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1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爱好纹身的人们


罗比∙兰托斯的右臂上有他的第一个纹身。

罗比∙兰托斯:纹身说的是“觉醒”。

罗比高中毕业前后曾经陷入困惑。

罗比∙兰托斯:我退了学,不知道自己该干嘛。后来我发现了佛教,因此获得了重生的感觉。

他成了纹身艺术家,自己的皮肤率先成为试验品。

罗比∙兰托斯:我的这条腿就是用来试验的。我刚学纹身的时候,刺了这条锦鲤鱼。

鱼的上方是两位重要的历史人物,林肯和爱因斯坦。

罗比∙兰托斯:我的右腿全部献给家人。这位是我的外公,他用过的一些东西也在。这是我的爷爷。

胳膊和身体的其他部分也有零星分布。

罗比学到手艺以后和几个志同道合者在马里兰州大马士革小城开了一家纹身店。

罗比∙兰托斯:瑞恩的工作间在这儿,他正努力工作。另外呢,这是乔恩的工作间,他也在努力工作。
这是我的工作间,每天我都在这里给顾客刺纹身。

纹身机是罗比的主要创作工具,他常用的包括旋转式和线圈式两种。

罗比∙兰托斯:你用不同的机器完成不同的工作,比如粗线条或者细线条,长线条或者短线条。

自19世纪诞生以来,纹身机的基本工作原理一直没变,最初的设计来自美国发明家爱迪生。马达带动针头以每秒1次到50次的速度穿刺皮肤,深度大约1毫米。纹身图案形成于表皮,但墨水经由探针内的细微管路渗入到真皮。这样会有多疼?

安吉拉∙欧文:有人说像被蜜蜂蜇过一样,我觉得远没有那么严重。我宁可做纹身,也不愿意被蜜蜂叮。

安吉拉在一家兽医诊所工作,她请罗比在自己的右上臂纹出的图案是佛教中的菩萨“绿度母”(Green Tara)。她并不是佛教徒。

安吉拉∙欧文:不是,我信一神教,所以我喜欢关于和平、爱和宗教的每一个方面。

罗比从网上找到了绿度母的原型,安吉拉希望做出修改。

安吉拉∙欧文:有个50年代的女演员叫伊丽莎白 泰勒,我希望绿度母菩萨长得像她。

以原型为基础,罗比在电脑里调整了人物的胸围和脸型,让她显得更丰满。他也用橄榄枝取代了一部分莲花。设计完成以后,罗比再用自己的手艺将图案通过安吉拉的皮肤呈现出来。这当然就是一种艺术创作。

纹身作为一种艺术样式已经在美国社会得到比较广泛的认可。前不久在马里兰的斯特拉斯莫尔中心还专门举办了一次纹身艺术展,罗比和其他几位艺术家的作品陈列到了跟画廊一样的环境中,他的作品非常受注目,尤其是肖像。哈丽特∙拉瑟是策展人。

哈丽特∙拉瑟:纹身的确是一种艺术样式,因为这个过程中要求对影像、色彩、形式和设计的理解。

皮肤成为一种独特的画布,供纹身艺术家展现技巧、创造性和文化的多样性。

哈丽特∙拉瑟:最好的纹身艺术家需要和他们的顾客交流,考虑他们的需求,然后一起讨论,比如身体的具体部位及其功能的搭配。

早几十年纹身刚刚在美国兴起的时候,它给人的第一印象并不是艺术。

哈丽特∙拉瑟:从过去来看,纹身会给人来历不明的感觉。看看最早刺纹身的人,你可能首先想到摩托骑士、水手、住在监狱的人。

经过若干年以后,纹身并不总是意味着离经叛道,它越来越成为一种表达个性的方式。

哈丽特∙拉瑟:一般来说,人们接受信息的方式越来越自由。虽说我不想夸大其词,社交媒体也的确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人们交流越来越容易。纹身某种程度上显示出你到底是谁。

如果说纹身如同皮肤上的绘画,那么萨拉一个人已经基本上相当于一座流动的画廊,艺术品布满她的全身。

莎拉∙海克特:我的左臂上就有不少,眼镜蛇女,另外还有一个女孩。不同的地方还有一些起填充作用的小图案。

按照从前的老观点,坏女孩才会刺纹身。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莎拉该坏得可以了。

莎拉∙海克特:不,我一点不坏。我得到的各种评价都有。有人会说,你这么个漂亮女孩为什么要这么破坏自己的身体。但也有人说我喜欢你这些纹身,非常钦佩你这么做。我猜人们越来越接受纹身。

年轻女孩喜欢纹身的不在少数,她们也不在意展示给大家看,即使有些部位并不算特别方便。

女顾客:也许是只麻雀。反正肯定是只鸟,这点确凿无疑。

甚至老人也爱上了纹身,他们平时来这个地方主要是听交响乐。仔细看才会发现,他们戴的只是临时性塑料贴片。他们有没有打算刺上永久性的纹身呢?

贝丝:不,我先生不需要,我替他回答。

其实他们非常喜欢纹身艺术,并不存在偏见。

贝丝:我只是无法想象我这样的年纪还需要永久的纹身。

太年轻也不行。很多人都是在高中毕业以后才能获得机会。

莎拉∙海克特:我18岁生日那天。

理查德∙埃里森:18岁那年。

理查德是个摩托车骑士,他在胳膊上新纹上的是俱乐部的标示。他所在的群体仍然是纹身的忠实爱好者。

理查德∙埃里森:大多数都有,我想大概90%的成员。

凯尔正上大学二年级,他以后希望当警察。虽说常来纹身店玩,但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纹身。

凯尔∙帕顿:我父母希望晚一点再纹身。我哥哥到22岁才有,所以先例在前。

如果违背父母的意愿,结果又会怎样?

凯尔∙帕顿:他们可能要将我赶出家门。

相比较而言,克莱格比较特殊。首先是他获得第一个纹身的年龄。

克莱格∙罗素:47岁。因为我想多花点时间想好这件事情,结果一下花了47年。在那个时候我想做点什么事情,所以我决定搞点艺术,发现内在的我。

自那以后他似乎进入一发而不可收的境界。

克莱格∙罗素:这个是埃及的末日之神。

最新的纹身是一幅预示世界末日的图画。克莱格的另外一个特殊之处是他的职业,他是个电脑科学家,为联邦政府工作。

克莱格∙罗素:我们首先是人啊,科学家只是我的职业,并不代表我本人到底是怎么一个人。

虽说美国社会对纹身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但没人会说纹身适合每一个人,或者适合每一个场合。

克莱格∙罗素:我们到了开会的时候都还要穿长袖,遮住胳膊。

另一位顾客愿意展现自己的藏文纹身。

女顾客:文字代表金钱,智慧和甜蜜。

可她不愿意镜头泄露出自己的身份。

女顾客:因为纹身比我的脸好看。

另外,统计数据表明有近20%的人为当初的纹身感到遗憾。与刺上纹身相比,去掉纹身要困难得多,开销也要大上3倍到10倍。

乔恩∙罗伯茨:在马里兰州,如果要去掉纹身,必须有护士的资质认证才行。

出问题最多的是那些表达爱情的作品。

罗比∙兰托斯:决不要纹上你男朋友的名字,否则以后要去掉纹身的话,只能说是你自找的麻烦。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