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专访英国议会中国事务委员会主席


英国议会跨党派中国事务小组(The All Party Parliamentary China Group, 简称/缩写APPCG)是1997年成立的,目的是“扩大议会在英中双边关系中发挥的作用”,宗旨是“确保议会成员了解中国事务,并为涉及英中关系所有重要议题的讨论提供一个平台”。

葛力恒(左四)、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左二)2月11日在英国议会庆祝农历新年茶会上 (葛力恒推特图片 - Twitter @RichardGrahamMP)

葛力恒(左四)、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左二)2月11日在英国议会庆祝农历新年茶会上 (葛力恒推特图片 - Twitter @RichardGrahamMP)

该小组主席、议会下院成员葛力恒(Richard Graham, MP)(媒体报道按照音译为理查德.格雷厄姆)前不久在伦敦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论及英国在国际以及亚太事务中关注的重点、以及英国议会在处理英中关系过程中所秉持的原则和立场。

英国外交避免对某一地区战略倾斜

在谈到英国总体外交的时候,葛力恒议员说,英国不像美国一样,有所谓“亚洲再平衡”战略。他说:“事实上,我们尽量避免对任何一个区域采取战略转向/倾斜策略;但假如从我们目前的外交行为和关注点来看,说我们对中东比对远东事务关注和投入得更多,应该不为过。”

葛力恒说,中东地区的紧张态势遭所造成的影响,不仅局限于中东地区,也波及到西方各国;今年一月发生在法国首都巴黎的恐怖枪击案即是一例。

除此之外,“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简称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有一个成员在2014和2015年间参与处死多名人质,他身穿黑衣,蒙着黑面具,讲话有英国口音,被广泛认为是英国公民。据报道,英美司法部门已经查明、但尚未公布此人的身份。

在谈到英国人是否将中国视为一个潜在的竞争和威胁时,葛力恒说,在这方面,英国和美国不大相同。他说,美国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头号世界大国的地位被中国取而代之,但是英国“历史上一直在国际事务中扮演自己的角色,未来我想也将继续如此;但是现在 -- 过去100年来 – 一直没有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野心,这不是我们目前所要追求的。”

无意同中国在GDP以及经济、军事规模上竞争

葛力恒议员说,英国依然希望运用本国在语言、文化、传媒等历史性优势,在国际事务中发挥影响力,但是无意从GDP、经济或者军事的总体规模这些方面跟中国竞争。葛力恒说,英国在亚太地区继续同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保持着密切的关系。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1971年同英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签订了《五国防卫协议》,旨在英国从该区域撤出军事力量之后,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在防卫方面继续得到英、澳、新三国的援助。

从事对华外交、贸易往来35

葛力恒于2010年5月以保守党的身份赢得选举,成功进入议会。之前,他在企业界经营多年,并于1986年成为英国外交部官员,先后在驻肯尼亚使馆、驻华使馆任职,在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期间,担任英国驻澳门总领事,之后又再度供职于企业界,并曾出任英国商会上海分会负责人。

葛力恒在伦敦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我一生投入了很多时间、精力,致力于构筑同中国之间积极、正面的关系。”葛力恒和夫人在中国成立了第一家将孤儿院里的孩子领养到普通人家的慈善机构,中国第一家在伦敦上市的公司也是他任职的公司帮助下完成的。“我的小儿子是1949年以后第一个在中国出生的英国人,中文名字就叫葛沪生。”

英国议会跨党派中国事务小组主席、议会下院成员Richard Graham, MP 葛力恒(美国之音拍摄)

英国议会跨党派中国事务小组主席、议会下院成员Richard Graham, MP 葛力恒(美国之音拍摄)

在谈到人权问题在英中关系中占有什么样的位置的时候,葛力恒说:“在我们这个跨党派中国事务小组里面,有负责分管不同领域的副主任委员,一些是代表商界的,一些是代表选民(公众)意见的 – 在英国,公众舆论非常关注普世人权。但我的出发点从来不是要‘借着人权话题打击或者是贬低中国’。”

去年底,葛力恒计划率领有十几名英国议会上院和下院成员组成的代表团去上海,出席一场英中高端会谈,并计划在英国商会于苏州举办的一场研讨会上做演讲。然而,中方以他在议会发表涉及香港的言论为由,拒绝给他颁发签证。结果,这个议会代表团取消了赴华行程。

香港的局势

在谈到这个过程时,葛力恒说,“我不认为我发表的有关香港的言论当中,有任何从客观意义上讲让任何一方感到担忧的地方,而且从始至终都在强调中方对香港拥有的主权。”

葛力恒在英国议会下院有关香港的紧急会议上谈到香港的局势时表示,英中双方当初保证要在香港维持的各项自由,包括独立司法、新闻和言论自由等等。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如此规模的金融中心能够在没有上述这些自由的情况下存在和运作。假如没有这些自由、没有高度自治,香港很可能出现退化、下滑的局面,而这种情况可能不会在一两天之内发生,而是潜移默化、逐步形成的。

英国议会跨党派中国事务小组主席、议会下院成员Richard Graham, MP 葛力恒和美国之音记者燕青(美国之音拍摄)

英国议会跨党派中国事务小组主席、议会下院成员Richard Graham, MP 葛力恒和美国之音记者燕青(美国之音拍摄)

稳定的内涵

另外,他还指出,香港的稳定既是中方的期待,也是英方的期待,大家都希望香港继续朝着积极的方向发展。但是,稳定并不意味着按部就班,一成不变。他说,任何一个地方的稳定,领导人的公信力都是一个必要的前提。而领导人的公信力来自主流民意的支持;只有有了足够的民意支持以及公信力,一个地方的领导人才能够实施真正意义上的政纲、包括那些不讨好的政纲。

葛力恒议员说,“假如中国要以我的言论而惩罚我的话,那就让他们惩罚吧。现在这件事已经过了,我希望双方都能继续向前走。”

他表示,中国应当了解的是,在民主社会,议会的存在就在于它关注国内和国际事务,并且能够就所有这些事务展开自由的辩论。

另一方面,他表示,英国议会从来没有要对中国人大派到英国的代表团事先进行“筛选”,同样地,也不可能接受其赴华代表团的成员和构成,事先由中方“筛选”。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