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7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美国重返亚洲需要微妙的平衡


美国核动力超大型航空母舰乔治•华盛顿号2013年驶入韩国釜山港

美国核动力超大型航空母舰乔治•华盛顿号2013年驶入韩国釜山港

今年秋天美国总统奥巴马赴北京参加一年一度的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之际,各成员国将会留意奥巴马是否仍旧致力于落实 “重返亚洲”战略的迹象。

“重返亚洲”战略最初是由前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撰写的专栏文章里提出的。提出这一战略是因为美国政府认为,亚太地区迅速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心位置,美国必须也赶到那里。

*本世纪历史将由整个亚洲决定*

希拉里·克林顿在2011年下半年发表在杂志《外交政策》上的文章中指出,本世纪的历史将由整个亚洲决定,不是阿富汗,也不是伊拉克。

她在文章中写到,“亚太地区已经成为全球政治的关键推动力量,这一地区从印度次大陆一直延伸到美国西海岸,横跨太平洋和印度洋。而这两个大洋由于航运和战略的需要而日益紧密。亚太地区有我们几个关键的盟国,也有一些重要的、正在崛起的国家,比如中国、印度和印尼。”

希拉里写到:这些特点使亚太地区成为奥巴马政府的政策重点。

美国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的中国研究项目主任兰普顿教授说,“长久以来,亚洲无疑是世界上最有活力的经济区”。

他说,“亚太地区有几个国家有世界最大的军队;北韩这个名闻世界的坏分子之也在亚太地区,所以我认为‘美国需要更加重视亚洲’是个正确的战略决策。”
但是,对美国资源、时间和注意力的调整意味着得与崛起的中国的密切交往。即使是在最顺利的时候,同中国的关系也是需要小心处理的。

*中国崛起*

随着美国的几个传统亚洲盟国与中国因为海洋争端而僵持不下,“重返亚洲”政策处处遇到地雷。

“重返亚洲”将美国的注意力引向亚洲,也暗示着重大军事调整,那就是,美军长久以来在太平洋和大西洋的军队分布从以往的5:5调整为6:4。

这一行动显示了美国官员的看法。他们认为,加强太平洋的驻军对于制衡日益强势的中国是很有必要的。

曾经担任北约盟军最高指挥官、现任美国塔夫茨大学弗莱彻学院院长的退役海军上将詹姆斯•斯塔里迪斯说,“我们看到崛起的中国和它日益强盛的海军实力,加上我们与俄罗斯相持不下的分歧,很明显,太平洋地区对于美国海军的潜在需要增加了。因此,就海军力量来说,6:4的部署是个合理的安排。”

美中两国承担的风险都很大:国内有复杂的经济形势去克服,同时两国经济上的相互依存度也前所未有的增加了。

有专家评论说,美中两国将会成为未来几十年世界上最大的两个经济体。

在中国看来,美国采取的这些(外交)策略显然是对中国的围堵政策。前美国亚太助卿坎贝尔已经多次否认这一定性。

但是,中国与美国在亚洲的几个盟国——日本、韩国、越南和菲律宾——在南中国海的领土归属问题上争执不下,又形成了另一层压力。

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葛来仪说。“中国最近在帕拉塞尔群岛(即中国所称的西沙群岛)和越南专属经济区搭建钻井平台,引起紧张气氛,”

葛来仪还说,目前为止,“重返亚洲”的一个充满挑战性的目标本身——中国——并未因此而退却。

“如果我们看看南中国海发生的事情,我们尤其可以看出中国的强势并没有减弱,我们也看不到美国在促使中国改弦易辙方面有什么进展。”

葛来仪补充道:“我认为中国方面实际上指责美国重新调整亚洲的实力布局,认为美国这样做在鼓励邻国大胆抗衡中国,挑战中国利益。”

*中国政策的转变*

批评人士说,部分问题在于,美国还未想明白怎样使中国有接受美国参与亚洲事务的可能。中国研究专家兰普顿教授认为,需要一个更加细致的方式,特别是在与中国打交道的时候。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荷兰参加核安全峰会期间会晤。(2014年3月24日)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荷兰参加核安全峰会期间会晤。(2014年3月24日)

他说, “我们所说的重新调整,说的是转变。这意味着把你的注意力从世界的这一区域调转到另一个区域,所以,你不仅让中国方面产生焦虑,让他们认为调转是朝着他们去的,而且还让我们的另一些盟友产生焦虑,我们之前对他们是有过承诺的。”

兰普顿教授说, “这会产生连锁效应。所以欧洲对美国留在那里的力量产生怀疑,普京开始认为他有更多的发挥空间。在中东和中亚,一些人已经开始等待我们撤退,像阿富汗等等。”

另外一些人则指出,“重返亚洲”更多的是豪言壮语而非脚踏实地。

华盛顿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的日本问题专家迈克尔•奥斯林说,美国“并未采取什么措施对亚太地区产生实质性的影响。比如领土争端、恐吓等等。”

前美国亚太助卿坎贝尔在奥巴马政府任职期间曾为“重返亚洲”积极辩护,可现在也公开质疑美国是否为这一政策做出了努力。这一政策本身的性质决定了这是一场持久战。

坎贝尔在最近给英国《金融时报》的专栏中写道,“有更多可以做的事情来安抚亚太地区,并且显示出更微妙的、持久的、综合性的美国亚洲政策。”

在奥巴马总统赴北京参加亚太经合组织峰会以及几天后在缅甸召开的东亚峰会时,中国和它的邻国们会留意奥巴马总统是否仍旧坚持实现“重返亚洲”这一宏伟目标的迹象。

葛来仪说,“一个目标是安抚亚太地区的盟国和合作伙伴,让他们知道美国会为保障区域和平与稳定继续发挥关键作用,并且制衡中国的崛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