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36 2016年09月27日星期二

川普与中国(5): 外交孤立主义对中国有利?


被推测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唐纳德·川普在华盛顿市发表竞选演说(2016年6月10日)

被推测为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唐纳德·川普在华盛顿市发表竞选演说(2016年6月10日)

随着美国共和党总统参选人川普成为推定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他问鼎白宫总统宝座的可能性进一步增加,他的言行也受到人们更严肃的审视。在竞选中,川普不断的谈到中国。那么川普究竟怎么看待中国?他与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他在中国为什么比他的竞争者希拉里·克林顿更受欢迎?川普当选后会采取什么样的对华贸易政策?在今天的系列报道中,我们讨论的是川普式的外交孤立主义是否有利于中国。

川普在竞选中除了即兴提出他的一些外交政策主张以外,并于今年4月27日在华盛顿的五月花酒店首次正式发表了“美国优先”的外交政策演讲,全面阐述他的外交政策目标。

在这个演讲中,川普对奥巴马总统的对华政策提出批评,指责他‘允许中国继续对美国的就业和财富进行经济上的攻击,拒绝实施贸易协议以及对中国施加必要的压力来掌控朝鲜’。他说,奥巴马‘甚至允许中国通过网络袭击来盗取政府秘密以及对美国与我们的公司进行工业间谍活动’。

不过,川普并不主张与中国发展敌对的关系。

他说:“我们希望和平的生活并与俄罗斯和中国发展友谊。我们与这两个国家存在严重的分歧,我们必须要睁开眼睛来对待他们,但是我们并不注定是对手。我们应当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寻求共同点。”

川普在其竞选网站上提出的对华政策包括加强美国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的军事实力,阻止中国可能威胁美国利益的冒险主义,提高美国的谈判优势。

川普的外交政策主张还包括威胁退出北约、允许日本和韩国建立自己的核武库,独自应对中国和朝鲜的威胁,并认为沙特应该派遣地面部队打击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国’组织,或‘大幅补偿’美国对这一激进组织的打击等等。

在很多官员和分析人士看来,川普“美国优先”的竞选纲领的成功预示着美国的盟国要面临为获得美国军事保护而付出代价或是在贸易上做出妥协。

川普坚决维护美国利益的立场已经导致一些官员重新审视奥巴马总统最近对美国在欧洲和波斯湾的盟友发出的批评,说它们是在‘搭便车’。奥巴马对中国也提出了这样的批评。

《纽约时报》援引直到2014年一直担任北约秘书长的前丹麦首相拉斯穆森的话说,川普对北约提出的要求是奥巴马政府鼓励北约成员国分担更多责任的行动的升级。但是他认为,这些要求新添了一种孤立主义色彩。该报道指出,川普提出的“美国优先”可追溯至林德伯格在30年代领导的一场旨在让美国远离欧洲的战争的运动。

美国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博士也认为,川普的外交政策主张与孤立主义是一脉相承的。

他说:“在外交政策上,他有点自相矛盾。一方面,他是说‘再度振兴美国’,另一方面又有点孤立主义的冲动。”

英国《金融时报》认为,川普式孤立主义已经影响了华盛顿的战略思维。在他的影响下,美国从东亚部分收缩的可能性已增加,而这对北京极为有利。报道说,他们将川普的孤立主义及其倡导的“做交易”视为一个难得的机会,希望可以借机打破美国自二战结束以来在东亚构建的安全协议网络,北京方面认为华盛顿一直在利用这个网络来遏制中国获得地区主导地位的本能性抱负。

川普要求将驻扎在韩国和日本的美军撤回美国的主张尽管符合中国官方不公开表明的立场,但是他认为日韩应自我发展核武器以自保的建议则让北京感到忧虑。

刘亚伟博士认为,川普有关从日本和韩国撤军的建议一方面可以打消中国有关美国的很多阴谋论,但是如果真的得到实施,后果如何是很难预测的而且会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

他说:“至少中国的很多阴谋论就不成立了。以前你说我驻军在这,不是为了北朝鲜,还是为了遏制中国。尤其是现在南北朝鲜有可能统一,然后美军就到了鸭绿江边。这些都不成立了。虽然南朝鲜和日本都有很多反美的情绪在那,我不觉得他们可以处理这个。如果真的美国从那撤军的话,那这两个国家的安全保障从哪里来?是不是他们都要有自己的核武器了还是怎么样。”

在他看来,尽管川普可能会是一个比较有灵活性的总统,会听得进别人的意见,但是从总体上来讲,川普式孤立主义并不符合中国的战略利益。

他说:“奥巴马说中国是一个搭便车者,中国经济、整个起飞是因为有一个国际警察在这。如果美国不做国际警察, 可能会更混乱。中国显然不能走出来承担国际警察的角色,那是一个更加混乱更加扑朔迷离的世界。那中国的战略机遇期就不复了。”

美国的中国劳工问题专家史凯文(Kevin Slaten)担心的是川普尊重实力的一些说法,包括对普京以及中国政府镇压六四事件的态度。

他说:“搞不好,他以后跟习近平、跟普京,跟类似的集权领导会更友好。”

对于他来说,川普只重视实力而不重视美国价值观的倾向令他担忧。

不过,华盛顿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基辛格中美研究所的荣誉创办人芮效俭认为,现在很难评估川普当选总统在战略上对中国是有利还是不利。

他说:“总统候选人与总统的声明之间存在很大的差别。总统的声明可以成为理解总统在某个问题上的政策的一部分,但是你不能从总统候选人在竞选期间的言论来确定他当选后的政策。一个人当选总统后,他所说的话会有与之相关的责任。”

这位获得职业大使头衔并担任过负责情报与研究的前助理国务卿表示,总统候选人可以随意的就很多问题发表看法,但是很多候选人发现,他们不认为当选总统后兑现他们的竞选诺言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