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47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人物特写:中共谍报员涂作潮(上)


中共谍报员涂作潮(右)和李白

中共谍报员涂作潮(右)和李白

在中共建立政权的过程中,曾有大批地下工作者活跃在“隐蔽战线”上。最近,随着《潜伏》,《风声》等影视作品的播出,他们的传奇故事成为华人中间热议的话题。美国之音驻北京记者张楠采访了中共早期谍报人员涂作潮的儿子涂胜华,谈谈他父亲在中共建政前后的经历和遭遇。

上世纪50年代,中国有部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描写一名在上海用电台传递情报的中共地下党员。他的电台在中共占领上海之前被国民党当局侦破,他本人也被处以极刑。影片主人公的原型叫李白,而建立那个电台并把李白培训成中共杰出报务员和机务员的就是涂作潮。

*代号‘木匠’ 上海遇险*

涂作潮1924年加入中共,初期从事工人运动,参与发动了五卅运动,后被派往苏联学习无线电技术,就读于列宁格勒伏龙芝军事通讯联络学校。1928年,中共六大在莫斯科召开,涂作潮旁听会议,并认识了周恩来夫妇。
涂胜华讲述父亲的故事

涂胜华讲述父亲的故事

据涂胜华描述,当时周恩来对涂作潮说:“‘你这个(名字)涂作潮听起来太费劲了。你原来不是木匠吗?我们叫你木匠得了。行不行?’涂作潮挺高兴说,‘那行,叫木匠。’以后呢,就约定俗成了,就成了涂作潮在党内秘密工作的代号:‘木匠’。”

1930年,“涂木匠”学成回国,进入上海中央特科工作,其负责人就是后来成为叛徒的顾顺章。12月17号,中央特科培训报务员和机务员,涂作潮授课。可是当天上午,20名学生和老师被抓走。下午,不知情的涂作潮如约前往该地点授课。

涂胜华说:“涂作潮那天去穿的是破棉袍,拎着一个油漆桶。到那儿,梆梆梆,一敲门,没人接茬。敲几下,它有规定的。再一敲,还没人。他说,‘完了,出事了。’肯定有人蹲守的,只能硬着头皮敲。最后,一个法国巡捕露出来,呱啦呱啦冲他一嚷嚷。我父亲就说,‘Dollars! Dollars!’意思说,我给你们这儿刷完油漆,工钱还没给。法国巡捕一看这副讨工钱的样子,一脚踹。他这么着慢慢就走了,所以眼皮子底下就脱险。”

1936年秋天,中共中央决定在西安建立自己的电台。为此,涂作潮制作了三部电台。西安事变中,蒋介石被捉的消息就是通过他做的电台经洛川发给延安的,其中一部大功率电台还被当作广播电台使用,播报了中共的八项主张。

*无形收报机骗过日本专家*

1939年,涂作潮奉命化名蒋林根返回上海带徒弟李白,并在威海路338号开一家无线电公司作掩护。第二年,涂作潮进行了一项技术发明,把收报机巧妙地掩藏在收音机里。
涂作潮在上海为地下工作做掩护的福声无线电公司模型

涂作潮在上海为地下工作做掩护的福声无线电公司模型

涂胜华说:“涂作潮把无形收报机准备好,发报机弄好,交给李白使用。一年以后,1942年9月15号,李白电台被侦破。日本人在一楼砸门的时候,李白在三楼已经听到动静了。把夹子松掉,两个小线圈一拉,拉直了以后,从窗户里扔掉。这个时候,日本人已经抓着他了。地板底下,发报机抄出来了。没有收报机,把他收音机也抄走了。当时收音机还是热的。”

李白经过8个月的刑讯之后获释,原因之一是,日本专家得出结论:这台收音机只能收音,无法收报,没有李白收报的证据。

*妻子、邻居未能识破身份*

李白被捕后,涂作潮也不得不紧急撤离。其实此前,涂作潮神出鬼没的行动已被邻居家小孩发现。2000年,在跟涂胜华的电话中,这位目前在台湾的上海邻居谈起了他当时的猜疑。

涂胜华说:“宋孟德说,‘蒋(林根)师傅半夜摆弄机器,我起夜撒尿时听到滴答声。我有一次放学回家,看着(蒋林根)背着帆布包正要出门,但是把手里鼓弄的机器藏在水桶里头了。’他(宋孟德)1947年参加的是国军,是通讯兵。‘我马上就明白了,蒋师傅是重庆戴老板派到上海的军统地下党,是搞电台的。’”

无线电公司老板蒋林根在仓促离家前才把自己的真实姓名和身份告诉妻子。

涂胜华说:“涂作潮就对爱人说了,‘我今天得给你说实话。我是共产党,以前你不知道。第二呢,我不叫蒋林根。日后我会回来接你们娘几个的。万一我要回不来了,你们娘几个怎么办呢?只有两条路。第一条路,共产党没有坐天下(的话),你千万记住:没有你涂作潮这个丈夫,你带着孩子嫁人。如果共产党坐了天下,记住共产党的头儿叫毛泽东,找毛泽东要人去,毛泽东管你们娘几个吃喝拉撒睡。”

涂作潮离开上海后,转移到苏中新四军总部,后来奉命到陕北。1949年,返回上海,成为两大电讯公司的军代表。

关键词:涂作潮,涂胜华,周恩来,顾顺章,李白,地下工作者,无线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