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普京迫使美国重新审视“亚太再平衡”战略?


普京将乌克兰的克里米亚纳入俄罗斯版图,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美国和西方先失一局。 美国学者指出,在某种意义上,正是美国将战略重心从欧洲转移到亚洲,才造成了美国和欧洲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被动。普京的做法让美国不得不重新审视跨大西洋联盟和重返亚太战略。

在克里米亚危机爆发前,美国正在为奥巴马总统四月份访问亚洲造势。白宫称,奥巴马这次亚洲之行将显示美国致力于亚洲再平衡战略的决心。然而,现在克里米亚占据了美国的注意力。3月底在布鲁塞尔举行欧盟-美国峰会也会因乌克兰危机而改变议程。

美国智库企业研究所的亚太问题专家迈克尔•奥斯林 (Michael Auslin)认为,美国和西方已经失去了克里米亚,美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没有太多选择,而正是美国自己造成了这样的局面。

他说:“问题是,一直以来,我们基本上没有做过反对俄罗斯的事情。我们放弃了导弹防御计划,我们大幅度削减在欧洲的驻军,以至于我们现在在欧洲的军事存在的可信度都受到了质疑,我们也削减了我们在国内的国防预算。”

奥斯林说,美国一直试图与普京建立友好的关系。甚至在普京不能发挥建设性作用的时候,美国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制止或是制衡普京。

美国《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罗杰·科恩(Roger Cohen)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说,克里米亚危机让美国人突然觉得亚太“再平衡”战略也许并不那么正确。

他说:“普京总统给西方提供了一个很强大的案例,迫使它们重新审视跨大西洋联盟,重新审视国防预算,重新注意到欧洲大陆不是那么的安全,让我们可以将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

2010年下半年,美国奥巴马政府推出以“再平衡”为核心的新亚太战略,将美国在全球战略和军事战略的重点转向亚太地区。事实上,早在2001年的小布什总统政府时期,美国就有将战略重心转向亚洲的意向。 而在此前,特别是冷战时期,美国全球战略的重点长期在欧洲。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奥斯林说,尽管奥巴马政府宣布将战略重心转向了亚洲,但是美国在亚洲是言辞大过行动。 在某种意义上,正是美国没有及时阻止中国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问题上越来越咄咄逼人的做法,才让普京得到了鼓励。

他说:“我想,普京很可能在观看我们对中国的态度,在东海航空识别区、在尖阁列岛、在斯卡伯乐浅滩等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问题上的(态度)。 我想普京在看我们在亚洲的作为,更坦率地讲,他在看我们在亚洲的不作为, 这很可能影响了他的决定。”

他说,中国也在观看西方和美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俄罗斯的立场。如果美国和西方不采取行动,中国在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领土问题上可能会越来越强势。

普京不久前对俄罗斯国会发表演讲时,感谢中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支持。但是,美国学者说,但是中国在克里米亚问题并没有明确支持俄罗斯。联合国安理会3月15日就美国提交的乌克兰克里米亚公投问题决议草案强行表决,中国投了弃权票。

美国乔治·华盛顿大学欧洲、俄罗斯和欧亚研究所副主任柯里·维尔特 (Cory Welt)说,普京感谢中国是想让俄罗斯民众相信俄罗斯并没有被国际社会孤立。他说:“普京是希望国内的民众感到中国在支持俄罗斯,但是,我不认为他有很多的证据这么说。他是对俄罗斯国内民众说的。”

美国《外交杂志》的一篇文章指出,事实上,中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是获益者,因为乌克兰危机,美国亚洲再平衡战略一定会受到影响。

不过,美国芝加哥大学政治学系 教授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指出,美国制裁俄罗斯并支持乌克兰新政府是错误的决定。美国应该与俄罗斯建立良好的关系非常重要,因为美国在伊朗、叙利亚、阿富汗、以及最终在抗衡中国等问题上的需要俄罗斯的帮助, 因为中国才是美国唯一真正潜在的对手。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