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2 2016年09月29日星期四

特写:一位大陆学生在台湾的转变


位于台北大安区的国立台湾师范大学(本部)的行政大楼。(美国之音林枫拍摄)

位于台北大安区的国立台湾师范大学(本部)的行政大楼。(美国之音林枫拍摄)

自2011年首批928名中国大陆学生抵达台湾就读台湾的高等院校以来,开放陆生赴台的政策已经走过了五个年头。作为两岸民间和人文交流中一个非常特殊的群体,长期浸入在台湾社会的经历能否改变陆生对台湾乃至中国大陆的看法?他们能否成为“知台派”去左右未来两岸关系的发展?

来自浙江杭州的张梦云是 2011年首批来台的陆生之一,讲话中不时带出“台湾腔”。(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的名字为化名。)她说,来台湾最大的收获是受到了思想的洗礼。但她也表示,自己只是陆生群体中的普通一员,不是、也不想作蔡博艺那样的人物,受到两岸媒体追捧。(蔡博艺也是首批来台的陆生之一,在台湾积极参与学生和社会活动,并出版了《我在台湾,我正青春》一书。2014年,她因参选淡江大学学生会会长引发争议而成名。)

经受了思想的洗礼

张梦云当时选择了位于台北的中国文化大学,读的是中国文学和新闻专业。她表示,自己选择来台湾就是想走一条不一样的人生之路。“其实我本来也没有想到出国。如果不来台湾的话,我就会去浙大,去浙大传播学院读电视广播制作或编导之类的。我觉得,你可以预见这样的专业你呆四年以后,你出来会是怎么样的人。所以这样的话,还不如出来看看。”

张梦云说,来台湾读书最大的收获是培养了自己独立思考和看问题的能力。她说:“我在这边是比较多的受到了思想的洗礼,可能(收获)比较多的是有了自己的想法。”

台湾同学追求“小确幸”

她认为,台湾同学给她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在交往中更注重与对方心灵的沟通。“他们最大优点是待人方面。我觉得在国内很多人都是通过三句话了解你这人背景怎么样,然后决定要不要和你交往。但是在这边,他们在乎的是心和心的沟通,反而是你那些附加的东西就不重要了。”

对比两岸的年轻一代,张梦云认为,在台湾的同学身上似乎看不到大陆同龄人中那种积极奋发、努力拼搏的精神,他们所追求的是“小确幸”的价值观。“我觉得这个其实挺不好的,”她说,“你在台湾学生身上看不到什么上进心,很少。”

但她转而说,这或许是因为在台湾的社会中,人与人之间相对平等,人们并不一定要做人上人才能获得满足感。她说:“我们是(中国)唯一独生的一代,我们的教育告诉我们,我们是不能失败的,我们不管怎么样必须要出人头地。可是这边不一样。这边其实你只要自己活得安逸就可以了。台湾很多年轻人,他们就算读了医学系的博士,读完之后不愿意从事这样的工作,他们宁可回家开个民宿、炸个鸡排,他们也会觉得很开心!这很像欧洲小国家的人,他们也是这种想法。其实也不能说就不好。”

太阳花后开始关注政治

2014年台湾爆发的太阳花学运让张梦云开始主动去关注政治。她说:“我一开始其实是比较抵触(政治话题),不大愿意谈,但到后来我发现自己是很主动的想去和别人聊这些东西。”

她表示,自己曾经被同学拉去看了一部关于杨佳的纪录片,当时看完感到非常害怕,因为纪录片里讲的中国共产党和自己所认识的截然不同。“我们看到了太多我们觉得中国好的一面。但是我们忽略掉了社会最底层的人,他们在想什么、那些社会矛盾我们都不知道。”她说。

