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2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中共谍报员涂作潮(下):新政权下苦难多


涂作潮陈列室一角

涂作潮陈列室一角

在中共建立政权的过程中,曾有大批地下工作者活跃在“隐蔽战线”上。最近,随着《潜伏》、《风声》等影视作品的播出,他们的传奇故事成为华人中间热议的话题。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张楠采访了中共早期谍报人员涂作潮的儿子涂胜华,介绍他父亲在中共建政前后的经历和遭遇。下面是故事的第二部分。

*反庐山会议决议 被开除党籍*

上世纪50年代,涂作潮在上海机电研究所等单位工作。由于在从事行政工作的同时坚持进行科学研究,并研制出铀矿探测仪等,他在1956年被评为三级工程师。

涂作潮虽然在地下工作期间养成了守口如瓶的低调作风,但是转到地上以后,他却以疾恶如仇、口无遮拦著称。在大讲中苏友好的年代,他曾批评苏联卖给中国的探矿仪价格高过美国货,性能比不过美国货。

这个性格终于招致横祸。涂作潮的儿子涂胜华说,那是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彭德怀遭到整肃以后。

涂胜华说:“他有他自己的脾气秉性。59年厂党委学习庐山会议决议的时候,他一共作了100分钟的发言,明确反对庐山会议决议。”

为此,这位1924年加入中共的老党员被打成反党分子,受到开除党籍、降低级别的处罚。

涂作潮不断给周恩来写申诉信,均不管用,直到1964年才在周的干预下予以平反。之后,他被调到北京四机部,按司局级干部病休。

*文革蒙难 身残子丧*

“文革”中,赋闲在家的涂作潮再次受到冲击。

涂胜华说:“67年抄家的时候,边抄边打,最后逼着我父亲写下‘没有打我’四个字。我父亲关在牛棚的时候,就株连我二哥也关进牛棚了。结果呢,我父亲活着出来了,我二哥关死在牛棚里头了。死的时候,尸体上有伤,但是不准验尸。”

涂作潮在“文革”中遭刑讯百余次,但拒绝提供伤害他人的不实材料。1970年,专案组通知他,1964年对他做出的平反决定,现予推翻,1959年对他的处理结果仍予维持。

解除关押后的第七天,涂作潮瘫痪了。但是他不能接受这样的处理,开始一份又一份地口述申诉,由家人整理后向上反映,都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涂作潮陈列室一角

涂作潮陈列室一角

*死前无缘副部级病床*

80年代初,他终于等到平反决定。后来他的住房也予调整,按照副部级待遇,只是医疗待遇仍是司局级。涂胜华说,他曾多次向有关部门请求,给父亲副部级医疗待遇,可是未能成功。

涂胜华说:“在他死前的四天,北大医院的病历:‘心肌梗死严重发作。住院条已开,无床’。为什么无床呢?他呢,还是司局级医疗证。副部级的床位空着呢,不能让他住。心肌梗死病人应该绝对卧床。回家了,到12月31号,心肌梗死再次发作。他说,‘我死家里头了,我也不上医院去了’。因为人他都是有尊严的。那天晚上呢,把他生拉硬拽,给拉到四机部的职工医院去了。人一进病房,断气了。”

涂胜华说,事后,电子部官员向家属检讨,承认是行政失误。

1985年1月21日,涂作潮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在讣告中称涂作潮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战士”,说他“襟怀坦白,光明正大,刚直不阿,是我们党的优秀干部、优秀党员”。

当天,有关单位也给受他牵连而在“文革”中冤死的儿子涂中华补办了追悼会,以致父子俩的追悼会办在了同一天下午。

*身后老伴被拖欠生活费*

接下来,涂胜华母亲的待遇又成了问题。当年涂作潮潜回上海从事谍报工作时,上级让他尽快组织家庭并开无线电商店作掩护。涂胜华说,

涂胜华说:“我父亲选择配偶,他有他的条件。第一个,文化程度不能高。文化程度高了,就知道他是在做什么了:‘你不是开收音机商店的老板和师傅,你是一个搞电台的人’。第二呢,最好能拖家带口。我母亲呢,当年是个寡妇,我大哥的父亲呢,是肺结核死了。我大哥五岁,我母亲拖着他。”

涂作潮的妻子张小梅文化程度不高,不是中共党员,也没参加过工作。涂作潮去世后,按照跟电子部的善后协议,由电子部供养张小梅并报销医药费。

但是,据涂胜华说,电子部经常拖欠母亲每月100多元的生活费。

涂胜华给记者担任讲解员

涂胜华给记者担任讲解员

涂胜华说:“最多的一次,它拖了大概半年才给的。1988年腊月29,我给机电部打了个电话。我说,‘如果明天年三十我的母亲仍然拿不到她生活费的话,我作为我母亲的儿子、作为涂作潮的儿子,将不得不披麻戴孝到你们部长门口去要饭’。”

涂胜华说,作为共产党人之后,在自己父辈为之奋斗终生而取得的政权下遭受侮辱,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了。

为了缅怀父辈的功绩,现在经商的涂胜华,在北京以东的燕郊,自费建立了涂作潮陈列室,自己担任讲解员。迄今为止,陈列室已经有1200份档案和照片收展。

关键词:涂作潮,涂胜华,张小梅,地下工作者,庐山会议,文革,平反,生活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