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43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英议会外委会主席专访:中国向何处去


香港局势过去几年来、尤其是过去一年来的变化备受国际社会关注。2014年夏、秋、冬在香港发生的大规模律师抗议、学生和民众抗议,被形容为1989年六四运动以来中国境内所发生的最为引人注目的争取民主的抗议,同时也被认为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3年上任以来政治上所面临的最大的挑战。中国中央政府、以及香港特区政府在处理这一轮风波期间所采用的策略和方式,包括拒绝英国议会代表团赴港,受到外界高度关注,并引发了对于中国政治走向的思考。与此同时,香港的局势也再度引发了英国内部、乃至世界上其他民主国家对于如何处理同中国、以及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政府之间的关系的辩论。

奥塔威:外界感到警觉

奥塔威爵士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燕青采访 (VOA视频截图)

奥塔威爵士接受美国之音记者燕青采访 (VOA视频截图)

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奥塔威爵士(Sir Richard Ottaway)最近在英国首都伦敦接受美国之音专访、回顾整个事件时说,中方的做法让外界感到警觉,并且不得不提出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中国正在向何处去?

奥塔威爵士说,在得知英国议会代表团计划去香港访问之后,中方先是通过间接的方式传递信息,希望议会代表团取消此次行程。他说:“我先是通过一些渠道,得到间接的消息说,中国政府将阻挡我们这一行;我随后传回话说,没必要拐弯抹角,有什么话直接跟我们说。后来,中国驻英副大使到议会外交委员会这儿来,正式跟我说,我们不会被允许入境。我表示了遗憾,并且告诉他,在我看来,这个决定为什么是错误的。”

奥塔威爵士说,由中国驻英使馆、香港特别行政区驻伦敦办事处、以及中国人大常委会几乎同时发出的英国议会代表团将被拒绝入境的决定,让议会方面感到颇为震惊。他说: “我们原本也并没有认为访问会很顺利,而且也已经在采取各种方式、谨慎处理访问行程,以确保(抵达香港后)不会因为我们的出现而让局势愈演愈烈。中方严禁我们前去,让我们很吃惊。”

根据时任英国首相的撒切尔夫人和时任中国总理的赵紫阳在1984年12月签署的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香港的主权和治权于1997年7月正式回归中国。从那个时候起,英国外交大臣每六个月都要向议会提交联合声明实施状况的报告。

奥塔威爵士说,审议英国外交部提交的报告、以及外交部相关部门的工作,包括去到香港实地考察,是议会的职责,“中方在处理这件事上的做法,不得不让我们对中国正在向何处去打上一个问号。”

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奥塔威爵士(Sir Richard Ottaway)(美国之音视频截图)

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奥塔威爵士(Sir Richard Ottaway)(美国之音视频截图)

奥塔威:引发各界质疑中国总体氛围

奥塔威爵士进而说,假如中方可以随时任意地不允许经由民主程序选出的议会代表入境,那么,其他同中国打交道的团体和个人、包括商务团体,也会注意到这一点,从而对中国的总体环境、包括投资、展开各项合作的环境,产生质疑。

彭定康:中国政府应当得到一定程度的认可

英国派驻香港的最后一任总督、目前担任英国议会上院议员、同时兼任牛津大学校长的彭定康(Lord Patten of Barnes、即帕顿伯爵)前不久在英国议会作证时表示,香港在1997年回归中国之后,从总体上讲,状况还是不错的,用他的话说,香港“在很大程度上比亚洲其他很多自称是民主国家的地方还更为开放。”彭定康还说,“这是在中国政府接管之后的事实,从这一点上说,中国政府应当得到积极的认可。”

彭定康:英国人也想事先知道选举结果

彭定康同时指出,中国的官员和领导层有必要对于民主和法治这些概念有更深一层的认识。他说,中国一些官员曾经表示,“我们并不是反对选举,而只是要事先知道选举的结果是什么”。彭定康说,英国接下来(五月份)就要举行五年一度的全国大选了,“很多人也都想事先知道结果”。言外之意,民主体制就意味着民主程序、以及尊重这一程序及其结果。谈到法治,他说,如果只是认为法治就是要民众遵守法律和各项规定,则是对于法治的一个非常狭隘的理解。

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奥塔威爵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中国是世界上很出名的至今还没有民主的一个国家。或许这也正是他们不理解我们在英国所实施的民主体制和其中具体的运作,包括议会等各方面所具有的、对如何治理国家提出建设性意见的责任。中国政府当下所需要的,或许正是一些具有建设性的意见。”

