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07 2017年5月24日 星期三

24岁美国韩裔CEO 融资280万美元 颠覆法律咨询行业


网络创业在硅谷极其普遍,但在华盛顿这个政治都市,靠大数据和政策法规结合后创业的例子比较少见。24岁的韩裔青年黄泰一创建的法律政策信息公司FiscalNote融资280余万美金, 用大数据为客户整合法律信息、预测政策走向,成为美国同类公司的热门,黄泰一也因此入选2017年福布斯评选的30个30岁以下杰出创业者之一。美国之音记者尼亚对他进行了专访。

非凡青年经历

记者:你曾经描述自己是一个天生的创业者,你也一直试图做一些普遍认为超出你年龄范围的事情,比如在2008年你作为奥巴马总统的竞选的组织者之一,那时16岁。17岁的时候你竞选马里兰州教育董事会的成员。这些肯定是在青少年的时候,一些超出你同龄人的成就,对于这些你有什么样的感受?

黄泰一:我认为能接受这样的挑战、能运作现在的公司对我来说是很荣幸的。在我之前的事业发展中,我总是习惯性地试图找一些大的想法和任务去实现,来更多地帮助社会。不管是在政治领域,试图推行一些可能会影响到大型产业、企业的重大法案或政策,还是在科技领域,试图创造新的技术从而很大程度改变现在商业的运营方式。我认为很荣幸能应对这些挑战。

记者:那么是你对政治的热情让你有这些想法么?最早发现自己对政治有热情是什么时候呢?

黄泰一:我记得我最早对政治的记忆大概是2000年,在布什总统和时任副总统阿尔·戈尔之间的大选引起热议。我认为是那段时间,很多人都很参与到象复杂交易一样的美国政治系统当中。当时争议性非常大,也在媒体中被大肆渲染。

记者:我记得你曾经提到过,你试图让个人的成长比公司成长得更快,这样在CEO的层面上与你的合伙人们才能更好的管理并扩大公司规模。这也是让你感到幸运的吧?

黄泰一:是的,我认为很早地参与到政治领域会迫使你思考很多有关个人价值的议题,作为一个能融入更大系统中的个人。我们刚开始做这个公司的时候,其中一个事情我们想到的是,我们想建一个怎样的公司。甚至比我们确定产品的方向还要早的时候,我们想的就是如果拥有一个梦想中的职业,我们想在什么样的公司工作,那会是什么样的环境。我写在一张纸上,是那些价值观让我们一直保持清晰地并持续地发展这个公司。

记者:你肯定比同龄人更加成熟,这意味着中年危机会来得更早么?

黄泰一:(笑)我不太清楚中年危机。我认为我们的公司很有影响力。如果我们能完成我们预想的一小部分,那对社会和这个产业将是颠覆性的。

创业者的品质

记者:那么你有没有自我怀疑的过程,比如会想这么做是不是对的,我在做的到底是不是一个有前景的事业或者公司?

黄泰一:实话说我认为如果你是一个创业者,你会经常自我怀疑。有关产品的决定,你做的有关资金和投资的决定风险都很高,但是创业的本性就是你必须要一直往前走。你做一个决定,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但不论如何你必须一直往前走。

记者:我看到那边墙上的一个板子上写有“毅力”的字样。那么你是不是也认为毅力是创业者最重要并且有价值的特性之一?

黄泰一:我认为是毅力和决心,就是纯粹的拼搏到底。举个例子,在我们有20到25个员工的时候,我们有一个严重的资金问题,其中一个困难是我们面临着与一个投资方的重要交易失败,那时剩余资金大概够支撑公司运转6周。我们和员工坐在一起讨论,我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们最终都放弃了两个月的工资,延长了公司的缓冲期,让我能有时间去融资。这种经历在早期有很多,如果你无法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向前走,那么公司注定会失败。

FiscalNote 典型硅谷故事

记者:我想领导力很重要,而你的员工放弃这两个月的工资对公司和你的支持也很重要。你也说到过人力资源在创业初期很关键。在FiscalNote 刚开始的时候你就吸引了从NASA、谷歌和斯普林特公司的工程师,说服他们加入确实不容易,你是怎么做到的?

黄泰一:我们是典型的硅谷创业故事。三个大学生,我们认为有一个可以改变这个产业的非常好的想法,于是我们搬到硅谷。那时我们特别穷(笑),没什么钱。当时最省钱的方法就是在汽车旅馆 Motel 6租了一间房。你想象一下有两张床,每张睡两个人,还有一个人睡地板。我们基本就是这样将公司建起来。但是我认为真正吸引最开始的几个员工的是我们的追求,我们设想整合政府和政策信息的平台,并将信息提供给很多人和很多机构。

记者:我知道五个男生在一个房间里编程、给客户打电话的经历非常艰难,我也了解到很多合伙人都会在激烈的争吵中解决问题。你的看法和经历是怎样的?

黄泰一:我认为一起创建一个公司就像是结婚。你们住在一起,共用一个银行账户。你可能跟你的合伙人相处的时间比生活伴侣都长,所以肯定会有冲突,其实任何一种关系中都会有冲突。我认为我们争吵有重要的原因,比如产品定价、商业决定。就像处理其他关系一样,彼此坦诚相对、定期交流,愿意解决这样的问题会让合作上升到更高的层面上。这种关系的基础在创业初期很受用。

记者:能不能举一个你们争吵得最激烈的例子?

黄泰一:(笑)有很多次。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我们最开始设计的产品的时候,产品无法满足初始客户具体的需求,我会非常沮丧。或者是有时我们给客户展示我们的产品,运行不顺利的时候我们会很沮丧。比如我们会说,你为什么这么做?我们本应该那样,我们本该植入这个算法等等。那些争吵是创业初期最激烈的。

记者:我看到现在的办公室有一个会议室是以Motel 6命名的,这是谁的主意?

黄泰一:我也不知道是谁的主意,但它让我们保持着本色,也让我们一直能记得当我们开始尝试创建这个公司的时候,它多么脆弱。

创业者有没有生活?

记者:我们来聊聊工作生活平衡。你有没有自己的私人生活呢?还是所有的时间给了工作和你对做出影响力的热情?

黄泰一:我认为每个人在生活中都需要平衡。21世纪中,我不认为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是传统意义上的朝九晚五,然后其他时候都不工作。我认为现在很多的工作向工作和生活融合的状态转变,你根据你想在人生中完成什么来设计工作和生活的平衡。我们现在有移动通讯设施,以及无所不在的网络链接,所以很难固定的把自己从工作中抽出来。我也不知道我每天工作多少小时,我不会统计这个时间,可能周一到周五每天12到13个小时,然后几个小时发邮件,然后周末看一些东西。另外我想说的,当需要完成一些大项目的时候,或者投资协议,你可能会投入更多确保它完成,另一方面如果你(闲的时候)想休个假,这也是可以的。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