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0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留守家园的突尼斯犹太人


本周,数百名犹太朝圣者不顾恐怖分子的威胁,在突尼斯吉尔巴岛上欢庆一个古老的宗教节日。这些节日让北非这个一度兴旺,却在近几十年来近乎消失的犹太族群成了关注焦点。尽管伊斯兰激进组织的威胁不断增加,国家的经济也遭受重创,但这个阿拉伯世界最后的犹太群体之一仍守护着家园,孕育新的一代。。

这是一个寻根问祖的时刻。来自突尼斯和其他国家的犹太人齐聚一堂,非洲最古老的犹太教堂格雷巴庆祝他们一年一度的朝圣之旅。

赛尔达∙雷勒奇在突尼斯首都郊外长大,1972年移居法国。但她仍时常探访故乡。

她正在观看格雷巴篝火节的一个古老仪式:把愿望写在煮熟的鸡蛋上。其中有一个愿望是保佑孙女手术顺利,另一些是希望和平与旅游业重返突尼斯。

她展示了一些家庭老照片:她的一个叔叔曾是突尼斯第一位犹太裔总理。

她说:“回到这里,我挺激动的。我还见到了和我们一起长大的穆斯林朋友。他们是我们的邻居和家人。”

这里戒备森严。去年突尼斯发生了三次恐怖主义袭击。格雷巴也遭受了两次袭击,最近的一次是在2002年。

缺少安全感是大批突尼斯犹太人在其独立后离开的原因之一。半个世纪前,有十万多犹太人居住在突尼斯,但今天,留下来的只有不到两千人,他们大多数在吉尔巴岛。

也有很多人住在离这个犹太教堂几公里外的社区。

在北非的其他地方,犹太人群体正在消逝。但这里的情况不一样。

吉尔巴犹太教堂的会长佩雷斯·特拉贝尔斯说:“之前他们一直有人离开,但自五六年前起,他们开始留下来了。他们在这有工作。这儿一切都挺好的,他们没有遇到什么问题。”

那些留下来的犹太人极端正统,非常传统。女性通常18或20岁之前就结婚了。

在这里居住的犹太人和穆斯林和睦相处,比如这位邮政人员牟拉德∙赫尼。

他说:“我们都有自己的宗教信仰、习惯和传统,但这不是问题。”

英国地位最高的开明派拉比丹尼∙里奇正在对格雷巴进行首次访问。他说,突尼斯是多种宗教和睦相处的典范。但是他认为,在这里的犹太族群若想要生存下来,则需要对外开放,而不是自我封闭。

里奇说: “如果他们不欢迎来自外面的人,这个群体的人数可能就会减少。但是,扩大犹太人的影响力或是形成一个犹太社区的方式之一,显然就是反思你对那些想了解你的人有多欢迎。”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