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大闸蟹入侵美国水域

  • 美国之音

马里兰户外生活系列报道,带您了解美国马里兰州东部地区的自然生态、文化及历史发展。

人们在马里兰州的切萨皮克湾捕捉到的蓝蟹是有名的精致美食,但具侵略性的中华绒螯蟹(Chinese Mitten crab),也就是俗称的大闸蟹,在此地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2006夏天的这一天,就和平常在切萨皮克湾捕捉螃蟹的每一天一样。

船员约翰·戴尔普说:“6月9号早上,我想就是那一天,我们从洛克·克里克溪出航。我们从帕塔普斯科河一带进入一个峡湾,然后到了那个7尺丘的地方。那只是一个寻常的捉螃蟹的一天。典型酷热的一天。”

不过约翰·戴尔普即将发现一个他从来没看过的陌生生物,引发一个他从来没有想象到的连锁反应。

戴尔普说: “我想,大概每5年就会有人在那里抓到奇怪的东西。我把网子拉上来,看到几只一般的硬壳蟹在那里,然后我把网子摇一摇,一开始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我从来没有在这个海湾里看过这个东西,所以我只是觉得抓到了一个什么奇怪的东西,一个很酷的东西,我还想说把它保留起来。然后我把它带回家,打电话给“船员杂志”,在上面写了一篇文章,并寄给他们一张照片。”

琳恩·菲戈里是马里兰州自然资源部鱼类生物专家。她说: “当我在读我的船员杂志时,我看到照片,我说,哇,那个东西好不寻常。我们找到那个船员,拿到那只螃蟹,也认定那是一只中华绒螯蟹。”

每年,菲戈里都要分析马里兰鱼类调查收集的数据。

她知道什么东西属于和不属于切萨皮克湾。

琳恩·菲戈里说: “在切萨皮克湾找到中华绒螯蟹,这立即就成为一个忧虑,因为这个生物有文献记载,说它具有侵略的特性,意思是说,它不但自己可以在这里生存下来,还可以很快繁殖并蔓延到其他地区。”

原生环境是亚洲的中华绒螯蟹,最初在1912年有报道在北欧看到,在1930年代快速蔓延。

1965年,它们在北美大湖区被发现,到了1990年代,它们已经出现在西部海岸。

琳恩·菲戈里说: “所以只要我们看到像这种以前没有文件记载的物种到达切萨皮克湾,像这个绒螯蟹就是,我们立即做出警戒。”

马里兰州和联邦机构成立一个收集绒螯蟹热线,由位于马里兰州的史密森尼环境研究中心负责研究工作。这个研究中心在沿海海洋生态的物种侵略问题上,具有全美国最活跃的研究项目。

格雷格·鲁伊兹博士是这里的研究科学家,他说: “我们很容易区别绒螯蟹和这里本地的螃蟹。

你可以看到这个蟹壳的形状和本地的螃蟹极为不同,尤其是蓝蟹的蟹壳角度比较大。不过最容易判断的特性就是附在螯爪上的这个绒毛,你可以看到在这里,这也是为什么它被称为绒螯蟹。

它们看起来就像是小手套一样,小小的绒毛手套。这和我们这边沿海的本地螃蟹非常不同。”

约翰·戴尔普的绒螯蟹被保存在这里,其他的绒螯蟹也接着被送来这里。

到了2008年9月,已经有超过2打的绒螯蟹被证实在东部的4个州发现,它们在切萨皮克湾、特拉华湾、哈德逊河及新泽西州,这些包括母绒螯蟹,其中一只还有带有蟹卵。

还令人困扰的是,幼年绒螯蟹在纽约被发现,这提高一个怀疑:是否这些外来螃蟹已经达到足以自我繁殖的数量。

科学家格雷格·鲁伊兹说:“所以这是一个我们正在积极研究的方向。”

绒螯蟹如何与我们本地的许多已经在减少的蓝蟹和鱼类竞争?这个科学家急着想找出的答案,将绒螯蟹和一个更大的问题连结在一起。

鲁伊兹说: “在切萨皮克湾,我们知道已经有超过170种非本地的物种已经在我们的潮流和水域中定居。从许多方面来看,这些新来的外来物种正在告诉我们,让更多新物种进来的大门还开着。”

科学家认为,绒螯蟹很可能是被压舱水带进切萨皮克湾。压舱水被商业货船用来稳定船只。

史密森尼环境中心研究员惠特曼·米勒说: “商业船运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传播通道,让有机生物跟着它们在全世界迁移,它们常常是成年生物,也常常有幼虫。”

惠特曼·米勒也是全美压舱水信息中心的协调员,这是史密森尼中心与美国海岸警卫队共同成立的信息集合中心。他说:“我们知道商业船运对带进侵略性物种是一个真实的威胁,因为它们每年在各地移动的大规模带水量。”

每年有超过10万艘商业货船进入全美国港口和水域。

惠特曼·米勒说:“在全美压舱水信息中心,我们会收集、分析并综合全美国各地所有船运和压舱水活动的信息。”

下一步,美国海岸警卫队正在每一个指挥系统打击压舱水里面的侵入性物种。

美国海岸警卫队吉斯那少校说: “在巴尔的摩,我们每年大概有大约2200艘商业货船进来,可能有油船、运车船和货柜船。不管是哪一种,通常它们全都带有某种形态的压舱水。”

高风险船只,它们大约占10%, 必须按规定接受压舱水报告的登船检查。

目前最常用来管控压舱水的方法是深水交换,这是将船只从母港装入的压舱水在深海中放掉,然后在公海换入深海的海水。

这种方法可以在海洋压舱水进入海湾或海岸附近水域时,产生人为的不同浓度盐水。

所以,对高风险船只来说,吉斯那少校可能还要以盐水浓度计来测试压舱水。

吉斯那少校说: “从那个数据,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指标,看看我们采集的样本水是否是依据规定从深海交换的船只而来。”

目前,预防措施是面对陆地和水中外来物种侵入不断增加最重要的手段。

或许要知道绒螯蟹是否已经成为切萨皮克湾的问题还为时过早,不过要防范它已经来不及了。

史密森尼环境中心的研究员格雷格·鲁伊兹说: “一旦一个物种已经完成移居,通常都很难,甚至是不可能将它彻底根除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