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8:11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专家:美需与澳大利亚建立新型特殊关系


澳大利亚驻美大使比斯利(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澳大利亚驻美大使比斯利(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在日美强化同盟关系之际,美国有学者呼吁美国与它在亚太地区的另一个盟友澳大利亚建立新的特殊关系,因为堪培拉对华盛顿将越来越重要。在强化与美国的关系之际,澳大利亚也面临如何处理好与中国关系的挑战。不过,澳大利亚驻美大使比斯利认为,只有蠢人才认为,澳大利亚必须在美国与中国之间作出选择。

美国与澳大利亚有很深的渊源。澳大利亚是亚太地区与美国签署了安全条约的五大盟国之一,也是美国在印度洋唯一的区域盟友。

然而,长期以来,澳大利亚对于一些人来说似乎无足轻重。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的编辑、澳大利亚人哈里斯 (Owen Harries) 就曾经说过,美国人需要很好的周边视觉才能在地图上找到澳大利亚。

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执行主管季北慈(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悉尼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执行主管季北慈(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悉尼大学的美国学习中心执行主管季北慈(Bates Gill)博士与澳大利亚记者斯维泽 (Tom Switzer) 最近在美国《外交》杂志上撰文,认为现在是美国与其盟友澳大利亚建立新型特殊关系的时候了。

季北慈:堪培拉对华盛顿将日益重要

这位前美国国际战略与研究中心中国问题专家最近在东西方中心举行的研讨会上表示,堪培拉对于华盛顿将越来越重要。

他说:“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其他四大条约盟国所不同的是,澳大利亚与其邻国没有领土争端。它也处于太平洋和印度洋交汇的支点,而且有着很长的在该地区进行接触的历史,拥有华盛顿希望影响的广阔而又丰富的战略和经济潜力。它也是中国极其重要的能源、原材料和食品的供应者,这为美国影响中国的经济和政治选择增加了一定的杠杠作用。”

鉴于以上原因,季北慈认为,美国进一步深化与澳大利亚的接触,包括增加美国在澳大利亚领土上的军事存在、监测和情报资产,更多的轮换驻在达尔文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扩大使用澳大利亚北部的机场,甚至可能在佩斯附近建立美国核潜艇基地等,对于加强美国向亚太的再平衡都是必要的。

当然,美澳伙伴关系并不仅仅局限于安全与军事方面的合作。

曾经担任过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所长的季北慈指出,促进亚太地区的繁荣有利于美澳两国的共同利益。与此同时,美澳之间广泛以及日益强化的经济联系是双边关系的一个基石。拥有2千3百万人口的澳大利亚是全球第12大经济体。美国是澳大利亚最大的投资国,而澳大利亚则把美国作为其海外投资的首选地。两国10年前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取得了很大的成功。

风险与挑战

不过,他认为,美澳发展新型特殊关系也不是没有风险与挑战,其中包括,如果澳大利亚不增加其国防预算的话,它有可能被看成是同盟关系中“搭便车”者;另外,两国能否在亚洲建立一个更加开放的贸易投资环境以容纳中国、韩国和台湾的问题上也存在不确定性。有一种看法甚至认为,如果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的谈判失败的话,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政策也将不复存在。

如何平衡与中国的关系

另一个引起激烈争论的问题是,如何协调好澳大利亚与北京迅速扩张的贸易关系以及它与华盛顿日益深化的安全同盟。

季北慈说:“对于澳大利亚来说,这将是一个日益困难的外交游戏。我不认为,澳大利亚必须在二者之间选其一,但是这会给试图平衡这种关系的澳大利亚带来更加复杂和困难的外交挑战,就像很多其他国家也面临这个挑战一样。”

澳驻美大使:无需在美中之间做出选择

澳大利亚驻美大使比斯利(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澳大利亚驻美大使比斯利(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对于澳大利亚如何在中国和美国之间做出选择的问题,澳大利亚驻美大使比斯利 (Kim Beazley)在研讨会上做出了直言不讳的反应:

他说:“这是多么愚蠢的一个问题,认为我们不得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只有蠢人才会提出这样的一个问题,把它作为一个选项。”

澳大利亚不得不回答的问题

尽管如此,澳大利亚的官员不得不回答澳大利亚在美中之间爆发武装冲突时将如何反应的问题。

2004年,当时的澳大利亚外长唐纳 (Alexander Downer) 在北京对一名记者表示,如果北京袭击台湾的话,华盛顿不能指望澳大利亚会自动的站在美国一边。这个表态一度掀起一场外交和政治风波。

2014年,澳大利亚时任国防部长约翰斯顿 (David Johnston) 也被问及,如果美国在该地区卷入冲突的话,与美国的同盟关系是否使得澳大利亚有义务协助美国。约翰斯顿的答复是,我不认为是这样。

尽管约翰斯顿的答复在事实上并没有错,但是澳大利亚驻美大使比斯利认为,约翰斯顿应该做出以下的答复:

他说:“如果你对盟友和盟友关系进行审视的话,的确,在爆发冲突的情况下,不存在自动协助盟友的问题。你应该怎么做呢?很自然,你应该考虑到美国与你的重要关系,而这会指导你的判断。”

这位在澳大利亚工党执政期间担任过多种内阁部长职务的外交官说,尽管澳大利亚前总理弗雷泽 (Malcolm Fraser) 以及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怀特 (Hugh White) 教授等精英阶层认为,澳大利亚应该与美国保持距离以适应中国的崛起,但是这种看法并不反映澳大利亚一般民众的看法。

他在会上问大家,“你怎么显示你爱别人?”他的答复是,你把你的钱都给他们。他说,澳大利亚在美国的非直接投资达到4700亿美元,比澳大利亚投资到中国的钱多出25倍。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