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军人统治下的泰国媒体


2014年4月泰国南部普吉岛的一家英语新闻网站的主编莫里森及其泰国同事楚提马走出法院。

2014年4月泰国南部普吉岛的一家英语新闻网站的主编莫里森及其泰国同事楚提马走出法院。

自从今年5月夺取政权以来,泰国军人政府对泰国媒体实行严密掌控,以便封杀镇压政治异见。批评者指出,军政府控制媒体的措施正在变得更加普遍,更具有压制性。军政府当局继续一种进程,目的是消除政治分歧,改变政治制度。

政变之后,泰国军方迅速召集媒体编辑和新闻业界主管开会,给他们制定了严苛的新闻报道规则。

英文的《曼谷邮报》总编辑披猜以及另一位参加军方召集的会议的媒体资深从业者说,军方发出的信息是,他们要严密监控电视和无线电新闻广播。披猜说:

披猜说:“先前的政府对媒体施加压力的方式不同。但现在的军政府很明确。他们用公告。但他们也在某种程度上愿意倾听,并作出改变。我想,军政府肯定对电视,无线电广播,卫星电视要比对报刊管制得更严。但现在军政府对媒体的管制清楚多了。我不是说这是好事。他们的目的更明确了。”

在今年7月,执政的国家和平和秩序委员会试图取缔对军方领导人的任何批评,并惩罚发表批评的报刊和网站。媒体业界的诸多联合会成功地抵御了这些措施。军方让步了。

但军政府对媒体的限制依旧没有取消。限制措施包括禁止地方电视脱口秀采访学术界人士,原政府官员以及分析家。著名的泰国异议人士和逃到国外的对军政府持批评态度的人只是能被外国媒体采访。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团体人权观察的副主任菲尔.罗伯森强调了军政府对泰国媒体发出的清晰信息。他说:

罗伯森说:“对那些持批评态度、发表军政府不赞同的观点的媒体,镇压措施在加强。我们现在正在看到,军政府越来越多地取缔报道,屏蔽网站,对纸媒体和电子媒体发出警告,要它们不要越过界限,但界限究竟在哪里只有军政府知道。”

泰国媒体已经习惯于跟权势强大的军方打太极拳。

泰国自1932年建立立宪君主制之后经历了12次政变,以及长时期的军人统治。在过去,军方领导人会关闭所有的报纸。在1991年的一次政变之后,以及在1992年5月军人镇压民主派抗议期间,很多报纸对军政府的出版审查进行了抗拒。

与此相对照的是,军人在2006年发动政变,推翻当时的总理他信。媒体指责他信干预和压制媒体。而军人任命的总理当时许诺新闻自由。

泰国的一些评论人士认为,泰国军方如今对媒体实行的限制措施是直截了当的,依据的是军政府发布的正式公告。他们还指出,泰国国家和平和秩序委员会在媒体禁令方面的后撤,也促使一些新闻机构实行自我审查,以阻止军方对媒体采取更强硬的控制。

泰国媒体权利活动人士、全国广播委员会成员素平亚在2006年赢得了前总理他信对她提起的民事和刑事诉讼官司。当时他信要求赔偿1千万美元。素平亚说,泰国媒体担忧未来。

她说:“一种恐怖的气氛正在扩散全国,也在新闻机构一级扩散,因为泰国发生政变,实行戒严,对很多活动提出刑事诉讼。甚至包括全国广播委员会官员在内的官员如今更加敏感,不能容忍批评。”

总部设在巴黎的记者无国界组织把泰国一度列为南亚地区最自由的社会。在2014年媒体自由度指标当中,泰国在180个国家当中名列第130.

军人政府实行更强硬的路线,已经让一些记者直接感受到了。

总部设在普吉岛的新闻网站记者楚提马和一位澳大利亚人编辑目前面临泰国皇家海军提出的涉及诽谤的刑事犯罪指控。先前他们转发了路透社在2013年发表的一篇报道的一部分,其中说到泰国海军有人与偷运缅甸穆斯林罗兴亚人有牵连。

楚提马说,自从军事政变以来,她受到普吉岛上的泰国海军人员越来越多的骚扰:

楚提马说:“这一次军人在泰国夺权之后,我的工作生涯变得更艰难了。我受到泰国海军军官的威吓。这种事情令人非常不安。我一直跟他们说这件事。作为记者,我们不能保持沉默。”

《曼谷邮报》的披猜说,军政府愿意倾听媒体的意见,以便保障泰国政府在国际间有一个好形象。但他又说,在对媒体的信息感到不满时,泰国军方也会立即采取行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