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3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克里米亚公投引爆乌克兰民族紧张


距离乌克兰克里米亚地区举行公民投票只剩下几天的时间,各界都将目光集中在这个多数民众说俄语、立场亲莫斯科的半岛。克里米亚可能从乌克兰分离出去,让各界越来越担心,莫斯科在声称对乌克兰所有说俄语的地区拥有控制权之前不会停止行动,分析人士说,任何从乌克兰分离出去的行动,都有可能升高这个地区不同族裔之间的紧张情势。

克里米亚亲俄罗斯领导人阿克肖诺夫(Sergei Aksyonov)一直对星期天公民投票充满期望。

克里米亚总理阿克肖诺夫说:“今天乌克兰军队被围困在他们自己的军事基地里面,在举行完公民投票决定未来与俄罗斯统一之后,他们将必须离开克里米亚的领土,或是必须誓言效忠俄罗斯或是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

对于这个地区的少数族裔,像是信奉伊斯兰教的鞑靼人来说,这样的宣布听起来显示了不祥之兆,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指责鞑靼人与纳粹勾结,在二战之后将他们赶到前苏联东部地区。目前,信奉穆斯林的鞑靼人已经陆续回到克里米亚,现在他们担心面对新一波的迫害。

克里米亚鞑靼人阿布加法尔说:“克里米亚的鞑靼人只因信奉穆斯林而遭到迫害,更糟糕的是,俄罗斯一些激进的政治人物要俄罗斯成为百分之百的俄罗斯人,不希望有任何其他族裔的人。”

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的少数民族问题高级专员阿斯特丽德.托尔斯(strid Thors )也对克里米亚鞑靼人的处境表达关切。

托尔斯说:“克里米亚鞑靼人的立场和其他多数克里米亚人的立场不同,我的评估是,这使他们处境更加艰难,因此如果我们真的希望保持警戒,我们必须要密切关注这个族群可能面临的遭遇,不能够再忽视他们的处境。”

随着克里米亚濒临脱离基辅统治,各界开始担忧乌克兰其他说俄语的地区也可能希望步克里米亚的后尘,顿涅茨克社会研究院的政治分析人士表示,大多数顿涅茨克的居民支持乌克兰的团结与统一,但是他也警告,不能够忽视分离主义带来的风险。

科本说:“分离主义的风险的确存在,但是有限的,而且是被外部势力所煽动起来的,如果政府采取应有的作为,这样的风险可以不至扩大、降低到最小程度,不至于对国家造成威胁。”

乌克兰临时总理亚采纽克本周将到美国访问,寻求西方国家对乌克兰的支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