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用流动国土激怒越南背后的北京策略


中国的南中国海主权要求范围示意图(有争议岛屿以英文与中国名称标示)

中国的南中国海主权要求范围示意图(有争议岛屿以英文与中国名称标示)

当中国一家国有石油公司这个月初将一个深海钻井平台设置在南中国海最为敏感的水域时,越南被激怒了。在仍与日本和菲律宾较量的时候,北京决定刺激第三个对手,是莽撞地宣誓捍卫领土的决心,还是深思熟虑后在尝试新的策略?

中国的中海油公司重型拖船牵引的HD-981钻井平台缓缓驶过南海时,越南或许并没有想到它最终被放置在距离其海岸线120海里的地方。

中海油将价值百亿美元的深海钻井平台安置在越南的专属经济区内,引起越南的抗议。一段时间来稍有缓和的中越海域主权争端再度被激化。

*中国在敏感海域钻油再度激化南海争端*
越南总理阮晋勇

越南总理阮晋勇


越南总理阮晋勇指责中国此举存在“危险而且严重的侵犯行为”。中国则说,中海油是在中国领海内钻油。这座钻井平台距离中越有主权争议的帕拉塞尔群岛仅有几十公里之遥。自1974年起,中国实际上控制着整个群岛。中国将帕拉塞尔群岛称作西沙群岛,越南将其称为黄沙群岛。

此事引发的冲突仍在持续,双方的船只相互撞击,并用水炮冲击对方船只。越南国内的反华情绪也因此而急剧高涨,随后演变成为大范围的暴力抗议活动。

中国的举动,加之越南高涨的民族情绪令外界担心在这个地区引发军事冲突。即便是北京的国际问题专家,也对当局此举感到忧虑。

中国人民大学的国际问题学者时殷弘对于中越两国南海争端突然激化感到遗憾。他说,这是很不幸的。
越南海岸警卫队发布的照片显示,中国船用高压水龙射向越南船

越南海岸警卫队发布的照片显示,中国船用高压水龙射向越南船


时殷弘说: “目前,在中日对抗非常激烈的情况下,同时在中菲的对立非常严重的情况下,突然就来了一个可能使得中越两国重新暂时回到因为南海领土争端、海洋权益争端重新激烈对抗的可能性。这个我想对于中越两国都是不利的。”

过去一段时间显著降温的中越南海争端因此再度被激化,到底是出于中海油或者比较低级的官员的意见,还是出自中央最高层的指示?时殷弘说,目前不清楚。

*时殷弘:对中越南海争端再起感到遗憾*

当然,人们很难相信中海油或者低层级官员能够作出这个激化争端的决定。其实,中国去年已经暗示过可能利用钻井平台作为主权宣示的手段。

美国保守智库传统基金会的中国军事与外交政策研究员成斌(Dean Cheng)说:“当中国去年透露有关981钻井平台计划时,石油业官员就已经非常明确地把它称之为‘流动的国土’。中国在南中国海有着经济方面的利益,但是我认为更为重要的是,这是一个政治上的声明,是要再度强调中国在领海问题上的核心就是它一向坚持的 ‘九段线’。”

中国依照其一贯坚持的“九段线”主权要求,声称这个“流动的国土”是设置在中国领海范围内。

纽约时报一篇分析报道认为,中国在南中国海设置钻井平台是在意图巩固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主权主张时,显示其单边行动的决心。

该分析认为,“中国实际上是在这片水域制造‘既成事实’,让其在该地区的对手、最终乃至美国,要么接受、要么与之作战。”

纽约时报的分析文章说,东南亚地区的一些观察人士将中国采取这一步骤的时机看作是一次测试:一方面试探东南亚国家抵抗北方强大邻国的能力;另一方面,则针对的是刚刚结束亚洲之行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帮助其亚洲盟国对付中国时能够有多大的决心。

*中国用流动国土试探美国*

华盛顿智囊机构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东南亚问题专家格雷戈里·波林(Gregory Poling)说,中国此时走出这一步,吃惊的并不只是越南。他说:“我想越南当然明白这种事迟早会发生。不过河内显然对(中国这样做的)时机感到惊讶。我想,从时机上讲,整个地区都很惊讶,因为中国在东盟峰会前夕这么做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不光是越南,还有菲律宾、马来西亚,以至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等国家进一步感受到来自中国的威胁。就时机而言,最可能的解释或许和奥巴马的亚洲之行有关。中国看样子对他在马尼拉时表示全力支持菲律宾向联合国提出仲裁案而感到不快。”

除了时机,波林认为中国此次选择越南作为挑衅的对象,是为了传递这样一个信息,就是它不只是对菲律宾强调它在南海主权问题上的态度,对其他相关国家也一概如此。

*波林:挑衅越南的时机和和用意*

一些分析认为,北京此次选择越南,或许还考虑到越南是个“软柿子”。地区问题专家成斌和波林都提到,与日本和菲律宾不同的是,越南并非美国的盟国。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东南亚问题专家波林认为,中国或许考虑到这方面因素,认为对越南这样做比较不具挑衅性;如果是菲律宾,会直接影响到美国的地区盟友。

