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39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藏人第一支女子足球队开创新路


流亡藏人的第一支女子足球队一年前才建立。

流亡藏人的第一支女子足球队一年前才建立。

去年,一名美国女教师和来自西藏流亡社区各处的27名高中女生组成了流亡藏人的第一支全藏女子足球队。从那以后,她们克服了当地人对组建女子足球队的反对,成为一支鼓舞人心的力量。
*克服传统阻力,组建藏人女足*


去年5月,一支藏族女子足球队要参加男子足球联赛的消息在喜马拉雅山脚下的达兰萨拉镇掀起了波澜。很多人感到兴奋,但也有反对声音。

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芭芭拉分校藏传佛教与文化研究达赖喇嘛讲座教授何塞·卡韦松(José Cabezón)说,一些藏人虽然长期流亡,但仍然保留着一些保守的文化观念。

他说:“藏族妇女一直在家庭内部发挥着相当大的强势作用,但在社会上就不那么强势了。过去的习惯往往会保留下来,社会变革并不是那么容易。”

来自新泽西的31岁女教师凯茜·蔡尔兹(Cassie Childers)憧憬着某一天能在奥运会的绿茵场比赛,这一远景是藏人女子足球队的驱动力。

蔡尔兹提到,藏人男子已经有了一支 “国家队”了,而且西藏流亡政府赞助男孩子的所有足球俱乐部。

“可女孩子什么也没有,” 她说,“所以我们有两个目的。第一是赋予所有藏人妇女权力。第二很具有政治性,是组建西藏第一支女子国家队,训练我们的队员讲出真相,做为和平的手段,把西藏告诉全世界。”

2012年6月18日,流亡藏人妇女在尼泊尔加德满都的一处难民营内观看一场庆祝达赖喇嘛生日的足球赛。

2012年6月18日,流亡藏人妇女在尼泊尔加德满都的一处难民营内观看一场庆祝达赖喇嘛生日的足球赛。

很多年轻的女队员是在西藏境内出生,为了逃脱中国的统治,和父母一道长途步行,穿越喜马拉雅山,流亡境外。

很多人在这之前从来没有踢过足球。为了首次参加嘉荣千莫纪念金杯赛(Gyalyum Chemo Memorial Gold Cup),来自流亡藏人社区九所学校的女选手进行了一个月的密集训练。

蔡尔兹说,比赛一开始,人们对这支女足的疑虑以及对女子参加体育竞赛的阻力似乎就烟消云散了。

她说:“参加的有5000名藏人。当他们看到我们的球队进入场地的时候,转变就开始发生了。当时就可以看出来,这种转变是很真切、很重大的。”

随后,当比赛进入下半场时,拉莫吉(Lhamo Kyi)破门得分,写下了藏人女子足球的历史。

蔡尔兹说:“这名女孩踢球入网,然后跑到中场,做了个滚翻动作。对藏人妇女来说,这是改变历史的时刻。我再也没有听到任何不满了。”

*超越足球的使命感*

和世界各地的年轻足球队员一样,队长拉莫吉和中场明星队员平措卓玛(Phuntsok Dolma)都盼望着能像英国足球英雄贝克汉姆那样建功立业。

然而,姑娘们讨论足球时充满了一种与职业足球的喧嚣和金钱无关的责任感。卓玛的梦想是像蔡尔兹一样当教练。

她说:“人们说,藏人女子永远做不了男人能做的事情。可我们做到了。在西藏,女性没有任何机会。所以我要教她们,并且告诉她们:‘你永远不要放弃。你可以抓住这个机会。’”

麻萨诸塞州威廉姆斯学院的萨拉·罗斯曼(Sara Rosemann)正在研究西藏社会妇女问题。她指出在性别平等方面看到的重大进步,不过她告诫说: “很多女性正在站起来,就像这支球队,她们开始要求得到男性才享有的角色,得到参与权,真正地开始寻求独立。在很多方面,这种变化跟人们在流亡期间接触了不同观念有关。然而,还是有更多的把女性当成物品的现象。”

虽然这支女子足球队没有在联赛中捧走金杯,但教练蔡尔兹和球员们已经赢得了更大的胜利。

这些藏族姑娘们希望,到2017年,她们能够仿照已经同中国踢过两场比赛的巴勒斯坦男子足球队,从国际足联(FIFA)那里获得全面的国际身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