得特别称赞。在民主社会里,人们最关注的是社会的问 题,而容易忽视自己的优点。

中国文化大学的蔡逸儒教授

中国文化大学的蔡逸儒教授



蔡逸儒在这里提到了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民主制度。他说,社会风气的好坏,关键是这个社会有没有公平正义。在专制的社会里,老百姓很难影响到公平正义。民主社会给人们提供了追求公平正义的条件,也增强了人们的信心和责任感,为人性中的善良的内涵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蔡逸儒: 传统文化终要回归*

但是,蔡教授也表示,在民主社会里,反对党和媒体都更关注那些负面的东西,一天到晚都在争吵,这也使得台湾民众没有时间去冷静地思考一下这个社会的优秀之处。

不 过,蔡教授对中华几千年的传统文化还是很有信心的。他认为,虽然台湾也经历过经济起飞对文化带来的冲击和岛内政治分裂对社会风气造成的负面影响,而大陆更 遭受过毛泽东时代的文化浩劫和当前的集权加腐败所形成的文化失落和道德缺失,但是,他相信,传统文化不会轻易消失。蔡逸儒说,随着经济生活的提高和政治制 度的开放,传统文化还是能够适应现代经济政治制度,中华文明还是可以得到弘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