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专家:引渡居伦要先过美国法院这一关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支持者在安卡拉一场支持政府的集会中挥舞土耳其国旗并高举穆斯林神职人员法图拉•葛兰的图片,图片上写着“政变者,叛国贼”。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支持者在安卡拉一场支持政府的集会中挥舞土耳其国旗并高举穆斯林神职人员法图拉•葛兰的图片,图片上写着“政变者,叛国贼”。

如果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寄希望于美国能够很快将他的老对手费特胡拉•居伦从宾夕法尼亚乡村秘密带回土耳其,并且让居伦因被指控密谋策划上周那场针对埃尔多安政府的被挫败的政变接受审判,那他只能失望了。

埃尔多安指控居伦从他位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州赛勒斯堡(Saylorsburg)的住处策划了上周五的政变,并且图谋刺杀埃尔多安。居伦是一名土耳其的神职人员,此前曾是埃尔多安的政治盟友,两人于2013年分道扬镳。

土耳其总理耶尔德勒姆周二表示,在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表达了华盛顿想要能证明居伦是这场被挫败的政变幕后的策划者的确凿证据而不是指控之后,土耳其已经将居伦参与政变的证据送交了美国政府。

但即使美国认为有足够的证据引渡居伦,完成引渡程序即使不需要几年的时间,也需要许多个月。引渡居伦一事让土耳其与美国原本已经紧张的关系进一步动荡。两国是长期的北约盟友,目前正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共同进行打击“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

密切关注土耳其局势发展的大西洋理事会高级常驻研究员阿隆•斯坦恩说:“我认为引渡居伦事件会使土耳其和美国本就已经紧张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引发民众的反美情绪。他们说美国‘支持恐怖主义‘。”

1979年引渡协议

引渡居伦的要求将依照美国与土耳其1979年签署的一项协议进行裁定。美国与100多个国家已经签署了引渡协议。

协议中明确规定了提出正式引渡请求所需出具的内容以及引渡沟通的渠道。居伦已经被指控但未被宣判有罪,在这种情况下,土耳其方面需要出具逮捕令、案件事实陈述以及犯罪证据。还必须有证据显示,他据称在土耳其犯下的罪行根据美国的法律也是可以起诉的。此外,土耳其还必须提供审判嫌疑人所依据的法律条款。

土耳其究竟将什么书面材料交给了华盛顿尚不得而知,但似乎不是“暂时逮捕或拘留”令。凭借这一逮捕或拘留令,土耳其可以要求美国逮捕并拘押居伦,拘押时限多达六十天。这可以让土耳其有时间准备提出正式的引渡申请并且让居伦一直被监禁到其引渡案得到裁定结果之时。

两位国际引渡专家对美国之音说,不管怎样,即使美国国务院和司法部正式收到了土耳其方面的请求并且裁定其请求符合协议要求的全部规定,这一引渡请求也将被移交至美国宾夕法尼亚州中区联邦地区法院。居伦自1999年起就作为永久居民在宾州中区生活。

根据处理过三十起引渡案件的国际刑事犯罪律师道格拉斯•麦克纳布介绍,到了美国联邦地区法院,这一引渡案件可能将会分派给一名地方法官。麦克纳布说,在美国的司法系统中,地方法官的层级是相当低的。一名实质上代表土耳其政府的美国助理检察官将与居伦聘请的律师一同参与案件审理。麦克纳布表示,光是走完这个阶段的程序就可能会用好多个月的时间。

如果这名地方法官拒绝了这一引渡请求,居伦就将被释放并且获准继续留在美国。但是如果这名法官批准了引渡请求,居伦的法律团队可能会通过在美国联邦法院的体系中进行上诉的方式阻止居伦被立即递解出境。尽管美国最高法院几乎从来没有审理过引渡案件,但麦克纳布表示居伦的辩护团队可能会请求最高法院考虑审理此案。无论法院最终作出何种判决,是否实施引渡最终要由国务卿决定。