奥塔威:要言行一致

奥塔威爵士说,鉴于中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同时也是20国集团成员,以及重要的贸易伙伴,尽管双方在一些问题上有歧义,但是英国无可避免地要同中国打交道,这也是国际政治现实的一部分。他认为,英国政府不应当由于担心英国的经济利益受损,而在原则性问题上退缩。他说:“有很强的证据表明,假如要支持香港的民主,我们就应当做好捍卫它、为它进行辩护的准备。”

在英国国内,就英国政府到底应当如何处理和中国的关系,也存在不同的看法。前香港总督彭定康公开表示,英国在同中国政府打交道的过程中,过于软弱:“中国官员每每说香港发生的事同英国丝毫没有关系,而我国外交部听完以后、从来没反应,这简直不可思议;因为(双方当年签署的)是中英联合声明,并不是中国的单边声明,也正因为如此,香港的局势和我们有相当大的关系。”

英国外交部:绝没有向北京磕头

英国外交部高级官员施维尔(中)(来自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

英国外交部高级官员施维尔(中)(来自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

英国外交大臣手下负责亚太等事务的部长施维尔(Hugo Swire)前不久在英国议会答辩期间,对英国政府在处理香港问题上的做法进行了辩护。

施维尔说,外面流传撒切尔夫人一度将英国外交部的官员形容为“(在英国政府里面)代表外国利益的那些人”;他说:“外界很容易认为外交部的人傲慢迂腐、没有骨气、甚至出卖英国的利益,但是我不这么看。有些时候,事情确实比较复杂。”

施维尔说,尽管有人称英国政府对北京过于软弱,但是“也有人认为我们目前同中国的关系处于非常良好的状态”。他说:“我坚决不同意说我们以任何方式在中国面前磕头,我认为两国之间的伙伴合作是真诚的;从一些人的说法来看,他们似乎是在用老眼光看中国。”

施维尔表示,中国目前正在快速转型,而且已经开始同西方国家在一系列问题上展开合作,包括反恐、埃博拉、伊朗等问题。他说,“我们同中国之间的关系正在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他说:“目前我们吸引到的来自中方的 -- 包括华为等公司在内 -- 能够帮助我们更新基础设施的投资,比来自其他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民主正在香港缓慢地逐步展开,而且香港的经济非常繁荣。”

奥塔威:商业团体只是社会群体之一

施维尔在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就香港局势答辩期间表示,英国商业界的人士想必认为我们在处理英中以及港英问题上,各方面都平衡得不错。

委员会主席奥塔威爵士说:“对,他们确实认为你们平衡得不错。”

施维尔马上说:“这不就完了?”

对此,奥塔威爵士的回答是:“你刚才说的是对的,但问题是:商业团体代表不代表更为广义上的民意?商业团体仅仅是社会群体当中的一个而已。”

目前担任英国议会上院议员的前香港总督彭定康说:“政府内部和商业界一直有一派很强的势力,认为假如要和中方做生意、打交道,必须要不惜一切代价,避免踩了中国的脚,或者说任何中方不喜欢听的话。但是我不同意。”

彭定康:政治、贸易与产业结构

彭定康说,这种做法可能短期有效,但是从中期以及长期的角度来看,实为下策。他说,稍微深入一些看贸易问题,就会发现,贸易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供需和内涵。他说,德国之所以对中国的出口比英国要多得多,不是因为德国总理默克尔对中方更加友好,而是因为德国生产的产品更为中国所需,法国也是一样,而在英国的经济架构中,金融和保险等服务业占很大成分,随着中国的经济逐步向前发展,英国的制造业和服务业产品将更为中国所需。

彭定康还举例说:“在我出任香港总督之前那七年的时间,被认为是英中关系的黄金时代,但是那期间,英国对中国的出口反而出现下跌。而在我出任总督期间,尽管北京对我很不感冒,但是那期间英国对中国的出口总额反而翻了一番。”

彭定康:道义、主权与未来

彭定康指出,中国政府,同俄罗斯政府一样,的确企图通过贸易等方式,在欧洲国家之间进行分化;但是,从根本的意义上讲,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不坚持道义,就等于是丧权辱国。

另外,他还指出,香港社会当中那些最为关心其民主进程的年青人和那些不那么年青的人,他们未来是香港的主人。等到他们“当家做主”了,回头看今天,难免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当年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英国在哪里?

奥塔威:评估报告三月出台

英国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在收集了来自各方面的大量资料和证词之后,目前正在撰写有关英国政府在处理香港问题上的评估报告。奥塔威爵士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时候说,希望报告下个月(三月份)出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