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9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美议员谈乌克兰选举 畅想美俄合作对付中共

  • 美国之音

罗拉巴克众议员接受美国之音专访。(VOA视频截图)

罗拉巴克众议员接受美国之音专访。(VOA视频截图)

乌克兰即将举行总统选举,美国众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资深成员、政府监督与调查小组委员会主席罗拉巴克接受了美国之音俄罗斯语组的专访。这位共和党籍众议员对国会多数同事在乌克兰危机中选边站表示过不满,并支持克里米亚自决权。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罗拉巴克议员表示,希望乌克兰有真正的选举。他还说,美国不应该再给乌克兰任何的资金援助。罗拉巴克说,中国的共产党政府是对美国和俄罗斯乃至整个世界的威胁,他希望美国与俄罗斯可以重新合作,共同对付中共。下面是采访的详细内容。

记者:这几天要举行一些选举……你的预期是什么?

罗拉巴克:你知道,我还不了解那里是否有选举,有几场选举,有真正的一场选举。我不是很清楚哪些候选人在竞选……人们有没有其他选择……人们应该有具体的其他选择……我需要对这件事有多一点的了解……

记者:事实上,他们在西方和这里受到了广泛的支持。我们看到国务院和白宫方面发表声明表示,只要这些选举是自由和公平的,不管选举中发生什么,他们都会全力支持乌克兰现政府。

罗拉巴克:我很高兴他们要举行选举,但是,我认为我们不能忽略的一个事实是,在上次选举中,他们选出了总统,但是,这是精心安排的。当时发生了街头暴力和混乱,他们要把选出的总统赶下台。所以,不管接下来谁将赢得乌克兰的这场选举,他们都需要在乌克兰各地树立起对法治和选举结果的尊重。我与美国总统有非常严重的分歧,但是,我从未想过我们要把他赶下台……但是,乌克兰的上任总统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我希望他们有一个比较完善的选举,我希望乌克兰民众尊重选举结果……

记者:我想请你谈一下外国援助的问题……美国目前为乌克兰提供了10亿美元的贷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了180亿美元,欧盟提供了150亿美元,至少它们是这样承诺的……你认为美国需要给更多吗?

罗拉巴克:不,我们不该给,一分都不该给……我们每年有五千亿负债……我们从中国借数千亿美元用来帮助乌克兰,然后这些钱又到了俄罗斯……这是很疯狂……不,美国一分都不该给,我们有我们自己的问题,我们已经不再是钱袋子了……我们的货币几年内会崩溃,我们的经济要衰落了……我们每年的债务利息就有2500亿美元,所以,不,我们不应该为了乌克兰背负更多债务,尤其是在他们选举出的总统因接受俄罗斯的协议,不接受欧盟协议被赶下台。美国不需要参与其中。

记者:同时,很多人觉得冷战时代又将来临……你觉得未来冷战有可能卷土重来吗?

罗拉巴克:嗯……我希望不会。在美国,我的很多朋友从来未能摆脱冷战思维,以及把俄罗斯和普京视作共产党的想法。

我认为这完全不对。俄罗斯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民主国家,但它早已不再是那个共产党专政的国家了。

遗憾的是,克里米亚问题将会成为西方和俄罗斯在过去的二十年间所取得的合作成果的巨大阻碍。

这令人沮丧。我希望我们可以找到某种办法,使得乌克兰局势平稳下来,乌俄双方都觉得自己的国家利益得到尊重,乌克兰人民的权利也得到尊重。

这真的不是很难。如果我们可以停止制造对彼此好战好斗的形象,这件事可以被置之脑后。有可能的话,一两年之内美俄可以进行太空合作;在这方面,只有两国联手才能使得双方都更加安全、强大。美俄两国,除非合作,谁都不可能安全。

威胁着世界和平与稳定的两股势力将威胁美俄两国。激进伊斯兰教徒杀害了很多美国人和俄罗斯人;中国现在威胁着亚洲,他们到处恶意地宣称主权,中国是对美俄及世界和平的威胁。我希望,从长远角度来看, 现实能让两国重新合作。

制裁正在进行,两天前又有十二位相关人员被政府加入处罚名单,而有些人预测会出现在名单上的名字并没有出现。你觉得这些制裁达到了什么目的、没有达到什么目的,是否有利于推进或是阻碍国际利益?

我想,我们得确保……如果有人真的侵犯了人权,我同意那样做……使我们得以通过政治施压来处理短暂冲突,而不是在更大范围内侵犯人权。

中国政府的手沾满了血。现在,基督教徒和其他宗教教徒被严酷地压制,更不要说中国舰船对日本、菲律宾、印度挑衅行为。但是我们并没有对中国采取同样的危机处理机制。

但是,在俄罗斯问题上,我们这样做了。一旦俄罗斯涉足乌克兰,突然,我们就要尽最大的努力,找到俄罗斯的肇事者。我们对沙特和阿拉伯世界的盟友也没有这样的做法,他们是盟友、但是,同样有野蛮且腐败的政权。

如果我们有这个名单,我们就得保持一致……,我希望对那些侵犯人权的人来说这不是借口,不管是在俄罗斯还是别的地方。

但是我们不应该宣称自己更高尚。我们在实施制裁的时候不是前后一致,人们不会把我们当回事,正如我们对俄罗斯的制裁。我们说,这个人做了这个、做了那个,侵犯了人权,但那些罪责更大的人却可以来到美国、面见总统、进行会谈、想要什么样的会面都行。这样的前后不一致并不能达到我所相信的对人权承诺的目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