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土耳其当局继续压制媒体


土耳其地理位置图。

土耳其地理位置图。

土耳其主流媒体对本国政治动荡的报道受到国内和国际各方的强烈批评,普遍指责媒体因为政府施压而进行自我审查。然而,土耳其当局继续压制本国媒体。

土耳其记者工会称,因为报道反政府抗议示威,22名记者被解雇,另有37名记者被迫辞职。


警察本月突击搜查了左倾报社,并以反恐法拘押记者。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不断指责国家媒体与国际媒体阴谋反对他与执政的正义与发展党,称媒体是抗议活动背后的策划者。

CNN土耳其电视频道主持人阿斯利.艾丁塔斯巴斯说,镇压行动也殃及主流媒体。

艾丁塔斯巴斯说:“我认为媒体因为报道抗议事件成为政府的打击目标。几周前,政府接管了一家报纸和一个电视网,他们指派议会的一名正义与发展党前议员出任新总编,他当过记者,但显然改变了路线,9名专栏作家离职。这份报纸变成又一家亲政府的传媒。这都是近几周发生的事情。当然在亲政府的媒体里也有人失去了工作,他们仅仅呼吁对格兹公园抗议事件采取较为温和的立场。”

反政府抗议示威是政府准备将伊斯坦布尔的格兹公园开发为购物中心的计划引起的。同样在本月,一份广受欢迎的杂志停止发行,该杂志在最后一期专题报道格兹公园抗议事件。以上这些令人对媒体自由越来越感到不安。

具有讽刺的是,在土耳其爆发抗议示威的最初几天,土耳其媒体由于没有报道抗议事件而受到包括来自欧洲联盟的广泛批评。就在抗议活动的高峰期间,一个新闻频道一天夜里播放有关企鹅的纪录片,结果招致很多土耳其人的谴责和嘲笑。示威者现在已经把企鹅作为他们的一个标志。

土耳其《国民报》的政治专栏作家古赛尔认为,媒体招致的批评对媒体造成冲击。

古赛尔说:“对主流媒体来说就像遭了电击,激发起他们的意志和勇气,因为他们面对他们的受众,或读者,或观众。在格兹公园事件前,媒体只重视一个观众,那就是总理埃尔多安。现在,我们首次看到令人鼓舞的迹象,但是我不能完全乐观。”

古赛尔持谨慎态度的部分原因在于,土耳其私营媒体多为大商业集团所有,它们的利益所在远远超越新闻媒体范围。他认为,很多媒体的所有者现在准备让他们的记者放手报道。但是古赛尔警告说,他们的立场会改变。

古赛尔说:“政府总是有足够的工具可以用来向媒体所有者和传媒施压,比如威胁他们的经济利益,因为媒体所有者在经济其他领域还有其他的投资,并且获利也取决于规章制度和政府决策。”

但是伊斯坦布尔花园城市大学的政治学家阿卡塔认为,土耳其的传统媒体在报道格兹公园骚乱事件中已经信誉尽失,对于很多人来说,随着社交媒体的作用日益重要,传统媒体已变得越来越无关紧要了。

阿卡塔说:“年轻人不关心媒体,他们只用脸书、推特或他们自己的方式交流信息。他们不看电视,不读报纸,所有这些传媒都太老了,完全过时了,不论他们的报道是否真实。”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在谴责主流媒体的同时,还猛烈攻击社交媒体,将其形容为对社会的邪恶威胁,并誓言要采取行动。

土耳其好几个城市继续在举行反政府示威,观察人士警告说,战斗很可能还会继续,不论是在街头还是在媒体领域。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