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1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看齐世界文明 乌克兰拟改圣诞日期


莫斯科市政府前的圣诞树,2012年12月。(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莫斯科市政府前的圣诞树,2012年12月。(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与世界各地目前欢庆圣诞节不同,俄罗斯和乌克兰是屈指可数的几个仍然按照旧东正教传统在1月7日欢度圣诞节的国家。但乌克兰领导人最近呼吁把过圣诞节的日期改在12月25日,此举可使乌克兰能进一步同文明世界看齐,并能减少俄罗斯影响。

多数人25日过圣诞


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秘书长图尔奇诺夫等领导人星期五向民众祝贺圣诞快乐。图尔奇诺夫同时呼吁展开讨论,把在乌克兰过圣诞节的日期从目前的1月7日改在12月25日。

图尔奇诺夫说,或许现在已经是时候了让乌克兰如同世界上绝大多数文明国家一样在12月25日过圣诞节。他说,目前仅有俄罗斯、乌克兰等几个屈指可数的独联体国家东正教会仍然按照儒略历在1月7日过圣诞节。但世界上的世俗国家,基督教社会,甚至欧洲的多数东正教会已不再使用儒略历,而是按照公历在12月25日过圣诞节,因为这样做更加科学。

自立一套 有别他人

乌克兰想同其他国家一样试图在1月25日过圣诞节被认为是继续同国际社会接轨,融入欧洲所迈出的新的一步。此举也意味着可继续减少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影响。

俄罗斯曾在90年代时大量讨论过是否应更改圣诞节日期。在全球化的今天,当世界上许多国家处在圣诞假期时,俄罗斯是工作日。当俄罗斯过圣诞节时,其他国家的人们已回到工作岗位上班。

专门为俄军服务的移动东正教教堂。(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专门为俄军服务的移动东正教教堂。(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熟悉宗教事务的俄罗斯评论人士尼科里斯基说,把1月7日设定为圣诞节是在十月革命之后,布尔什维克控制了东正教会之后做出的决定。苏联由于同西方世界隔离,当时过自己的圣诞节并没有让人感到有任何特别之处。但苏联解体后,仍然按照苏联这个传统继续在1月7日过圣诞节就让人感到越来越不方便。

挑战西方价值观

尼科里斯基说,今天俄罗斯东正教会的许多上层权贵都是当时苏共政权培养出来的精英,并在内政外交的所有问题上坚定支持普京总统。过自己的圣诞可被看成延续苏联传统,走有别西方与全球文明相背离的道路。

尼科里斯基:“包括俄罗斯东正教大牧首在内,他们的许多言谈话语都充满反西方味道。在东正教会的反西方宣传中,他们必须要说苏联和今天的俄罗斯体制要比西方优秀。放弃使用儒略历在25日过圣诞节就意味着接近西方,对这些人来说根本不可能。俄罗斯东正教会还认为,新年元旦应是1月14日。但包括教会内部对现状不满的许多人都认为,乌克兰想在25日过圣诞节是与文明世界看齐所迈出的正确一步。”

过两个圣诞节

尼科里斯基说,受莫斯科控制的一些海外和独联体东正教会目前只好在25日和1月7日过两个圣诞节。

乌克兰领导人图尔奇诺夫说,更改圣诞节的日期还需要教会的同意。在过渡阶段,也可过两个圣诞节。

教会支持示威民众

莫斯科的东正教基督救世主大教堂。(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莫斯科的东正教基督救世主大教堂。(美国之音白桦拍摄)

天主教和东正教在乌克兰都拥有巨大影响。波罗申科总统被认为是虔诚的东正教徒。他甚至在自家院里兴建了私人东正教堂。

在2013年末和2014年初的乌克兰基辅广场示威中,天主教和许多东正教会都曾积极支持示威者。基辅市中心的许多教堂当时敞开大门让示威民众过夜取暖,并被当成医院救治伤员。

莫斯科砸钱保持影响

分析人士尼科里斯基说,乌克兰东正教会一部分受莫斯科控制,另一部分保持独立。

尼科里斯基:“莫斯科投入了大笔资金支持自己的东正教会来保持在乌克兰的影响。但乌克兰的另一部分东正教会却支持广场示威。乌克兰东正教会的分裂持续至今。”

中共与东正教互动

在中国与俄罗斯不断密切关系的背景下,一直严密提防宗教的中国共产党与俄罗斯东正教会近些年来出现更多互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今年5月9日访问莫斯科时曾会晤俄罗斯东正教大牧手基里尔。在这之前,基里尔大牧手也曾访华,在北京受到习近平款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