张梦云表示,自己现在已经能够逐渐了解到为什么台湾青年人心中会对中国大陆存有疑虑甚至敌意,也能过理解为什么多数台湾人希望维持现状而不是与中国大陆统一。

她说:“我觉得,需要去改变那边(中国大陆)的教育和人们的想法,这比总是想着怎么去改变台湾人对大陆的看法更重要。像很多台湾年轻人都说,他们不是说不愿意统,而是怎么统,如何统。这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说我们那边没有实现民主的话,那谁会愿意呢?可是现在就是没有办法。我为什么要从一个比较先进的社会去转变成一个专制的地方?那谁都不愿意。”

欣赏台湾尊重人权

本科学业完成后,张梦云并没有选择立即回到杭州,她目前正在国立台湾师范大学读教育专业的硕士课程。张梦云暗示,在台湾五年的生活已经使她改变了很多,觉得自己更台湾了,而祖国已经让她感到“非常不适应”了。

她说:“台湾最吸引我的地方是有人权,我觉得这非常重要!我们那边几乎完全没有(人权),所有人都被踩在脚下。”她希望能够有机会留下,然而留下的机会却极其渺茫。

感叹两岸隔阂

出于复杂的政治因素,台湾在放开陆生赴台就读的时候附加了一些被部分陆生认为是带有歧视性色彩的所谓“三限六不”政策,即限校—限制采认大陆高等院校学历,限量—限制陆生来台总量,限域—限制学历采认领域;陆生在台期间不涉及加分优待、不得影响台湾招生名额、不编列奖助学金、不得在校打工、不得在台湾就业、以及不得报考公职及专技考试。张梦云表示,自己毕业后留在台湾的途径唯有嫁给台湾人,从陆生变陆配。

但她也坦诚,作为一个大陆学生,真正融入台湾社会非常困难。她说:“这边是蓝绿分明,而我们那边是红色的。你要想融入的话,需要同时和蓝绿两种人融入。蓝色的比较好一些,但(人)比较少,而且即使他是蓝的,他也不愿意讲。反而你红的要和绿的去聊,但你发现你们的意识形态等方面相差太远。”

张梦云把这种困难归咎于台湾社会中存在的所谓“沉默螺旋”现象。“附和社会主流的人他很愿意去发声,但是和社会主流意见相左的人,他可能不愿意讲话,”她说,“我们有一次和一个学姐吃饭,聊到后来才知道她原来是蓝的。所以说很多时候和我们沟通聊天的反而是那些绿的人。”

张梦云说,自己还是很愿意去听一听对方的想法和观点,但别的陆生,也许就不那么愿意去了解。她说,自己身边曾有一位家庭背景很红的陆生,因忍受不了课堂上老师和同学对中国和中共的批评,有时是带有侮辱性的攻击而情绪崩溃以至于辍学回国。“因为他可能会觉得陆生这个身份本身在台湾就是受歧视的,那么你给我灌输这些东西我觉得我更受歧视。这样的人在我同学当中是不占少数。”她说。

520后台办的神经更加紧绷

今年9月,台湾将迎来政党轮替后的首批陆生。据报道,今年大陆学生赴台读本科的报名人数为3818人,比上学年的4817人下降了近1000人。这不仅是台湾开放陆生来台以来出现报名人数首次下降,而且降幅更是高达21%。张梦云说,两岸高校间的交换生项目受阻的情况更加严重,而且预计各地台办对赴台大陆学生每年的行前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也只会更强。

她回想起当年自己准备去台湾的情景时说:“我记得那个时候特别搞笑的是,我们其实根本就不了解这些东西(台湾政治)。但是台办就特别特别紧张,找我们开会,给我们讲民进党、国民党这些东西。”她说:“其实你想想看,这种东西在我们当时只有在电视上才会看到,生活中根本就不会遇到这样的人。所以(我们)就很害怕,你不了解所以才害怕。”

【记者声明:一位名叫张梦云的台湾陆生致函美国之音,称本文中化名的“张梦云”与她的情况有百分之七十相符,给她的生活带来了困扰。现郑重声明,本文中所说的“张梦云”为受访者的化名,与来自浙江杭州的台湾陆生张梦云非同一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