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8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谁来平反六四? 温家宝还是习近平


右上,齐心率子女(习仲勋副委员长的夫人率子女则包括浙江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习近平);左上,李昭全家(耀邦家);下中,陆定一全体子女,等等送的花篮

右上,齐心率子女(习仲勋副委员长的夫人率子女则包括浙江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习近平);左上,李昭全家(耀邦家);下中,陆定一全体子女,等等送的花篮


最近一段时期,要求重新评价北京天安门学生运动和中国当局军事镇压行动的呼声有增无减,日益高涨。英国媒体最近报道称,中国总理温家宝试图以重新评价六四事件来启动他多次倡导的政治体制改革。这一消息被认为有一定的可信度。评论人士认为,重新评价六四,还原历史真相,是人心所向,不可阻挡。

*温总理提议 薄熙来等人反对?*

1989年天安门事件发生以来,每年在6月4号这个敏感日子前后,世界许多地方都有人发出呼吁,要求重新评价六四事件。今年,提出平反六四的人当中可能包括多次提倡政治改革的中国总理温家宝。

英 国《金融时报》5月20号引述接近中共高层的消息说,温家宝正在试探性地提出平反“六四”,以启动他已经多次提倡的政治改革。报道说,温家宝近年曾在三个不同的中共高层秘密会议上提出这个问题,但 每次他提出建议时都遭到反对,最激烈的反对者之一是薄熙来。报道指出,薄熙来的父亲薄一波1989年一再要求邓小平采取强硬立场,调军队到天安门。

*俞梅荪:大势所趋 64迟早平反*

前中南海官员俞梅荪对美国之音表示,他认为温家宝在党内高层提出解决六四问题是可能的。俞梅荪1984起作为一名政府高官的秘书在中南海工作了10年。他表示,公正解决六四问题是早晚的事,是不可逆转的历史趋势。他认为,这是人们的普遍共识,镇压者和被镇压者都心照不宣。

他说:“这是大问题、大的国家问题嘛。对六四进行不断的打压,打压本身是个大问题,上面是肯定要考虑这个问题,如何继续的问题。温家宝呼吁要平反六四,我觉得是可能的。特别是,这几年来,特别是最近陈希同又在撇清嘛,李鹏也是,大家都在撇清关系,大家都推六四责任。这本身就是很好的现象嘛。包括袁木,也在哆哆嗦嗦地推责任,都怕沾上这个事情。说明六四的问题,体制内外,左右之间,应该是内心有共识的,只是大家不愿意承认而已嘛。”

俞梅荪告诉美国之音,六四敏感时期,他正在被禁止外出,不过这不影响他思考这个敏感问题,发表文章,和整理相关资料。俞梅荪指出,已故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因同情示威学生反对军事戒严而下台,但是仍然在体制内外享有崇高声誉。他表示,赵紫阳7年前去世后,他和赵紫阳的一些老部下每年都去北京富强胡同6号探望。

他说:“所以紫阳他六四下台这个事情,在体制内有很大的影响,有很大的好评。但是,温家宝从来没去过,当然他避嫌,这是没办法的事,大家可以理解的事。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是明白的,在体制内。至于六四上台的既得利益者,得大利的毕竟是少数嘛。但是,中国封建传统,老皇帝说的事不能变。(笑)这是一个很糟糕的事。”

*今年似有松动?*

今年64前夕,中国一些地方在禁止纪念六四事件的活动方面似乎出现了些许松动。贵阳、济南和福建南平等一些地方活动人士公开举行了纪念活动,而在场的警察当时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强行阻止,有些地方的警方在事后对参与者限制行动自由或警告。

不过,被称为天安门母亲的六四死难者亲属丁子霖和张先玲等人都被警方禁止外出。她们表示,感觉不到当局对六四难属们的控制有任何松动。

*寄望习近平*

俞梅荪说,尽管今年连续发生了王立军、薄熙来和陈光诚这三个震撼中共统治地位的事件,但是由于特殊利益集团的持续阻拦和坚决反对,赵紫阳的平反昭雪和六四事件的重新评价近期不太可能发生。不过,他认为这两个历史问题有可能在中国下任领导人习近平在中共18大上接班以后获得解决。

他说:“他掌了权,那倒有可能的。今天我还在整理照片,整理紫阳逝世的照片。我的照片里有习近平的母亲齐心率子女给紫阳献的花圈,当然包括习近平。当时习近平是浙江省委书记吧。习仲勋的夫人率子女献花圈,当然包括习近平了。还有李昭率全体子女给紫阳献花圈当然包括胡德平了。之所以能献花圈,说明习近平跟紫阳的关系很好。能献花圈说明是尊敬他的。至少在习近平心目中是尊敬紫阳的。”

俞梅荪指出,冲破六四事件既得利益势力和各种利益集团的阻挠,平反六四,是领导人建功立业和青史留名的好时机,谁做这件事,谁就能得到广大民众的拥护和国际社会的尊敬。

流亡美国的异议人士王军涛对美国之音表示,习近平上台后可能会对重新评价六四事件有所行动,因为每个新领导人上台都需要引进一批新的社会力量作为支持他的社会基础。

他说:“就像江泽民搞了三个代表,胡锦涛搞了和谐社会。胡锦涛搞的是希望中下层的人民支持他。江泽民搞三个代表是希望当时最生机勃勃、开创新的制度和财富的这样一些力量来支持他。我觉得,习近平上来,所有这些力量都已经变得很不满了。他需要用一些事件来缓解执政党在最近这10年中间跟人民积累的很紧张的关系。那我觉得,动六四应该是一个。再一个,搞些民生工程,他是缓解跟社会普通大众的关系。但是动六四,他要缓解在政治上最有正义感和在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这样一个力量和推动社会进步的小组这样的关系。他如果做这件事,会有助于达到这样一个效果。”

王军涛在六四镇压中被定为幕后黑手并遭到通缉后曾在中国一些地方逃亡,后来被当局逮捕、判刑。

举世震惊的北京学生和民众示威遭军队血腥镇压已经23年过去。人们对六四事件的记忆看来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淡漠。执政者在今年秋季召开权力交接的中共18大的关键时刻,能否把握历史机遇,重新评价六四事件,尤其令人瞩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