中越海洋冲突激化后,美国对于这个曾经的敌人给予了支持。美国国务卿克里在与中国外长王毅通话时,说中国此举是“挑衅性和侵略性的”。美国副总统拜登也对正在美国访问的中国军队总参谋长房峰辉说,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做法是危险并具挑衅性的。

但对于越南来说,尽管它曾经与中国有过战争,并且一直对再度沦为中国的附庸而抱有戒心,但是它如果选择疏远中国,代价将会很大。

面对越南国内强烈的反华情绪,越南政府没有多大选择余地。《华尔街日报》星期四的一篇文章说,河内必须对不断加剧的国内民众反华情绪加以控制,以保护严重依赖中国进口的国内经济,同时避免引发一场不可能获胜的军事冲突。文章比较了越南、菲律宾和日本对中国的贸易依赖程度:菲律宾与中国间较少贸易往来,而越南则在贸易方面严重单向依赖中国;日本贸易对中国依赖虽然也很重,但这方面的依赖是双向的。

*经济严重依赖中国令越南没有选择余地*

虽然美国在中越此次争端中给予越南坚决的支持,但传统基金会的亚洲问题专家成斌认为,奥巴马政府做得并不够。

成斌说:“要记住,一个重要的问题是美国没有像对菲律宾那样对越南作出承诺。所以,这让我想到美国在评论克里米亚、乌克兰和叙利亚问题时,一再说美国对这些国家没有承诺,所以如果出了事也不在美国控制范围内。而这传递出的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信息,因为它等于是在对中国和越南暗示,美国可能只会袖手旁观。”

*成斌:奥巴马政府做得不够*

此外,成斌还警告那些将中越争执看作是两个共产党政权给国内观众作秀的观点。他说,中国领导层其实很清楚,传递给国内民众以及给对外所说的信息其实是交织且密不可分的;这种看法和美国对此完全撒手不管的观点都是非常危险的。

奥巴马政府将战略重心向亚太再平衡的政策令中国不快。北京指责正是美国的这个政策给北京的邻国壮了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一次例行记者会上说,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错误言论鼓励某些国家作出具有威胁和挑衅性的举动。她还说,如果美国希望太平洋是太平的,就该考虑自己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相对于越来越多的保守甚至中间派意见开始批评奥巴马政府的对外政策,一些分析人士看到,中国在地区的这些行为并非鲁莽的意气用事,而是有策略的。

东南亚问题专家波林说:“我认为,宏观地看,中国在这方面是有策略的,就是通过派民用船只在有争议海域,在邻国眼前宣示主权。如果邻国作出反应,中国会指责对方反应过度。”

*中国挑衅行为背后的策略*

波林说,在斯卡伯勒浅滩,中国指责菲律宾派出海军舰艇,是将争执军事化,并以此为由派出军舰占领了斯卡伯勒浅滩;同样,中国利用日本走出将钓鱼岛国有化的一步错棋,称其单方面改变现状,并借此日复一日地指责日本侵占该岛。

波林认为河内已经了解中国在玩什么样的游戏,因此在这次争执中没有派出军舰,而只是派海警和民用船只去阻止中国钻井台工作。

近日,越南国内反华抗议转向暴力活动后,中国指责越南政府纵容这样的行为。越南政府已经开始控制国内的民族主义情绪。

*中越不大可能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

中国人民大学的国际关系学教授时殷弘认为,越南比起菲律宾更加强硬,有时候会把对抗升级到很高的程度。但是他说,自胡志明去世后,除了黎笋掌权时期,越南还是比较有灵活性的。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左)和北京大学教授贾庆国(中)(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左)和北京大学教授贾庆国(中)(美国之音张楠拍摄)


时殷弘说:“我想越南很清楚,要和中国进行较大规模的军事冲突,最后吃亏的必须是越南,因为中国13亿人绝对不会容忍中国政府以一个战斗或者战役的挫折失败告终,它是清楚的。而且越南对中国的经济依赖程度太大了。”

时殷弘说,从胡志明后越南对外政策主流可以判断,越南要跟中国冲突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罗杰·科恩在纽约时报发表的一篇题为“中国把‘门罗主义’用到亚洲”的文章中,介绍了芝加哥大学的约翰·米尔斯海默的经典作品《大国政治的悲剧》所论述的观点,即中国崛起之后亚洲出现战事的必然性。

米尔斯海默在书中写道:如果中国在经济上继续增长下去,会希望象美国统治西半球那样统治亚洲;而美国会百般阻挠中国实现这种区域霸权。作者认为,中国的多数邻国都会和美国联手来遏制中国的势力,因而发生战争的可能性相当大。

科恩在书评中以中越海洋冲突激化为例,认为中国用行动证明了米尔斯海默是正确的,就像他在书中所言:一个更强大的中国可能会试图把美国挤出亚太地区,就像美国在十九世纪把欧洲大国挤出西半球那样。

图片集 : 越南人反华示威,一些工厂遭纵火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