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23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天安门母亲周年祭亲人


“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言人尤维洁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 资料照片)

“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言人尤维洁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美国之音 资料照片)

北京时间6月4日上午,部分1989年“六四”天安门事件的遇难者家属在公安的严密监视下在北京的万安公墓集体祭奠亲人。“天安门母亲”运动新一代发言人尤维洁表示,将会带领这个群体继续抗争下去。尤维洁的丈夫杨明湖在26年前的今天被解放军开枪打死。

尤维洁(6月4日)对美国之音表示,今天的祭奠活动像往年一样全程都有国安和公安人员在场。“我们各个家庭都是由各个区或者派出所派车把我们送去的。没有什么变化,这几年都是这样的。我们的人还没有公安系统的人多,”“通往万安公墓的道路都封锁了,只有我们才能够进去。”她说。

作为“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言人,尤维洁是去年 “六四”25周年之际从“天安门母亲”发起人、现已年近八旬的前人大教授丁子霖手中接过这个群体的负责工作的。他的丈夫杨明湖1989年6月4日凌晨被镇压解放军的子弹击中膀胱,两天后伤重不治去世。

另一位天安门母亲张先玲也在今天上午前往万安公墓祭奠在“六四”遇难的儿子王楠。她对美国之音说:“在万安公墓祭放或者安葬的遇难者有大约八个人,家属在一起祭奠一下,我们有一个纪念的仪式,这是每年都有的。”

张先玲表示,自己从5月25日开始就受到了当局的严密监控。她说:“从25号开始,24小时(监控),每班4-6个人,两辆车,在这里监视着。我住在9层,9层电梯口就有两个人,昼夜地坐在这里。跟往年没有多大差别,只是时间比去年短了一点。去年是4月份就开始这样了。今年是从25号开始,但是比起往年以前常规的来讲,时间还是长了。以前27、8号开始有人来。”

6月1日,“天安门母亲”授权总部在纽约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发表她们的纪念“六四”惨案26周年的公开信,继续提出三项诉求:重新调查“六四”事件,公布死者名单和死者人数,对每一位死者向其家属作出个案交待,依法给予赔偿。

“天安门母亲”的发言人尤维洁说:“今年已经是第26周年了,我们的诉求到现在国家没有任何答复。”

作为“天安门母亲”的新一代发言人,尤维洁去年在“六四”25周年的时候遭到了当局的严厉打压,被整被查,还遭到变相抄家。但“天安门母亲”运动的发起人丁子霖表示,新的团队经受住了考验。

丁子霖说:“从去年4月清明以后,北京的难属群体的服务团队的成员都被看上了。他们互相不得见面。我和我老伴被软禁在外地。尤维洁又被变相抄家、被查,一整天找她谈话,逼她交出家里电脑里的所有存件。就我们群体来说,我们第一次遭到如此严厉的对待。就我个人来说,对于这样的对待我已经多次经受过了,可是对我们新的服务团队来说,他们第一次经受这样严厉的对待。但是他们经历过了,也经起了这番磨练。”

尤维洁还在当天在给全美学自联六四屠杀26周年纪念会一份书面发言中说,我很高兴能够看到八零、九零后新生一代的崛起,他们同样有着对自己国家的赤诚。当他们了解到89年“六四”惨案的真实情况后,他们震惊,他们思考,质疑现在的执政党,一个不能承认当年屠城罪行的的政党是否还有执政的合法性呢?用他们的话来说:遗忘是对历史的不忠。

尤维洁还说:作为天安门母亲群体的成员,我深深感受到,群体中的每一位母亲和父亲,虽然岁月流逝已过二十六年,想起自己的孩子被无辜打死的惨景,依然痛彻心扉,泪流满面。他们好好珍藏着自己孩子的所有遗物、血衣,那是他们心中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如果,当年没有血洗京城的惨案发生,这些学子们已经四十多岁,正是国家的栋梁,他们是活跃在各个领域里的主力军。

尤维洁表示,她将不会畏惧压力继续带领“天安门母亲”这个群体抗争。她说:“作为我来讲,真的应该向母亲们很好的学习她们这种担当。我觉得,一定也会这么做,我也会有这种担当,把这件事情坚持下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