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3:21 2017年4月28日 星期五

川普、日本军事复兴以及美日同盟的未来


美国总统川普向到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做出承诺,美国将致力于保护日本。观察人士指出,虽然如此,川普可能还会要求日本增加军事开支 ,就像美国现在要求北约欧洲成员国涨军费一样,但这个要求将有助于推进安倍晋三一直在谋求的军事复兴。另外,也有学者建议,应该把如何应对中国置于未来美日同盟磋商的重点。

川普希望日本在美日同盟中扮演更大角色

2月10日,川普在与安倍晋三共同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美日同盟是“亚太地区和平与繁荣和自由的基石。” 在两人会晤后发表的声明中,川普表示,美国将“使用全部军事实力,包括核军备和常规军事能力”保卫日本。声明还说,美国将加强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存在,而日本则承诺在双方的同盟关系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承担更多责任。

分析人士指出,这意味着川普有可能要求日本增加军事开支的, 就像美国要求北约成员国增加军费一样。2月15日,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出席北约防长会议,他在强调北约是跨大西洋合作“基石”的同时,也表示,北约各个成员国需要增加军费支出。

安德鲁·L.奥罗斯(Andrew L. Oros)是马里兰州华盛顿学院(Washington College)的政治学副教授、也是研究东亚问题的专家。他说,一旦川普对日本作出同样的要求,这其实帮了安倍晋三一个大忙。奥罗斯2月16日在美国智库东西方中心华盛顿分部为他的新书《日本的军事复兴》做宣传。 这本书主要讲的是从安倍晋三2006年第一次上台到2016年十年间,日本军力提升(复兴)的过程。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记者采访时说:“在同盟关系之外,我还是认为川普会要求日本增加国防支出,就像他要求我们的其他盟友一样。就像我前面所说的,安倍首相其实很欢迎他这个要求的,因为安倍自己也想增加国防开支,但是在政治上一直有障碍,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川普对安倍是有利的。 ”

日本的军事复兴:“日本回来了。”

奥罗斯在自己书的首页就写道:“从军事安全角度来说,‘日本已经回来了’”。他说,日本的自卫队拥有全世界最先前的军事装备和技术,并且开始向他国提供这样的装备;日本与美国和其他国家一起在海上商业航道上巡逻;日本自卫队还在亚丁湾等地区的反海盗行动中发挥重要的作用;日本军官在世界主要国家的首都巡逻,协调全球防卫战略;日本也参与了联合国在世界热点地区的维和行动;日本甚至在吉布提也建立了自己的海外军事基地等。

根据2016年,“全球火力”网站提供的全球126国军事排名中,军力最强的国家为美国、俄罗斯、中国,但日本在这个排行榜中已经跻身第7。

奥罗斯说,冷战结束后,日本政治领导人慢慢意识到战略安全环境的挑战--中国的军事扩张和朝鲜的核与导弹的威胁,所以,不管是左派还是右派,都表示支持日本发展更大的军事能力。他说,虽然很难指出日本军事复兴的具体开始年代,但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努力应该是其中重要的驱动力之一。安倍晋三从第一次上台后,就着手扩张日本军力。

奥罗斯说,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安倍提升日本军力的目标与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的目标有所契合。随着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美日同盟的地位的提升,日本借助这一战略解禁了集体自卫权,解禁武器出口限制,自身军力得到不断提升。

不过,奥罗斯认为,日本的军事全面复兴还受到三个条件的制约:第一,亚洲国家对日本二战期间帝国时代的战争的记忆;第二,日本国内反军事化的信念;第三,美日同盟中,美日军事力量的不对等。比如,美国没有同意日本在修订《美日安保合作指针》时,加入允许日本获得对朝鲜独立实施预防性打击的权利的条款。

但是,奥罗斯认为,川普会帮助安倍取得更大成就。川普要求日本增加军费开支就会为安倍的拓展军力的计划注入新的生命。他说,他指出日本并没有正式的规定,国防开支不得超过国民生产总值的1%,他说即便是增加到1.2%,鉴于日本GDP的规模,对于日本来说,这也是一笔很大的数字。

有中国媒体指出,美国允许“日本将在美日同盟中扮演更重大的角色,承担更多的责任。”意味着川普将给予日本更多的空间和余地。报道说,一旦安倍摆脱了美国的约束,在修宪问题上少了一大阻力,日本的防卫能力迎来质变可能就是时间问题了。

日本发展完全独立军力,抗衡中国并不现实

不过,奥罗斯在回答听众提问时表示,虽然如此,日本发展完全独立于美日同盟的军力,并以此来抗衡中国,并不现实。

他说,1980年代,在日本经济发展强劲,技术领先的时候,日本一些民族主义者的确呼吁日本发展独立军力,不过,却没有得到足够的政治支持。但是,现在这样的要求已经变得不现实。

他说:“很难想象,没有与美国的坚定盟友关系,日本能发展出独立的军力来抗衡中国是现实可行的。”

中国政治经济发展将最大影响未来的美日同盟

安倍晋三2月14日出席日本众院预算委员会会议时,谈到他与川普的会谈,他说:“我已向川普总统表示,如何应对中国是本世纪最大的课题。”

在华盛顿的另外一场新书发布会上,美国学者为如何应对这个“最大的课题”提出了建议。

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研究员、美国国防部前负责美日、美韩战略事务的官员詹姆斯·肖赫夫(James L Schoff)星期三2月15日出版新书《寻求共同福祉的不寻常联盟》,(Uncommon Alliance for the Common Good), 介绍冷战后的美日同盟的发展,并为川普政府时期美日同盟的走向出谋献策。

他在书中说,中国未来的经济和政治发展和演变是美日同盟中最重要的变量。他说,虽然是美中和日中关系中经济依存越来越强烈,共同利益也在增长,但是,这两组关系中存在零和竞争、互信缺乏以及世界观冲突的因素,这不但阻碍了合作,并可能引发破坏性冲突。

他认为,对美日同盟来说,积极抗衡中国的一个办法就是帮助在中国周边建立一个强大、稳定和繁荣的东南亚。这个区域对美国和日本都很重要,而且也可以影响中国。

他说:“我是这么想的,怎么把中国拉入我们创建的现行系统?一个办法就是让一个地区参与进来,建立共同的东西, 而不仅局限哪块礁石属于哪个国家,哪条船应该到哪个地方,不局限于哪个国家的民主或是人权,而是将整个地区联系起来,建立一个区域合作机制。我认为东南亚最合适。”

他强调说,这样做的目的不是遏制中国,也不是限制中国在东南亚的影响力,而是促进一个地区的建立,这个地区对所有域外国家来说,都可以进入,而且重要的资源得到保护。

他建议,应该把中国政策和支持东南亚地区的平衡发展放在未来美日同盟磋商的议程之首。他说,川普和安倍的会晤为未来的美日关系建立了一个良好的开端,至少安倍让川普相信,日本的繁荣对美国的繁荣有利,日本不是美国的“负资产”。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已经在努力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安倍晋三1月12日至17日将历访菲律宾、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和越南,与各国首脑会谈。日本共同社报道说,鉴于中国在南中国海的活动,安倍此举旨在加强与四国在安全保障和经济领域的合作。

美国方面,美国海军宣布,美国海军以核动力航母卡尔·文森为核心的航母战斗编队18日开始在南中国海地区展开例行巡逻。

您的意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