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0:06 2016年10月01日星期六

土耳其清洗威胁世俗化社会未来


土耳其未遂政变和总统埃尔多安随后展开的清洗是伊斯兰主义者之间发生的一场冲突的一部分。这些伊斯兰主义者的终极愿景是让宗教在公众生活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在土耳其一些人士看来,这种愿景与世俗化社会反其道而行之。现代土耳其共和国创立者穆斯塔法·凯末尔·阿塔图尔克在1920年代就建立起了世俗化的社会。清洗过后,世俗化政权和土耳其民间社会还会剩下什么呢?在伊斯坦布尔,两名女士,一位是新自由派世俗主义者,另一位是伊斯兰主义者对美国之音谈到了她们的看法。

在野党和执政党的支持者齐声谴责政变图谋。正是这种人民的力量终止了政变。

未遂政变之后,埃尔多安大举清洗对手,他的权力越来越大,也有了更大的空间来推动伊斯兰主义政纲。

前在野党议员梅尔达·奥努尔相信,政变之夜勇敢阻挡坦克的人民力量也会阻止土耳其变成伊斯兰主义国家。不过,眼下的形势让她担忧。

他说:“目前是在清理激进伊斯兰分子,但是另一方面,当局不想保留那些希望维持世俗民主共和国体制的人。眼下,我们不知道这究竟是真正的清理、清洗,还是只不过采取一些行动来维持他们的地位。”


奥努尔说,世俗主义在土耳其根深蒂固。她相信,土耳其在东方穆斯林和西方欧洲之间所处的地位起到保障作用,让土耳其人永远不也会接受伊斯兰主义政权。

她说:“他们看到了本地区那些非世俗化的国家的情形。土耳其从来就不羡慕伊拉克、叙利亚或者伊朗,因为他们知道那是什么样子。可是另一方面,他们也从来不羡慕欧洲的自由主义。”

埃尔多安说,土耳其将培养“虔诚的一代人”,并带头推动建立清真寺。

政变之夜,希拉尔·卡普兰加入了那些在博斯普鲁斯大桥上勇敢面对坦克的人群。

她流着眼泪说:“对我来说,这座桥再也不一样了。人们在这里献出了生命。我热爱伊斯坦布尔,可当我看这座桥的时候,它对我来说永远也不一样了。”

卡普兰是一位知名作家,为一份亲埃尔多安的报纸撰稿。她觉得如今更加自由了。就在几年前,阿塔图尔克时代就已制定的法律禁止戴头巾的女性从事某些工作和担任公职。

她说:“我认为让女性加入劳动大军,让所有类型的女性都能进入议会或其他岗位,这在女性中间产生了巨大的凝聚力,并为女性争取了权利,我认为这只会加强世俗主义,而不是相反。”

博斯普鲁斯海峡分开欧亚。土耳其再次处在交叉路口,试图在东西方的价值观之间架起桥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