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0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我,美国人:有人缘的无人机


特里只是个普通的电脑工程师,妻子贝琳达是美术老师, 他们是千万个美国无人机爱好者中的一员。虽然无人机听上去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它的军事用途,但其实它在民用领域也能大展身手。今天我们就跟随特里和贝琳达一道,看看民用无人机的厉害所在。

墨镜、耳机、遥控器,是在看3D电影么?不对,这个飞在半空的小家伙不是用来侦察敌情的无人机么?难道这位是美国的007?

特里:天气太好了,不飞多可惜。

四月初的周末,特里和贝琳达参加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帕特森公园公立特许学校的募捐义卖,在那里展示他们的美术作品。

他们的这幅作品要价两百美金,已经有买家了。

贝琳达:国家波希米亚人是非常有名的啤酒品牌,他们最初建厂在巴尔的摩。这是非常有标志性的商标,很多巴尔的摩来的人看到它都觉得特别亲切,很喜欢它。

他们将拍摄的照片印在画布上,再进行加工。

贝琳达:我先刷一遍透明的漆,把它覆盖上,然后让天空更有戏剧性。

这样的艺术品到底叫什么呢?

贝琳达:我叫这手工修饰数码照片

他们的作品角度都很特别,感兴趣的人不少。义卖中有很多摄影作品都以帕特森公园的塔做主题。

特里:你在这里看到的每一个版本,都是从地面向上,是一种仰望,你没办法看到后面这些建筑。你看这塔是可以俯瞰巴尔的摩城的,我们是真正捕捉这个塔本色的第一人。

难怪《国家地理杂志》也收录了这张照片。无论是市区的高塔、五十四米的纪念碑,或是峡谷的高架桥,这样通透的角度是怎么抓到的呢?这要从三年半前一个朋友送的遥控直升机说起。

特里:我一开始试飞,它便让我想起,当我还是个孩子时,跟我父亲一起做的那些四驱车。

特里:这是第一架我放了照相机的直升机。我在下面绑了一个口香糖照相机。这个小洞其实就是镜头。但是照片分辨率很低,质量不是很好。

贝琳达:摄影师不都是这样么?要是我有更好一点的相机就好了,更好一点的相机。所以你总是需要更好的相机。

更好的相机就意味着直升机要承载更多的重量。

特里:于是我就开始了解多旋翼直升机。

贝琳达:一开始是三旋翼的,现在是第八、第九版样机。最先他自己做的小小的木质三旋翼直升机,然后是四旋翼的,每次我们都尝试飞更高一点儿,再高一点儿,换个更好点的相机,再换个更好点的。
基尔比夫妇的尝试和全世界无人机爱好者的成长是同步的。通过网络他们分享自己设计体验, 订购零件。

特里:这是个十厘米的加长部件。这个是在一家法国公司买的。这个是从中国订购的,是玻璃纤维的相机支架。

要让这么一台相机稳稳的飞在天上,无人机还需要哪些零部件呢?

特里: 这是指南针和GPS,是一个叫DJI的公司制造的,他们在中国。这基本上算是整个无人机的大脑,里面有陀螺仪, 加速度计, 大气压力传感器。然后我们就能在户外放飞它,输入经纬度,让它保持在什么海拔,它就能稳稳地待在那里。

电池能坚持多久?

特里: 一般我们有两节这样的电池并排在这里,大约能输出一万一千毫安的电量,能坚持大概十五分钟。

这样一点点组装起来的无人机造价是多少?

特里:这里差不多要几千美金。

不买现成的是因为更喜欢亲自组装的感觉么?

特里:因为最初买不到现成的,所以我们才自己动手做。我们一开始把Wii的遥控器拆下来安在单片控制板上。

现在不用那么麻烦,这只名叫瓢虫的飞行器是成品出售,只要五十美金。

特里:有趣的是这个装它的盒子是原来装那些大家伙的控制板的。
起飞啦!真有趣!

不过飞到外面更有趣。2012年八月成立的华盛顿无人机爱好者协会,定期组织户外试飞。基尔比夫妇参加了今年四月中旬的活动。爱好者俱乐部的创办人最初是怎么打算的呢?

