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2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突尼斯下一步怎么走?


突尼斯反对派领导人贝莱德遭到枪杀,使得紧张局势一触即发,也加深了这个国家的政治和宗教分歧。一度被誉为阿拉伯世界民主典范的北非国家突尼斯正在艰难地寻找出路。

突尼斯的新闻和天气一样严峻。

一名政客遇刺,激发了民众的愤怒和悲痛。

丽玛•切提维参加了反对派领导人贝莱德的葬礼,很多人和她一样,指责执政党伊斯兰复兴运动党当对贝莱德的死负责。

她说: “也许执政党并不直接对谋杀负责,可是有很大责任,因为它让暴力一天天地加剧。”

突尼斯大学教授哈迈迪•莱迪斯说,有很多原因让人们无法忍受伊斯兰复兴运动党,这个一度受欢迎的政党没有实现诺言。

他说:“伊斯兰复兴运动党没有改善经济,没有实现它对人民的诺言。所以今天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党非常虚弱。”

突尼斯基本公共服务恶化,危机感暴涨,伊斯兰强硬派对非宗教政界人士和艺术家进行攻击。

突尼斯各界携手推翻独裁者2年后,在如何前进以及伊斯兰在社会中的作用问题上产生分裂。

伊斯兰复兴运动党和它的支持者说,在暴力和贝莱德遇刺问题上对他们的指责是不公平的。

有人说,外部力量试图破坏突尼斯革命。

英语教师法塔•奥斯雷迪参加了支持伊斯兰复兴运动党的一次集会,他为这个伊斯兰政党和宗教强硬派萨里菲派辩护。

他说:“他们常常被当作罪人,可是他们不是真正的罪人。比如昨天,他们就在保护突尼斯的每一个人,他们保护商店,保护店家。”

突尼斯街头的对立也反映了政府的分歧,杰巴里总理希望任命一个新的没有政治倾向的内阁,他威胁说,如果不这样做就要辞职。可是他自己的政党伊斯兰复兴运动党反对他的提议。

国民议会副议长拉比迪希望联合政府找到一个中间立场。

她说:“世俗派中有极端份子,他们希望突尼斯完全没有宗教,他们是一小部分。还有一小部分宗教人士希望突尼斯只有穆斯林。”

拉比迪说,大多数人是中立的,突尼斯人可以找到共同点。

可是到目前为止,突尼斯漂浮不定,不知道贝莱德遇刺后,下一步该怎么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