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15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中国学者称上海是三峡工程最大受害者


2003年6月3日的三峡大坝

2003年6月3日的三峡大坝

中国各大媒体7月17日一度广泛转载了凤凰网有关中国科学院地质专家陈国阶称“上海是三峡工程最大受害者”以及三峡工程对环境造成不可逆转破坏的报道。

报道源自中科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研究员陈国阶6月14日在凤凰网评论频道与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社会学系联合主办的“三峡工程、水坝建设与环境研讨会”上题为“三峡工程环境影响再认识”的发言。

陈国阶在发言中全面阐述了三峡工程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和危害,包括水污染、洪涝灾害、地质灾害、自然和人文生态、文化遗产和自然景观等。他说,三峡工程“将来最大的受害者就是上海。例如,泥沙对于上海是一个很重要的资源,过去评价每年要深处四十米,现在没有了。对上海有害的现在增加了。例如,长江污染、海水倒灌、海岸冲刷将加剧,对于长江口和东海渔业生态系统也将造成不利影响。”

上海浦东金融区

上海浦东金融区

报道刊登后,中国各大媒体和社交媒体曾进行了大量转载,但数小时后,这篇报道被悄悄拿下。记者从各搜索引擎搜索到报道的链接后点击进入都显示文章不存在或错误地址。这本身就显示三峡大坝议题的敏感性和争议性。

华盛顿智库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中国环境论坛项目主任吴岚(Jennifer Turner)表示,三峡工程最大的受害者是上海的说法足以让中国民众感到震撼。她说: “三峡工程会给中国其他地区带来连锁反应的报道并不稀奇,但是说三峡工程会给中国最具活力的城市构成严重影响,这的确让人们感到不安。”

2010年8月,工人在三峡大坝附近清理洪水带来的垃圾

2010年8月,工人在三峡大坝附近清理洪水带来的垃圾

位于美国大华盛顿地区的黄万里研究基金(Huang Wanli Study Fund)负责人黄肖路对美国之音表示,地质专家陈国阶在发言中所阐述的三峡工程的危害以及“上海是三峡工程最大受害者”的论断早在20多年前就被她的父亲、中国已故的著名水利专家黄万里所提出。

黄万里一生主张根据河流及其流域的历史和特性出发,尊重自然规律,因势利导地治理河流。他生前一直坚定地反对三峡工程。

黄肖路给美国之音提供的黄万里发表在华东大学学报1986年第1期的一篇论文写道,“长江出三峡,从四川挟带了大量的泥沙并冲刷了河底的卵石到中下游,在地质历史上建立了两湖三江冲积平原,而且仍在不断建立着苏北和上海浦东的滩涂……这个莫大的财富是长江从四川等地搬来的。在三峡大坝拦沙后,这些财富将不会如前增长,甚至会受海流冲击,海岸线有时可能退缩。”

吴岚, 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中国环境论坛主任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吴岚, 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中国环境论坛主任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有关三峡大坝的争论再次浮现凸显了中国在能源开发和环境保护方面陷入两难境地。中国国务院2013年发布的《能源发展“十二五规划》中把水电开发重新提升到了优先位置。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吴岚表示,环保与减排是中国政府面临的一个十分棘手的难题。她说:“这绝不仅仅是三峡一个大坝的问题。现在的情况是中国政府正再次加紧在中国西南地区兴建水利工程,目的是提供能源,同时减少二氧化碳排放。水电被认为能够减少温室气体的排放,但很显然它对环境有巨大的影响。”

在中国,水污染甚至比空气污染更为严重。从有关陈国阶批评三峡工程报道被删除的情况来看,中国政府仍需在环境保护、经济发展和开发可再生清洁能源方面做出艰难选择。

时事看台:中科院专家批三峡折射中国能源环境两难处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