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8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乌克兰裔美国人关注故国局势


2014年9月10日,纽约圣乔治学院的彼得·谢什卡牧师指着走廊墙壁上的海报,上面显示一些被亲俄分离分子打死的乌克兰人。

2014年9月10日,纽约圣乔治学院的彼得·谢什卡牧师指着走廊墙壁上的海报,上面显示一些被亲俄分离分子打死的乌克兰人。

乌克兰政府军和亲俄派分离武装之间遥遥欲坠,即使停火能带来相对的平静,大约120万乌克兰裔美国人中的很多人也一直处在紧张、恐惧和气愤之中。

这些在纽约圣乔治学院(St George Academy)里唱着乌克兰国歌的十几岁的青少年当中,大多数人不是本人出生在乌克兰,就是父母出生在那里。

他们的校长彼得·谢什卡牧师(the Rev. Peter Shyshka)自己就是乌克兰移民的儿子。他鼓励这些学生的爱国自豪感,并认为乌克兰或许为了保持独立而必须开战。 乌克兰是在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独立的。

谢什卡说,“什么是别的选择?我们还想要俄罗斯把我们当成是他们帝国的一部分,对我们进行几个世纪以来那样的统治吗?我们对此已经受够了。”

他接着说: “这也关系到祷告和冥思。我们的立场是什么?我们是富有同情心的人吗?我们对那些正在经受迫害、饱受折磨的人表达了足够的支持了吗?我们不能只是举着标语大喊大叫。愤怒无济于事。仇恨也不能解决问题。”

谢什卡的学生也抱有似乎具有争议性的观点。一些人,例如谢妮亚·维多维奇(Xenia Vitovych),家里面有朋友刚刚从纽约回到乌克兰,加入同亲俄分离武装的斗争。

她说,“说实话,到那里去参战的人完全就是自愿为了他们的国家而献身。他们为他们的独立和他们的家园而战,他们在抵抗那些精通作战的人。”

另一些人正在组织糕点义卖或者和乌克兰侨民组织合作募款,为军队购买急救药箱。亚历山德拉∙阿塞(Alexandra Azer)的父亲是埃及人,母亲是波兰人,她尽力为她的乌克兰裔美国同学提供精神支持。

她说,“你可以听到他们有多难过。我们试图告诉他们一切都会没事的。我们试图倾听,并且确保我们对新的进展有所了解而不至于对事态的发展一无所知。”

亚历山德拉∙拉考斯基(Alexandra Rakowsky)在二战后来到美国,那个时候她还是个小孩子。她会说流畅的乌克兰语,并且始终保持着对故乡的深切关注。

她说: “所以当像如今发生在乌克兰的这样规模的事件发生的时候,我们会非常担心,并且给国会议员和参议员写信,并且试图通过不同的渠道提供经济帮助。”

美国乌克兰议会委员会代表着一百万左右的乌克兰裔美国人。它正在组织示威游行并游说美国政府采取更强有力的行动。该组织发言人安德里吉·多布里扬斯基(Adrij Dobriansky)说,美国和它在欧洲的盟友应该首先指定乌克兰是一个“重要的非北约盟友”。

他说,“这会立刻减少转让输送军事物资的繁文缛节。另一件事就是要提供反坦克武器和防空武器,以及任何可以帮助乌克兰保卫边界的装备。”

多布里扬斯基所在的组织认为,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正在发动一场战争来消灭乌克兰。不过多布里扬斯基依旧保持乐观。25年前,还有许多人在怀疑乌克兰是否能获得独立。

他说:“我们差点在好几百年前就被从地图上抹去了,但是我们不是还依然存在着吗。”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