蒂莫西: 我听说有便宜的套件卖,就可以组装你自己的无人机了。我试着装的时候,发现比我想象得要难一些,于是我想如果我能组织这么一个社团,就有人来教我怎么安装了。

在政府部门工作的蒂莫西现在不仅完成了两个无人机的制作,他的社团也有二百七十多人加入。

特里: 一年前根本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其实我两年前想试着成立一个这样的社团,一个注册的人都找不着。

而这个周日的试飞活动来了四十多人。马修是建筑师。

马修:我想做航拍摄影,把建筑理念融入到视频里去。

古德哥俩是一起来的。

凯文: 我是电影人、摄像师,我做过很多商业广告,我也在学校教电影制作,我看到一些影片是人们用这些东西拍出来的,我觉得太酷了!令人难以置信。如果要飞得离地面这么近,在树下或者桥下之类的,然后再提起来,做精彩的俯拍,没有其他机器可以,没有其他方法能一次同时完成这两步。

克里斯托弗•武: 我是乔治•梅森大学的博士生,我是计算机系的,主攻机器人运动规划。

克里斯托弗的无人机不但可以遥控,还可以按照电脑输入的路线自主飞行。看他得意地举着遥控器。

克里斯托弗:这就是怎么来做GPS悬停。无人机的神呀,保佑它吧!
当然不是每个无人机爱好者都那么专业。这位先生就把当天刚从商店买来的派诺特AR无人机拿来试飞。还抽着雪茄太拉风了吧?

“对啦!这个能给我的无人机额外的动力!”

他的无人机在亚马逊上售价是三百美金。可以直接用平板电脑操作,拍摄高清照片和录像,还可以翻跟头。这个名叫派诺特AR的无人机最高飞行高度是50米,时速可以达到18公里每小时,可以持续飞行12分钟,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派诺特身上凝聚着无数最前沿的技术,很多在五年前根本无法实现。

特里:这要归功于智能手机发展,iPhone和安卓的普及。我们现在看到的那些手机芯片, 我们现在用的加速度计,GPS,陀螺仪。大量的研发资金投入进那些领域,把芯片的价格、体积和重量大幅降低,让无人机能得益于此。

蒂莫西:我们一直以来都企盼着家用机器人的革新。结果,令我们很多人失望的是,这一切只是从吸尘机器人开始。

人们对机器人的幻想从地面开始实现,起点似乎有点儿太低了。挑战极限是人类的天性,对无人机也不例外!克里斯托弗要把无人机抛上天再发动引擎,不怕摔坏么?

克里斯托弗: 就为了好玩儿,可能会摔下来,但是我们试试看吧。
凯文:再次证明你的自信!

但是不管飞翔的感觉多么令使用者兴奋,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无人机的粉丝。自2004年起美军对巴基斯坦、也门等国发起超过四百次无人机袭击,这已成为美国打击基地组织和塔利班的重要手段。但反对者认为这种行为违反他国主权,造成平民死亡,更会激起反美情绪。而美国境内的民用无人机则让许多百姓顾虑隐私权被侵犯。美国联邦航空局预测到下一个十年,美国领空将会有超过三万无人机飞翔。全美三十多个州已经引进或者通过了立法,对无人机进行限制,甚至禁止。
蒂莫西:就像GPS以前是给导弹导航的,现在我可以用它在初次到访的城市找饭馆,比如我要去北京的话;或者我可以用它在酒吧里找对象,要不是我已经结婚了的话。

但无人机也可以用来跟踪你的妻子,看她是不是另有新欢了?

蒂莫西: 所有的新技术都会被运用于各种目的,但是我相信大部分人都会用它来做积极的事。

民用无人机到底能做哪些积极的事呢?

特里: 你将看到农民们站在自己家门前,打开笔记本电脑,派遣一队无人机去检查他们的农作物,看是不是有什么需要处理的。这以前可能需要他半天的时间,但有了无人机就可以自动做了。你还会看到搜救方面的改变,消防方面的改变,很多不同的工业,石油和天然气行业将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管道检查方式的改变。

有这么多好处,今后怎么立法来管理使用者呢?

贝琳达: 每个无人机爱好者都将被授予一个执照,就像你开车要有驾照一样。要是你不安全、鲁莽、不遵守规则或者你滥用你的特权,你就会失去你的执照,就这么简单。

这个设想听上去不错,可现在连无人机的命名都还充满争议呢。

特里: 两种说法都有道理,能自主飞行才叫无人机,还是说那说明它不是无人机。个人来说,我就叫它直升机,或者多旋翼直升机,她一般叫它另外那位女士。

贝琳达:对,他总是跟她在一起。我也不能太吃醋。我现在也是这个队的一员了,所以还可以。因为我有我的小监视器,和我的小遥控器。你知道我还经营着艺术方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