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5:03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何清涟:“两会”观察--中国人对未来的怕与盼(1)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

每年北京的“两会”虽然只是当局展示立法机构和统一战线阵容的“精英聚会”,但还是能够激起全世界媒体的兴趣,因为无论是代表们的衣着、举止与提案,还是他们面对记者的答问,都可算是舆论对他们的一次大考。微博对“两会”代表的风评,更是民意的真情流露。

2013“两会”代表表达的焦虑与期盼中,钟南山、吴敬琏与冯小刚三位的发言,以及民间因“国五条”出台而产生的税收焦虑,恰好反映出中国人对中国前景的多重忧虑,即中国人对未来十年的怕与盼。

*体制内的人“怕革命”*

吴敬琏资格老,是党内尊重的经济学家,这是他接受采访时愿意触及“市场化的经济改革,法治化、民主化的政治改革”这一话题的底气所在。这篇采访被冠以“我们这些人是体制内的 不想革命”之标题,倒也直击要害。采访较长,集中谈了两点:经济增长模式转变及可能的危机,其中有一段话是概括性的:“现在有两个问题绕不开:一是旧的增长模式绕不开。要求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已经十几、二十几年了,问题愈演愈烈。从浅的方面来说,就是造成了资源短缺、环境破坏;从更深层面说,造成了劳动者的收入提高缓慢。靠大发钞票来支撑增长,造成了房地产泡沫的形成。通货膨胀压力正在持续走高,我们现在的货币流通量马上就要到GDP的200%了,而世界上超过100%的国家都很少。二是权力介入经济领域以后,腐败愈演愈烈,现在已经深入骨髓。”

这篇采访的新看点是他谈到最近这一年才形成的“改革共识”:“我所谓的共识就是:社会矛盾已经到了临界点,必须重启改革。过去我的一些言论在网上反对的人比赞成的人多,这次90%的人赞成,这就是我说的共识。“我们这些人是体制内的,我们不想革命,希望稳定,……作为一个研究工作者,……能够做多少做多少,而不是先去估量我有可能成功还是不能成功,但是我可以很清楚地认识到,不改革是死路一条。”

吴先生谈的两个问题并非新话题。我多年以来一直在研究这些问题,心中已经有答案。且不谈腐败这一已经无法治愈的政治之癌,就说这经济增长模式问题,中国政府也曾想改,广东省在2007年开始就考虑“腾笼换鸟”,结果是老鸟相继飞走,另觅新巢,新鸟却未见飞来。原因是多方面的,有中国的制度环境导致管理成本偏高(其中含有与政府沟通的高昂成本);税收政策、土地价格、劳动力成本等变得越来越不利于投资者;更深层的原因是,中国是个世界有名的知识产权侵权大国,30年的经济发展更多的是养成了一批投机家,而不是自身的技术力量。在环境损耗不计入企业成本与廉价劳动力这两大“优势”丧失之后,自2008年起,引领经济的“三驾马车”先后熄火,就剩下房地产一项在拉抬中国经济。这是近几年北京不惜饮鸩止渴,投放天量货币刺激经济的内在原因。

我相信,中共高层内部将来就算形成了“改革共识”,但在确定改革方向与突破点,仍然是见仁见智。目前习近平的主要任务是接管权力,逐渐消除内部利益纷争。估计改革话题要进入他的议事日程,还得等到李克强的“新城镇化”玩不转了之后。毕竟,底层的“暴力革命”还并未成为现实,只是一种潜在的威胁。

*环境恐慌:超越阶层的社会共同恐慌*

环境恐慌是本次会议上不少代表的共同忧虑,钟南山的忧虑最彻底。由于深感中国生态环境即将陷入崩溃,钟先生在人大分组会议上的发言是“GDP第一 还是健康第一”。钟说,“以前还觉得环境问题比较远,只需要兼顾一下,现在已经不是要兼顾的问题了。当人的生活基本要素受到威胁时,环境问题已经变成危机了”。微博上流传他的发言中有“管你什么和谐社会,管你什么纲领的,人最关键的一个是呼吸的空气,一个是吃的食物,一个是喝的水。这些都不安全,什么幸福感都没有!”

环境污染对人的体健康的伤害,确实是一个缓慢、逐渐浸润的过程。中国人目前的富裕是中国五千年以来所未有,但这是通过严重透支中国生态环境换来的,这种过度透支使得今后的中国也将面临五千年以来未曾面临过的困局:国在山河破。不仅本国的资源已经无法支撑国民的生存,中国成为一个世界上的资源(包括粮食、石油、铁矿石)进口大国,而且国人在基本生存方面面临水、空气与食物的安全问题。

我曾从制度成因上剖析过,中国的环境污染是“公地的悲剧”,主要原因是腐败政府与无良企业为牟利而共谋造成,但民众在生活垃圾处理上的随意性也是部分原因。不过,中国生态环境破坏之严重,已经不能通过惩罚贪官与无良企业主而得以还原。已卸任的环保部副部长张力军终于承认:“恢复淮河本来面貌,成本超过造纸厂创造GDP的数万倍!”

尽管这次有不少代表都谈到“带毒的GDP”的危害,但从中国的现状来说,这种认识与呼吁已经太迟了。生态环境是一个社会的生存基座,对环境的忧虑是超阶层与超政治的。但绝大多数中国人并未意识到,目前这种自我蹂躏造成的“国在山河破”,有各种难以治理的重金属污染与化学污染,远比以前战火燃烧过后那种“国破山河在”的局面难应付万倍。如果后人要总结,是这一代中国人为了赚钱而丧心病狂地毁灭了中国人的生存根基。

中国高层并非没有危机感。我个人认为,2013“两会”的“简朴新风”就是北京不想再刺激民众的对立情绪。比如降低伙食标准,从原来每位240元减少为150元;会议主管部门专门就代表着装下发通知等等,都是不想公然展示中国的贫富差距。过去几年,代表们身着昂贵的貂皮大衣、名牌西装,携名牌包与爱马仕皮带、迪奥眼镜这些行头招摇过市,无一不让P民们联想到祖国的各种资源被劫掠一空,化成了精英们的豪宅、豪车与豪华行头,还有那海外以亿为单位计算的巨额存款。当局者总算认识到:就算反腐是场雷声大雨点小的“持久战”,至少不要再为底层民众的仇恨情绪浇上一桶汽油吧?这是习李元年“两会”比胡温第二任期内数次“两会”要明智的地方。我至今也不明白,中国精英们何以会愚蠢到在“两会”这个最不应该炫富的政治T台上展示自己的豪奢;也不明白胡温何以没想到这种刺激的后果是什么。他们好象全然不记得,“两会”代表还挂着“民意代表”的招牌。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