政治犯不引渡

美国与土耳其签订的引渡协议罗列了34类“适用于引渡的罪行”,其中包括行贿受贿、纵火以及谋杀等多种可以在两国被起诉并且可被判处一年以上徒刑的罪行。但协议同时也规定了“政治犯不引渡”。这一法律概念是指如果当事人被控犯有的罪行“本质是政治犯罪”,则可以不批准引渡。

至于“实施或试图实施的针对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的犯罪”这一规定,按照麦克纳布的理解,意思就是单纯为了消灭一名外国领导人的图谋。

麦克纳布说:“在土耳其发生的可不是这样的事情。土耳其发生的是针对政府的反抗活动,作为反抗活动的一部分,居伦被指控试图刺杀埃尔多安”。

现年75岁的居伦已经否认了土耳其对其领导了政变的指控。政变使290多人死亡,1400多人受伤。居伦对路透社表示,他本人在土耳其曾遭遇多次政变。1997年发生了土耳其历史上第四次军事政变,政变推翻了当时向伊斯兰教主义倾斜的政府,并导致土耳其陷入了动荡时期。居伦在那场政变之后移居美国。

居伦周二透露,他有可能依据“政治犯不引渡”的条款进行辩护,并且呼吁奥巴马当局“拒绝任何因为政治宿怨而滥用引渡程序的图谋”。

居伦在一份声明中说:“说我与那场骇人听闻的、被挫败的政变有任何瓜葛是荒唐、不负责任和错误的。”

麦克纳布说:“如果土耳其方面想要寻求引渡居伦的话,他们需要非常小心不要让引渡居伦变成一个‘政治犯不引渡’的案件。如果这种情况真发生了美国就会因此不引渡居伦”。

让法庭来裁决

在政变被挫败后,土耳其政府对居伦的支持者进行镇压。这一举动让西方担忧埃尔多安或许会利用这场政变打压异己并巩固其在这个极度分化的国家中所掌握的权力。此外,对于埃尔多安政府蔑视法治的担忧或将使美国拒绝接受土耳其提供的证明居伦有罪的证据,并且以居伦有可能在土耳其不会得到公正审判为由拒绝土耳其的引渡请求。

然而,前美国驻土耳其大使、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荣誉会员詹姆斯•杰弗里表示,华盛顿不应该马上就拒绝土耳其的引渡请求。

杰弗里于周三在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对外界说:“不管怎样,出于名正言顺的考虑,我觉得如果当局说,‘嗯,这个案子不行啊。我们不会让法庭来裁决此案。我们就直接拒绝好了’,那将是灾难性的”。

杰弗里表示,利用美国的法院系统或许会帮助美国缓和与土耳其的紧张关系。他提到德国总理默克尔今年早些时候批准了对一名德国喜剧演员的起诉,这名演员吟诗嘲讽埃尔多安,埃尔多安之后对这名德国演员提起诉讼,称其诋毁自己。杰弗里认为默克尔的做法平息了德国与土耳其的危机。

甚至在上周五发生政变之前,土耳其就已经要求美国逮捕并引渡其所认定为恐怖分子的居伦。但土耳其方面此前从未提出正式的引渡请求。一些土耳其和美国的分析人士表示,在美国受理土耳其提出的引渡请求,并审核该请求是否符合协议要求时,土耳其可能会虚张声势,比起真正把居伦引渡回国,土耳其更愿意将引渡作为一种威胁。

大西洋理事会的斯坦恩说:“我认为,现在发生的这些事是出于迎合民粹主义的政治考虑。比起回到土耳其受审、被仔细盘问并且可能会泄露出一些对土耳其政府不利的事情,居伦在被土耳其威胁引渡回国的情况下留在美国要比引渡会土耳其有价值的多,他一旦回国,就必须允许他在庭审中讲话,就可能透露出对土耳其政府有潜在伤害的信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