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5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乌克兰国内流离失所者颠沛流离


俄罗斯支持乌克兰东部的分离主义武装,冲突迫使数十万人逃离家园,精神上受到很大影响。反政府分子宣称占领了东部两个地区,而大部分流离失所的人仍在这两个地区中仍旧由政府控制的地方。距离前线仅40公里的顿涅茨克的阿特米夫斯克的一个教堂这个居民区中这个不起眼的建筑物成为庇护所。

按照国际法的标准术语,这些人属于“国内流离失所者”,但他们称自己为“难民”。

基督教新教的牧师保尔在冲突初期就逃离了反叛分子的大本营顿涅茨克市。他说:“由于局势相当严峻,我6月底就离开了。表达我的看法,很难,也很危险。我的生命受到威胁。”

一年前,在乌克兰革命开始之前,人们在小城镇、乡村过着简单的生活。但不久后,东部地区一些居民开始了反抗乌克兰政府的行动,得到俄罗斯总统普京的支持。这些人无论从传统上还是在文化上都更加忠诚于俄罗斯,他们担心乌克兰会转向西方。

但是这些来自同一地区的“难民”,虽然也讲俄语,但感觉恰恰相反。他们的生活被彻底改变。愿意接受记者采访的大部分是妇女。

教堂义工娜杰日达说:“昨天,我带90岁的老母亲来这儿,因为昨晚10点,一发炮弹落在我家窗外,房子被夷为平地。”

社会工作者加林娜说:“我看到了爆炸。我看到炮弹。我晚上不敢睡,害怕睡着时房子被炸飞。”

战争,以及仓促、有时绝望的搬迁,让儿童承受很大的压力。他们要适应新学校,要融入新的社会群体。他们特别想念没有逃出来的朋友和家人。

一名叫安雅的学生说:“只要有可能,我就不时地同阿夫迪夫卡的朋友联系,因为他们没有电,电话也不通,电话充电都很难。每次联系上我的朋友,他们都告诉我,每天都有炮击。”

在相对安全的阿夫迪夫卡,他们努力结识新朋友,并捐出他们冬季的衣服。

社会工作者加林娜说:“我们得到帮助,食品和衣服。我们离家时穿的是短袖夏装,现在我们有满衣橱的衣服。大家都在关心我们,真是太好了。”

音乐教师奥尔加说:“孩子们在上学,还上了音乐课。我们想尽办法让他们在这里的生活更接近以前的生活。”

但是这里仍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感,担心附近的反叛分子在俄罗斯军队、装备和训练的支援下发起行动,迫使他们再度逃离。

教堂义工娜杰日达说:“我不能接受他们来这里,因为他们是要消灭我们的人民,摧毁我们的土地。这不对,不公平。”

这些人说,希望有一天能回家。但是星期六的和谈刚进行了几个小时就破裂了。双方针锋相对。要求西方向乌克兰军队提供杀伤性武器援助的压力越来越大。

他们可能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也许会搬到更靠西的地方。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