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09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中国官媒评美僵局 去美化、阴谋论齐飞


美国国债违约最后期限即将来临,议员们还在华盛顿相争不下,这场僵局引起中国的强烈反应。中国官员发出严厉警告,国家支持的媒体也发出刺耳的评论。这显示出,不管是同甘苦还是共患难,美中两国的经济已经盘根错节地交织在一起了。

在10月17日的美国债务上限最后期限迫近之际,中国领导人除了忧虑地观望华盛顿反复的辩论之外,几乎是无能为力。如果届时美国不提高债务上限,美国政府从技术上说就进入违约状态,无法向债权人付款。


中国政府支持的媒体抓住时机,忙不停地利用这场辩论揭露美国政治体制的弊端。在评论作者们看来,美国政体造成立法僵局层出不穷,把全球经济置于险地。

中国《国际先驱导报》警告说,美国可能会扔下一枚“经济核弹”,导致全球股市低靡,直到僵局化解为止。

《世界新闻报》的一篇评论大呼“阴谋”。评论声称,美国政府关门是华盛顿导演的“庞氏骗局”,是为了维持美国的金融帝国地位。

不过,最惹眼的是官方新华社发表的一篇评论。这篇评论呼吁建立一个新的、“去美国化”的世界经济秩序。虽然这篇文章在海外引起广泛注意,但在中国国内的冲击波并没有那么大,因为文章没有用中文发表。

文章呼吁建立一个新的国际货币储备体系,以取代目前由美元主导的体系。

*市场决定美国货币命运*

前美国国家安全事务亚洲事务官员贝德

前美国国家安全事务亚洲事务官员贝德

曾经是奥巴马总统国家安全顾问班子成员的杰弗里·贝德(Jeffrey Bader)说,如果新华社是说目前局势很糟糕,那他没有异议。贝德说,这是美国历史上耻辱的一章,但是,决定美国货币命运的以前一直是市场,今后也将是市场。

他说:“无论是华盛顿下达一纸命令,还是下届美联储主席宣布将继续把美元作为国际货币,这都决定不了。这将由各地的市场来决定。如果周小川或者国家外汇管理局明天决定,他们所持的1.3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的风险太高,他们会寻找其它替代的。”

和很多国家一样,中国的外汇储备中包含大量美元。中国3.66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中,有相当大一部分是低息的美国国债,这长期以来都被视为基本没有风险的安全投资。

这种稳定性是美元保持全球金融体系核心地位的主要原因,各国都购买并储备美元。

*人民币逐渐成为主要货币*

近年来,中国减缓了美元收购,不过,中国的经济以出口为导向,积累了大量的外汇盈余,除了存为美元之外,并没有多少选择。

欧洲的金融动荡伤害了欧元的吸引力。中国还没有允许本国的人民币自由越境流通,这意味着人民币还不能用作国际储备货币。

不过,贝德说,中国正在采取步骤把人民币转变为一种主要货币。

他说:“许多国家跟中国有协议,同意用人民币进行贸易结算。中国跟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东南亚的很多地方最近都宣布了这样的协议。 但是中国距离人民币成为重要的储备货币还有相当一段距离,而且中国也不急于朝这个方向发展。”

不过,中国星期二准许英国加入一个有香港和台湾参加的项目,这个项目准许用离岸人民币投资购买中国证券。 不久以后,伦敦的投资者就可以购买中国证券,股票和其他市场工具了。

随着华盛顿的辩论越来越逼近最后期限,惠誉国际信誉评估公司(Fitch Ratings)说,他们在审查美国的最高信誉评级。如果美国信用评级下调,中国持有的1.28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就可能缩水。北京人民大学的政治学者金灿荣说,这在中国国内会产生很大影响。

他说:“我现在深切感到就是担心这个东西,别的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但是我也不认为会影响美国的整体国际地位,因此中国或还是需要和美国合作,大的没有什么变化。”

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布鲁金斯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大卫.道拉尔(David Dollar)说, 虽然有关债务上限的辩论有可能危及美国在亚洲的地位,但影响很小。

他说:“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大小在变化,中国的影响在扩大,我认为这方面在逐渐变化,但这是一个非常渐进的过程。”

华盛顿在举债问题上的僵持局面迫使奥巴马本月早些时候取消出席亚洲重要经济政治会议的计划。而奥巴马政府一直在设法加强同亚洲的外交和安全关系。

与此同时,中国也在设法扩大在亚洲的作用。中国官方支持的《北京青年报》用一个成语概括了中国人的看法,那就是:“远亲不如近邻”。

(美国之音的伊拉.梅尔曼对本报道亦有贡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