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4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专访丁子霖:健康堪忧 国安国保提早撤岗


高瑜和在六四镇压中痛失爱子的丁子霖(2013年5.6月间,廖家安拍摄)

高瑜和在六四镇压中痛失爱子的丁子霖(2013年5.6月间,廖家安拍摄)

六四遇难者亲属群体“天安门母亲”发起人之一、中国人民大学退休教授丁子霖6月5日接受了美国之音电话专访。她表示,由于她的身体状况不佳,整日卧床,负责监控她的国安人员在请示某部门后,提前撤岗并恢复她与外界的电话通讯及人身行动自由。

听声音,丁子霖女士说话有些吃力,比记者1月17日赵紫阳逝世纪念日采访她时有明显差别。

今年12月将满80岁的丁子霖是六四27周年敏感期到来之际于5月31日起被上岗软禁在家的。依照惯例这种软禁一般要到6月8日才解除。下面是这次专访的电话录音。

记者:现在情况怎么样?

丁子霖:今天电话刚恢复。他们今天早上刚撤岗,31号就上岗了,人和车,国安的、国保的,都上岗了。贴身的这边是国安,小区外围是国保。我也不认识那些国保的人。国保是属于公安系统。我身体状况不太好,所以我一直以来没接受任何媒体采访。我只能和你说几句,主要是因为我心脏不行,不能多说。我现在一个人待在家里。我住在六层上,他们都在我楼下、院子里待着,一天24小时。今天早上刚走。电话,据他们讲,以往要8号才会恢复。这次他们怕我一个人在家,心脏出事,所以争取到所谓什么部门(批准),今天早上恢复了。手机和电话同时恢复的,恢复以后他们就撤离了。我现在一直躺在床上,这几天我一直都是卧床休息,因为我必须特别小心,否则没有办法,因为身边没有人。好,就跟你说这几句。

记者:再问一个问题:您现在出门可以自由了吗?

丁子霖:可以的。他们撤岗了以后,我上哪儿都可以。问题就是我走不动,我自己一个人走不动,所以我院子里都是很少下的。我基本上都在自己家,尤其这些日子。这几天,我的体力得恢复,得保持心脏不出问题。好,就这样。

记者:您多保重,丁老师!

丁子霖:谢谢。再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