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5:1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TPP与美国世界领导地位及未来全球贸易秩序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首都华盛顿美国农业部出席有关TPP的农业与商界领导人会议。 (2015年10月6日)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首都华盛顿美国农业部出席有关TPP的农业与商界领导人会议。 (2015年10月6日)

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自推出到谈成,一直在强调它所设定的高标准。而这些有关知识产权、劳工权益以及环境等方面的高标准,也体现出美国对未来全球贸易秩序的态度。在该协定引发的国内争议仍未消减之际,奥巴马政府的贸易代表星期四就其战略意义作出表述,称重商主义模式兴起之际,这个协定将有助于美国在领导未来全球贸易标准的竞逐中占据先机。

美国和11个环太平洋国家最近达成的TPP协定如果最终经各国核准通过,将形成一个占全球经济总量四成的贸易集团。但是,TPP 在美国国内却引起越来越大的争议,其反对者担心,该协定会造成就业机会的流失,还会有其他后果。

奥巴马政府官员两周来因此也在忙于推销和解释该协定。星期四(10月15日),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Michael Froman)在智囊机构外交关系理事会(CFR)举办的一个电话会议上,强调了该协定的战略意义,称其有助于美国在未来维持世界领导地位。

他说:“传统意义上,人们将经济视为战略问题的支持根基,关乎一个国家如何发挥其军事优势。但过去几十年,经济和经济影响力本身显然已经成为在全球范围发挥影响力和权力的工具。”

弗罗曼说,TPP自启动之日,就将目标置于美国如何应对所面临的战略挑战,及能否重振二战后由美国领导的以规则为基础的贸易体系。

他说,这个在70年间使美国和世界各经济体都极大受惠的贸易体系,在近几年出现了一系列显著的偏移,全球化、技术更迭、新兴经济体崛起等因素对全球贸易体系形成威胁。

这位美国贸易代表说:“这样的压力遍布世界各地。我们看到另类模式遍及全球,出现更多的重商主义模式,形成一种挑战。”

尽管未点名,中国显然是美国领导的战后贸易体系的一个主要挑战因素。中国在贸易上的一些做法,常被批评为重商主义使然。TPP启动之初,也被认为是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举措。但白宫方面一直对此予以否认。

弗罗曼在周四电话会议上被问及中国何以选择不加入TPP,及未来是否会加入时,再度强调TPP并非针对某特定国家,而是以在该地区设定高标准为指导原则。具体谈及中国时,他说当前美中贸易的重点在于双边投资协定。

弗罗曼将内容与TPP协定中投资章节相近的美中双边投资协定视作中国是否有意愿满足高标准的一次检验。他说,中国要满足这些标准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而另一方面,过去数十年从全球贸易体系受惠的中国,国力近年显著增强后,其一些区域性规划被视为有战略意图的举措。

不久前,在习近平访问西雅图期间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华盛顿大学的国际问题学者薄克敏(David Bachman)教授谈及美国发起的TPP和中国牵头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和其宏大的“一带一路”倡议时,称两国各自发起的倡议,代表了世界上两个最大经济体对于未来体系的不同愿景。

薄克敏教授说:“我把亚投行、一带一路、金砖新银行等看作是对全球经济的一种愿景,是中国的愿景;而另一方面,你可以看到美国的TPP愿景,也就是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愿景。”

他说,中国的愿景更注重商品物资和基础设施,以及实体性纽带的建设;而美国的愿景则将重点放在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市场准入,以及消除产品歧视等方面。

薄克敏认为,美国希望通过推进TPP,接着和欧洲签下类似的协定,然后告诉全世界,我们希望全球金融和贸易系统朝着这个方向迈进;而中国对此并不乐见,因为它有知识产权侵权问题,在本土化和产业化政策方面开倒车。因此,中国更乐于停留在融资和基础设施、贸易和货物这样的水平,而不愿强调服务。

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在周四的会议上将TPP称作是为两种未来提供的一个选项。他说,一种选择是美国帮助领导全球贸易,并发起一场竞相攀达全球高标准的竞赛;另一种未来,则是美国坐视不管,任由标准下沉,而那将损及美国的世界影响力,导致全球贸易体系标准沦落,趋向封闭。

弗罗曼称,TPP将从三个主要方面推动实现他所说的重振全球贸易秩序,即建立未来全球体系的规则;巩固与全球贸易伙伴的关系;以及促进包容性发展,消除贫困,推动全球稳定。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