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7:1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台湾沦陷立院掠影:公民还是暴民?


学生在被占领的议场内参加活动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学生在被占领的议场内参加活动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已十一天,议长王金平力排非议,迄今未动用警力驱逐, 显示学生抗议行动具有正当性,被认为是公民参政议政的激烈形式。不过,也有舆论指责占领立法院的学生是一批“暴民”。为观察这些学生是公民还是“暴民”,很多人前去看个究竟。

台湾学生占领立法院已进入第十一天,和马英九政府围绕“服贸”等问题的对峙,非但没有缓解,反而变本加厉。3月30日星期天,学生号召民众走上总统府前的凯达格兰大道。不过,有社会学学者说,再长的街头抗争,一爆发就进入倒计时。历史稍纵即逝,记者决定抓紧时间,再次进入台风风眼,观察一下那里的细微末节。

*法律与精神*

在学生占据的立法院议场内,总有几位身着律师袍的人。律师袍黑白两色,象征法律严明。值班的张必升律师介绍了他们的职能。他说,律师一天24小时分三班值守,希望能给学生一种安全感。一旦遇到麻烦,立即有法律专业人士相助。张律师对美国之音说:“律师在场也算是具有象征意义啦,让现场同学们知道,有律师在场,将会保证同学们法律上的权利。”

行政院3月23日被攻陷的那天晚上,现场就看到一些身着黑白袍的律师。张律师还告诉记者,场内也有宗教牧师,例如,长老教会牧师。

立法院议场内外,学生们的活动排得很满。最近几天,他们有幸见到文化艺术界很多名人,其中包括知名导演,作家,歌唱家等, 聆听讲戏,讲作品,演唱,晚上还能看到露天微型电影,并有歌手等在大堂内演出。

*发表意见 人人有份*

不过更多的活动是参加社会问题讨论。学生们分组,围在一起,就某个专题发表意见。一位组织者对美国之音说:“过去社会运动的场合,大都是台上有人表达诉求,台下听,而我们希望能以一组一组的形式,让每一位公民都有发言机会,表达意见,我们会将这些意见记录下来,然后摆在一个公民平台上,例如通过网络平台,让大家把想法都表达出来。”

台大人文创新与社会实践计划博士后研究员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台大人文创新与社会实践计划博士后研究员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抗议活动组织者为此培训组织讨论的“支持人”。在抗议活动现场旁一处较安静的角落,台大博士后研究员施圣文正在和他的助手,为十几名学生进行“组训”。他的助手对美国之音说:“我们现在要做的是为一个三小时的公民审‘服贸’街头民主教室做准备。这些志工主持人一会儿就会进到人群之中,组成志愿讨论小组,依据讨论小课题,讨论服贸和各项议题的关系。”

到沦陷的立法院看热闹,机不可失。中国大陆游客已经现身这里,旅行社调整陆客台北行程,挤出时间让他们亲临台湾重大新闻事件现场。

静坐区引导员: 这里有座喽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静坐区引导员: 这里有座喽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愿意发言,表达观点,只要登记就可排序。对于静坐的人,组织者安排专人,手举指示牌,指引前往静坐区域。负责举牌的学生对美国之音说:“这里是以非暴力的形式从事的静坐活动。这里有很多很多空座位提供给民众,使他们能够坐下来。不管任何人,只要喜欢台湾,爱台湾,都可以到这里来静坐。”

持相反意见者,也可以来到这里。最新电视画面显示,一位衣着西装姓陈的男子,头戴“支持服贸”的白色布条,独自坐在学生讨论小组附近,全然不理会一名抗议者对他大声呐喊。不过,学生们两天来都主动给他送吃的喝的。

*“抗议也要美”*

“门神”负责测体温(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门神”负责测体温(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立院大会堂内空气明显改善,二氧化碳受到检测,有立委请来空调师傅,安装了简易通风。进出大会堂现在要接受体温测试。手持数字温度计被称为“门神”的海洋大学学生对美国之音说:“这种措施大概三天开始,当时里面是没有空气循环的。我们担心人会生病,会传染给其他人。所以我们采取了量体温和消毒的动作。”

场内的医务专区设在主席台左侧显著位置,那里提供很多卫生健康急需品。记者要了一瓶水,医务人员立即递过来一支黑色笔,叮嘱在瓶子上做好记号,以免拿错。

学生连续抗争,不能回家,去哪里洗澡?这个问题已经获得解决,“抗争也要美”。一位负责登记免费淋浴的志愿者对美国之音说:“我负责通过手机联系淋浴间的人。(记者:大概有多远) 500公尺,走路10-15分钟。(记者:大家反应怎么样?)反应不错,可以有地方洗澡啦。”

免费淋浴在这里登记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免费淋浴在这里登记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抗议学生萧玉欣对美国之音说:“可以让连续过夜的人有机会休息一下,我就住在台北,设施主要给中南部来的人,因为他们没有地方可以回去(洗澡)。他们淋浴后还可以再回来。大家做足准备,回来后坚持抗争。”

*专业义工*

台湾政治新闻人物林飞帆在媒体上曝光最多的那件绿色立领风衣,据报已紧俏抢手。我在抓拍他工作照时,遇到一位台湾的大陆女婿周曙光,这位网络工程师自愿前来为学生提供网络技术服务。

他说:“我确实觉得学生们他们需要在现场有一个稳定可靠的网络。之前聚集的人很多,所以电话3G全部不可用。现在已经做好了一个流量管控,不会挤爆了。那边的路由器都是我配置的,不会有通讯障碍了。”

周曙光,祖籍湖南,“嫁到”台湾。他对美国之音说,到这里为公民社会做义工,也是代表他太太。他说,“太太非常支持我”。

立院大堂主席台右侧是学生运动的“国际媒体和对外联络组”。英文总编是台师大翻译所博士班学生王年恺。他对美国之音说:“我们全都不隶属任何一个学生组织,我们全都是自愿参加的,共同理念都一样,专业都是外国语言专业。”

他说,志愿者提供近30个语种的文件翻译,经过他们翻译学运信息,通过三个网上平台向世界播出,稿件一般都经过两人审核。

*林飞帆:给立委们赎罪机会*

堵塞立法院各出入口的桌椅等家具,依然还在那里,必须绕行。台湾中广报道,立法院总务部门粗估, 修复清洗费用将高达上亿元新台币,这个数字还不包括立法停摆的经济和政治损失。

日前一位署名“纳税人”在网上提出,占领立法院的“民众”,应该负起恢复国会的责任与赔偿,其中包括:打扫整理,尽可能恢复原状;有形损失,清点造册;无形损失,名列费用;占领者代表要对损失签字画押。

学生领导人林飞帆3月27日回答美国之音就此提问时说:“关于立院里面的这些设备及其疏失,之所以我们采用这个行动,就是因为当时国会的那种代议制制度,基本上已经被破坏,因此我们说,必须采取这种行动,占到国会里面来。对于这个财物损失,我倒是想提出,国会里的这些委员应该出来承担。说穿了,大家前先表现不太好, 我的建议是给他们一个赎罪的机会。”

学生领导人林飞帆谈公物赔偿问题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学生领导人林飞帆谈公物赔偿问题 (美国之音申华拍摄)

这位学生领导人说,退场时学生们可以协助打扫清理,尽量恢复原状。据报道,民进党立院总召柯建铭似乎并不反对林飞帆提出的赔偿建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