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纪念六四,港热台冷,原因何在?


六四烛光点燃希望、勇气和决心

六四烛光点燃希望、勇气和决心

如果要对今年全球纪念六四的活动进行一次评比的话,香港当推第一。其规模之大,举世无双。相比之下,人口多出三倍以上的台湾却明显落后,其中的原因值得探讨。

*香港人少规模大,台湾人多规模小*

或许是出于对中国这个世界新兴超级大国关注的增加,今年世界不少国家和地区都举行了各种各样的纪念六四的活动,规模也较过去有所扩大。但总体来看,香港给人的印象最为深刻。那里的纪念活动开始得最早,参加人数最多,从4月4日清明节就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持续到六月份,到六月四日晚上达到最高潮,多达18万人参加烛光集会,堪称全球之最。

与会者点上烛光悼念六四

与会者点上烛光悼念六四

台湾作为中国大陆之外最大的华人聚居之地也陆续有一些纪念活动,但规模无法跟香港相比。其最大的一次集会是六月四日晚上在台北自由广场举行的“毋忘六四,守护人权”六四23周年悼念晚会。人数只有600多人,而且大部分是学生。

*媒体表现:香港独领风骚*

从媒体的表现看,香港也是独领风骚。除了少数几家有大陆官方背景的媒体,如《大公报》和《文汇报》之外,其它报纸大都对六四纪念活动的报道给予了很大的关注。有关报道不仅占据了不少报纸的重要地位,而且在六月四日前后占有多个版面,造势效果极为突出。

台湾媒体这次对六四纪念活动的报道明显要比香港更为低调。在整个纪念六四的过程中,人们在台湾报纸的头版几乎看不到有关六四的报道。即使是在六四的当天,《联合报》《中国时报》等主要媒体的头版都看不到六四的消息。有关的报道都是像往常一样被安排到第13版的两岸新闻中。六四消息出现在六月四日当天头版位置的只有《自由时报》,内容是批评马英九声明中不提平反六四。

即便是台湾举行的唯一一次规模较大的六四集会--“毋忘六四,守护人权”烛光晚会,据记者了解,《联合报》《中国时报》等主要媒体在次日都没有报道。只有《自由时报》在政治新闻版刊登了一篇600多字的消息。

台湾的英文报纸《台北时报》跟其它中文报纸不同,它在六月四日和五日连续两天在头条位置报道了台湾陆委会和总统马英九的六四声明。

*马政府六四立场软化*

台湾《当代杂志》创办人和总编辑金恒炜

台湾《当代杂志》创办人和总编辑金恒炜

港台对待六四的态度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异?台湾的分析人士认为,原因有很多,但政府向北京退让是最重要的。台湾资深媒体人士,《当代杂志》创办人和总编辑金恒炜认为,马英九在担任总统以后,在六四问题上的立场变化很大。

他对美国之音说:“马英九当总统以后对大陆的民运分子如王丹等是唯恐避之不及。这一点在他们(王丹等人写)的文章中表现的很突出,跟李登辉和陈水扁时期很不一样,可以明显看出其不同。”

金恒炜表示,台湾目前内部问题很多,物价问题、美牛问题、证所税问题、政府施政混乱等等都吸引了台湾社会的主要注意力,六四问题相对来讲对台湾媒体和民众的关联度相对小一些。因此,人们对六四的关注程度要比香港低得多。

*“六四不平反,统一不必谈”已成过去式*

民进党立委 田秋堇

民进党立委 田秋堇

台湾立法院立委田秋堇也持类似的看法。她对美国之音说:“我记得马总统在2005年的时候曾经公开表示,六四不平反,统一不必谈。但是,我有点悲伤地发现,台湾现在的状况是六四不必谈。事实上是六四不必谈,两岸不平安。”

田秋堇说,马英九当选总统以后,政府的很多高官都成了中共的座上宾,跟大陆有很多的利益关系。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能够在六四的问题上对北京强硬起来?

不过,要是就香港和台湾两地的政府就这次纪念六四的表现做一个比较的话,台湾政府虽然较为温和,但还是敢于在北京非常敏感的六四问题上发出自己的声音。尽管马英九总统的六四感言中没有提及“平反”,但他希望劝说北京及早解决六四问题的意愿还是非常明确的。台湾政府陆委会也发表声明,力劝中共要诚恳面对六四事件,推动政治改革,提升人民权益福祉。

而香港政府官员对六四纪念日却保持沉默。最近,香港候任特首梁振英面对记者们的几次追问,都不谈六四,只是表示:“已说了很多,再无补充”。梁振英团队的其他成员也基本上是三缄其口。

*吾尔开希:很担心!*

当年在六四事件中担任学生领袖的吾尔开希在六月四日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对马英九公开表示不满。《自由时报》引述他的话说,马在1990到2008年都声援六四。马曾说,“六四不平反,两岸没有统一条件”,但当选后却在2009年公开肯定中国关注人权有长足进步,“我们当然相当担心!”

*金恒炜:中国的问题就是香港的问题*

台湾资深媒体人金恒炜认为,港台在纪念六四方面的差异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两者所处的位置不同。

金恒炜说:“香港有切肤之痛,一国两制在香港已经完成了。中国的问题就变成了香港的问题。但是台湾跟中国是两个不同的政治体系。对于台湾来讲,中国的问题还不是最切身的”。

金恒炜表示,自从香港回归以后,中共对香港的影响和控制越来越大,港府的官员唯北京的马首是瞻,香港越来越多的学者也对北京敬畏三分,在涉及北京的问题上往往避而不谈,言论自由已经明显削弱。这种情况,让很多香港民众日益感到担忧。他们借纪念六四的机会表达他们担心和诉求,实际上就是在替他们自己争权益、争自由。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