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3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为何跨太平洋伙伴协定需要中国参与


在新加坡举行的最新一轮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谈判未能达成一致,这让一些人认为,被标榜为21世纪最高水准的贸易协定已陷入困境。

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Paul Krugman)说,即便TPP未能实现“那也没什么了不起。”

格鲁曼认为,奥巴马总统力推的TPP,其主要好处在于实际解决跨国界的知识产权问题,它在促进自由贸易方面的作用并不大,因此连奥巴马在国会的同党议员都不支持,“所以我不懂为何他要推这个TPP,因为经济方面的理由薄弱,甚至连他自己的党都不喜欢。”

但克鲁格也同意,TPP有其外交上的作用,因为它结合奥巴马政府的亚洲再平衡政策,将美国在东亚地区的盟友,包括日本、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日本和韩国都连结在一起,因此TPP很明显地包含了一个地缘政治的元素,而中国被排除在外,自然容易引发美国是在以TPP对中国做经济围堵的质疑,不过奥巴马政府官员多次否认美国有这种意图。

另外有一种说法,提到美国的目标是希望在邀请中国加入TPP之前先将规则确立,让中国要加入就别无选择,要不,就留在这个你没有参与设立规范的最高级的贸易俱乐部之外。

不过,这个做法似乎不符合鼓励中国成为国际经济“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的论调。

最早提出国际社会应将中国纳入国际多边体系,鼓励中国成为“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responsible stakeholder)”说法的前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Robert Zoellick),3月10日在金融时报发表评论说,奥巴马政府应该以美中之间正在进行的双边投资协定谈判,作为推动包括TPP在内的其他重要贸易协定的垫脚石。

佐利克说,中国目前正在与美国和欧盟谈判签署双边投资协定,奥巴马政府可以说服国会,这种协定让中国企业更容易在海外投资操作,也相对地让外国企业取得更多中国市场准入,它能“强化中国的经济管理,有助于创造以法律规范为基础的国际经济体系。”

佐利克认为,互惠性投资协定可以加强中国和全球的经济,中国如今需要另一个有如当年进入世界贸易组织一般的机会,让它能通过国际谈判促进内部改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