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1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陈克贵案律师: 被告选择律师权遭非法剥夺


盲人维权法律工作者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所谓“故意杀人案”的最新情况。此案原来的故意杀人罪名被改成“故意伤害”移交检察院以后,陈克贵亲属聘请的两位律师分别从北京和上海今天(10月16号)再次来到沂南,先后去了县检察院和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家。但是沂南县司法机关再次拒绝让陈家聘请的律师担任辩护人。


北京莫少平律师事务所的丁锡奎和来自上海的斯伟江两位律师在星期二晚上在沂南表示,他们到沂南县检察院要求代表陈克贵处理案件时被告知,陈克贵在狱中已经与官方指派的两位法律援助律师签约,检察院据此拒绝让被告家属聘请的律师介入。

陈光诚侄子陈克贵(资料照片)

陈光诚侄子陈克贵(资料照片)

*丁锡奎:陈克贵选择律师权遭变相剥夺*

丁锡奎律师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检察院对陈克贵隐瞒了实情,因而实际上是变相剥夺了陈克贵选择律师的权利。

丁锡奎说:“检察院就说,陈克贵已经委托了原来那两个(当局)指定的律师,就不接受我们的手续。这就是剥夺了陈克贵的选择权。而且我们就请求它(检察院)把亲属委托律师的事告诉陈克贵。我在一个月之前就给它寄过一个委托手续,但是检察院把亲属委托我的这个情况给隐瞒了,没告诉陈克贵,故意隐瞒,变相剥夺了选择辩护人的权利。”

针对上述情况,丁锡奎律师表示,他将给沂南检察院去函交涉,并且将向上一级有关部门反映这个问题。

*丁锡奎:正当防卫 *

对于此案罪名的改变,丁锡奎说,将故意杀人罪该为较轻的故意伤害罪,对于被告显然是有利的,但是根据他们了解的情况和证据,陈克贵完全是正当防卫,依法应判无罪释放。

他说:“所谓的受害者张健(当时是双堠镇长,现升任县税务局副局长)领了些人,到他们家打人,深更半夜打人。他(陈克贵)是在自己受到危险的情况下,迫不得已进行了防卫。”

陈克贵的父亲陈光福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们作为陈克贵的亲属完全不能接受任何罪名的起诉。

他说:“尽管他们从故意杀人到故意伤害,对他的罪名减轻了,这个罪名我们也是不认可的。因为这里边他并不存在故意。故意杀人也好,故意伤害也好,都有一个前提,这个前提就是在他们违法侵入我的住宅的情况下,他的一个自卫的行动并不构成故意杀人或者故意伤害。”

*陈光福:不承认当局指定律师*

陈光福表示,陈克贵被拘留以后,跟家人至今没有见面,也没有任何通讯联系,检察院所说的陈克贵与当局指定的法律援助律师签委托协议是完全处在一种封闭状态下进行的,家属已公开声明不接受当局指派律师。

他说,现在他和在国内的兄弟等亲属虽然可以自由来往,陈光诚被囚禁在家时不能来看母亲的四弟陈光新也可以回来探望老人了,但是陈克贵的妻子自从四月下旬家中出事到外地寻求律师协助以来,一直在躲藏,很少与家人通电话,以免遭到地方当局控制。他说,儿媳刘芳在蒙阴县的娘家不久前也遭到当地警方追问刘芳的行踪。

陈光诚逃离家乡东师古村4天后,在4月26日深夜至27日凌晨,陈克贵与深夜翻墙闯入他家的沂南县双堠镇镇长张健等数十人搏斗,用两把菜刀砍伤了几名男子,其中包括张健。后者被定为九级伤残。

*陈光诚:什么案子才算正当防卫?*

目前在纽约学习法律的陈光诚不久前对美国之音记者表示,如果陈克贵的案子不被判为正当防卫,就无法知道在中国还有什么样的情况算正当防卫。陈光诚也曾表示,他在躲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之后被送进朝阳医院住院期间,曾向中国政府委派来探望他的官员反映了地方政府胡作非为长期迫害他和家人的情况,对方表态称如确有其事,将依法处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