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05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学者:反恐要先解决贫困


一位著名伊斯兰教学者说,反恐战争过于把重点放在宗教极端主义分子身上,忽略了中央政府软弱,无法对农村人口提供服务的问题。

法国今年派兵进入马里,赶走了跟基地组织有关联的恐怖主义分子,在反政府武装控制地区恢复秩序。但是当地社区领袖木萨•奥美塔说,要解决危机意味着改善农村的生活质量。

他说: “出现这些问题是因为贫困,是因为马里没有发展北部地区。”

法国总统奥朗德说,国际社会在非洲面临新的威胁和新的挑战,那就是如何减少贫困,促进发展。

他说:“在动乱的萨赫勒地区,有这样一个危险,那就是所有未解决的冲突都会激起恐怖主义,所以我们必须更紧急行动,解除当地人口30多年来的苦难。”

美利坚大学的伊斯兰教学者阿克巴尔•艾哈迈德的“蓟与无人机”一书引起了大量讨论。他在书中分析了阿富汗、巴基斯坦、也门、索马里、菲律宾南部、马里和尼日利亚等地的反恐战斗。

阿克巴尔•艾哈迈德说:“这些冲突反映出当地的一些部落跟中央政府有冲突,反映出这些地区在自然资源方面有很严重的经济问题。这都说明我们错误地判断了他们跟伊斯兰教的关系。”

艾哈迈德说,尼日利亚政府跟博科圣地组织的激进分子作战时,把重点放在打击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上,其实是为了转移人们对政府发展失败的注意力。

他说:“把冲突放在不同的视野里,中央政府就能够把美国和欧洲拉进来,结果冲突变成了一种圣战,一种十字军东征,成为西方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之间的对抗。”

艾哈迈德说,中央政府常常把整个族群视为敌人。

他说:“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100,500或是5000人有犯罪倾向,政府会把500,1000万或是1500万的部落人都看成是犯罪分子。这是一个灾难,是国家的灾难。”

这对国际社会也是个灾难。

阿克巴尔•艾哈迈德说:“在阿富汗战争好像要平息,巴基斯坦即将举行选举,走上民主道路的时候,美国和欧洲又被吸进了另一场反恐战争,这个周期看来要从萨哈勒地区开始了。”

艾哈迈德说,打破循环意味着对反恐战争进行反思。

他说:“如果问题的根源是部落文化和风俗,那就一定要在部落文化里寻求解决办法,而不是在宗教,或是可兰经里。”

艾哈迈德建议人们努力解决前殖民地软弱的中央政府和边缘地区少数民族之间的紧张关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