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50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川普现象说明美国民主出毛病了?


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共和党总统参选人

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共和党总统参选人

被认为是“不按常理出牌”的美国总统参选人、房地产大亨唐纳德·川普突破共和党建制派的围堵,支持率一路攀升。但是他“想说就说”的竞选风格引发争议,甚至引起了造势集会上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的暴力冲突。不仅有西方政治评论人士对川普现象表示担忧,中国官媒也发表社论对美国大选调侃了一番,称川普是“弄假成真的民粹主义偶像”。有观察人士说,美国民主政治正在经历一次重大考验。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川普现象反映的正是民主的一部分。

领导英国取得二战胜利的丘吉尔首相曾说:“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除了所有其它那些被一次次尝试过的政府形式之外。”(Democracy is the worst form of government, except for all the others that have been tried from time to time.)

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不由又让人提到丘吉尔的这段名言。共和党总统竞选领跑者川普原本计划于3月11日晚上在芝加哥举行竞选集会,但是由于发生支持者和反对者之间的冲突,竞选活动被迫取消。

在此之前,川普的各种竞选言论也引发巨大争议:比如称墨西哥裔是“强奸犯”,主张在美墨边境建一堵墙,暂时禁止所有穆斯林入境,等等。在共和党3月初的一场辩论上,他向选民保证他的那话不小,以此来回应其竞争对手鲁比奥几天前说的关于身体部位大小的影射。

但是川普这种与共和党“建制派”完全不同的竞选风格为他赢得了大批支持者,让他在党内初选中一路领先。他的支持者认为,川普突破“政治正确”的禁锢,坦率地表达了民众的心声。

但是川普的崛起也让一些美国人,尤其是很多被认为是精英的人士,对本国的民主政治感到担忧。不仅民主党人痛斥川普,共和党大佬们也为了狙击川普的势头,掀起了“倒普运动”。

美国一些政治观察人士也表达出类似的观点。国际事务专栏作家弗丽达·吉提斯(Frida Ghitis)3月8日在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上发表评论文章说:“不幸的是,正如这场竞选所展示的,民主似乎会是一场公开的煽动、操纵选民的行为,此类事情在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

她说,如果川普当选总统,那么美国的民主结构将经受考验。

她表示,毫无疑问,那些专制和独裁政权肯定会在美国的选举乱象中找到些许安慰,他们还可能会以美国以及中东国家那些不尽如人意的民主改革为例,来说明民主其实没那么好。

这或许是中国官媒《环球时报》3月14日一篇社论中所隐含的意思。文章一开头就说,选民们在川普竞选集会上发生的冲突“通常是发展中社会大选时的表现,如今美国的选举也出现火药味十足的‘群众斗群众’,非常有冲击力。

文章之后提醒读者说,墨索里尼和希特勒也是通过选举上台的,而现在川普这名种族主义者正在美国政坛崛起,虽然他很可能只是一场“虚惊”,但是他所产生的影响力表明“美国‘生病了’,这场病既是大量现实矛盾的‘积劳成疾’,也是体制性基因隐患被激活所致”。

《华盛顿邮报》的报道说,《环时》是在利用川普现象来强调民主可能并不怎么好。

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评论说,民主确实不是最完善的体制,但是就像丘吉尔那句名言后半句话所说的,和其他所有体制相比,民主还是最好的。

他通过电话对美国之音说:“民主你说他有什么问题,它的问题如果从精英角度来说,就是,民主它经常不反映出最好的智慧和最好的判断。有些人就用哲学王的概念来反对民主,但是哲学王是不存在的。”

夏明指出,民主是一种治理方式,它并不是要解决社会所有方方面面的问题,而是能够让社会各个不同阶层和阶级把自身的利益在公开场合表达出来。他认为,川普的一些言论和做法是反民主的,但是川普确实提出了美国社会中的很多问题,而且川普现象,也就是有很多白人基层民众支持他,反映的正是民主政治的一部分,而不是民主失灵。

他说:“川普反映了美国的社会冲突,他作为代言人,使得这种冲突能够在公共场合,也许在总统大选中得到辩论,这样美国人可以通过这种辩论,重新审视自己的价值观,同时重新认识各个族裔之间的关系。美国实际上是通过这种动态的辩论、冲突过程中,这样就形成一个新的认同。”

他说,反观中国,中国却是完全通过压抑的方式,来打击任何不同的观点。

吉提斯在专栏文章中说,虽然民主制度不是最完美的,但是没有一个政治制度能够像真正的民主那样进行反思和改革。

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的国际军事问题高级研究员何天睦(Timothy Heath)也这样认为。他对美国之音说:“美国的制度非常具有弹性,而这正是提供了一种安全机制,让民众能够表达对政策的不满并要求改革。”

夏明说,民主在这种动态的修复过程中,虽有不足之处,但它没有造成国家的崩溃,没有出现人口的大规模死亡,也没有出现像中国的维稳政权所带来的那种“万马齐喑”的结果。

他说:“无论是马克思主义者还是西方的自由主义者,人追求的就是人最终的解放,也就是人的最根本的自由,只有民主体制是能够保障个人自由的最佳体制。”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