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学者:制裁土耳其凸显俄小人政治文化


莫斯科一家国际机场的大厅,许多土耳其人现在就已被禁止入境。(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莫斯科一家国际机场的大厅,许多土耳其人现在就已被禁止入境。(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俄罗斯报复土耳其正使越来越多的两国普通民众深受影响。有学者批评许多报复措施凸显普京治理下当今俄罗斯的小人政治文化。中国虽然没有同俄罗斯交恶,但也时常受到这种文化的干扰。

俄妇女呼吁停止迫害土耳其人

俄罗斯社交媒体上最近几天流传着一封已有数千人签名的请愿信,呼吁俄罗斯当局不要迫害普通土耳其人,保留他们在俄罗斯的工作机会,不应故意刁难,不要妨碍他们获得俄罗斯的长期居住或是短期居留签证。

这次请愿活动由与土耳其人结婚的一批俄罗斯妇女发起。请愿信说,她们的家庭都在俄罗斯,但她们担心克里姆林宫的制裁可能导致在俄罗斯的土耳其公司关闭,或是俄罗斯企业不敢再继续雇佣土耳其员工,她们的土耳其人丈夫也将因此丧失工作,家庭会失去经济来源。这些俄罗斯妇女还请求不要让制裁影响到子女,并停止官方宣传机器针对土耳其人的仇恨宣传。土耳其现已取代乌克兰成为俄罗斯官方宣传中的头号攻击对象。

与土耳其人结婚受歧视

在一家俄罗斯广播电台与听众互动节目中,一名莫斯科妇女打来电话说,她目前上小学三年级的女儿因为父亲是土耳其人最近几天常受人欺负,而她本人也因为丈夫是土耳其人更受到同事和熟人的白眼。她的那名嫁给土耳其人的女友也有相似经历,莫斯科幼儿园的老师已要求这位女友不要再把小孩送到幼儿园。

土耳其人难入境

虽然俄罗斯宣布从明年起取消土耳其公民免签证入境待遇,但大批土耳其人现在已经无法入境。一名土耳其女大学教授对一家俄罗斯互联网媒体表示,她受邀将在圣彼得堡的一个活动上发表演讲,但在莫斯科机场被禁止入境,10多个小时后遭遣返。当天有数十名土耳其人与她有相同遭遇,他们当中有在俄罗斯工作的土耳其建筑工人,更有同俄罗斯妇女结婚,在当地购房,持俄罗斯绿卡的土耳其人也被禁止入境。

许多在土耳其定居的俄罗斯妇女也担心,如果他们如同往年那样在新年长假期间回俄罗斯探亲,她们的土耳其丈夫可能会被禁止入境。

工厂停产 留学生受刁难

俄罗斯商务咨询报说,在南部的顿河河畔罗斯托夫市,手持自动步枪的俄罗斯警察以打击经济犯罪为由突袭了当地的一家土耳其与俄罗斯合资的地毯厂,造成工厂停工。

虽然教育部长里瓦诺夫说要保护土耳其留学生的安全,不会限制他们的自由,但南部的沃罗涅日,罗斯托夫等地,当地大学已强迫在那里的土耳其大学生回国。警察以搜查毒品为由突袭了罗斯托夫市的外国大学生宿舍,27名土耳其留学生一度遭到扣留。

警察找上门

十多名参加俄罗斯南部一个商业展览会的土耳其工商界人士最近被当地移民部门驱逐出境,理由是他们在入境报表上填写来俄罗斯的目的是旅游,与实际目的不符。

莫斯科时报透露,俄罗斯警察按照登记的地址前往土耳其人的住处盘查,然后找出各种理由把他们驱逐出境。许多土耳其人因为害怕俄罗斯目前的气氛纷纷回国。

制裁打击本国民众

报复土耳其也使俄罗斯民众遭受打击。阿尔法银行的分析认为,禁止土耳其农产品进口后,俄罗斯的通货膨胀将因此增加1.5%到2%。虽然制裁从明年1月1日起实施,但俄罗斯的一些大型零售超市目前已遇到水果和蔬菜供应困难。文传电讯社报道,大批满载土耳其农产品的卡车被堵在边境不让入境。许多水果进口商虽然已经付款,俄罗斯海关人员仍然要求把来自土耳其的货物全部卸下,逐箱检查登记。

经济部部长乌柳卡耶夫说,土耳其的西红柿、柑橘、柠檬占据俄罗斯主要市场,他承认在制裁之后这些水果可能暂时短缺。

普京和周围人的自卑感

政治学者皮昂特科夫斯基说,普京和他周围的人都有一种自卑感。这种心理也就表现在如何对待周边邻国和西方,以及对土耳其的制裁措施上。

皮昂特科夫斯基:“俄罗斯的执政权贵阶层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他们都希望别人把俄罗斯仍然看成超级大国,继续当作一个帝国。他们觉得,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受到了侮辱,被人小看,因此他们竭力希望对手能遭遇挫折。”

折射今天俄政治文化

著名阿拉伯问题学者米尔斯基说,俄罗斯大学停止与土耳其文化交流,不让俄罗斯民众去土耳其疗养度假,甚至莫斯科外国文学图书馆中的俄罗斯与土耳其文化中心也被关闭,所有这一切都显示了今天俄罗斯官方的小人政治文化。

目前为一些土耳其人提供法律服务的一位俄罗斯律师说,政府间的冲突,领袖之间的矛盾却让普通百姓受害。21世纪使用这种报复手段的确非常不文明。他说,当与塔吉克斯坦闹矛盾时,甚至连在俄罗斯打工的塔吉克清洁工人也不放过成为报复对象。几年前当与格鲁吉亚关系恶化时,大批在俄罗斯的格鲁吉亚人遭到驱逐。

莫斯科回声广播电台的评论说,曾被称为兄弟民族的乌克兰人现在被一些俄国人当成法西斯,而俄罗斯的一些高加索人也因为长相不同在街上常受到警察的盘查,俄罗斯本国国民也成为这种政治文化的受害者。

中国也受影响

中国虽然没有与俄罗斯交恶,但同样受到这种文化的干扰。为了防备中国,中国汽车工业排在欧美、日本、韩国后最后一个被允许进入俄罗斯市场。当中国汽车业今天忙于在俄罗斯投资建厂时,一些西方汽车公司因为经济危机正从俄罗斯撤离。中国过去同样很难在俄罗斯收购能源资本。俄罗斯几年前曾查抄过莫斯科大市场华商货物造成巨大损失,许多中国商贩都有在俄罗斯被刁难的经历。

在克里姆林宫打压非政府组织的背景下,几个月前俄罗斯还曾把在布拉戈维申斯克(海兰泡)的中国孔子学院定性为外国代理人并曾告上法院。分析人士说,类似孔子学院,土耳其人的遭遇等事件虽然不一定是克里姆林宫亲自下令,但通常是在政治风向被确定之后,俄罗斯官场上的文化促使各级官员主动发挥,经常把事情做得很超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