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08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未来中美关系缺乏坚实战略基础?


中国一位知名学者说,未来的美中关系面临的一个最大挑战就是缺乏坚实的战略基础。他还表示,未来十年,美国需要分享权力,而中国需要分担责任,这样才有助于建立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所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 与此同时, 美国专家说,被奥巴马提名为下一任国务卿的约翰.克里将会推动美中关系的良性发展。

*1972-1989, 美中战略基础:共同反苏*

“未来, 我们(中美关系)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缺乏战略基础。美中天生就应该有战略关系,因为两国不仅是大国,而且是超级大国。这样的关系任何时候都需要战略基础。”

这是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是在华盛顿的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发表演讲时说的一番话。他说,从1972年尼克松访华,到2012年,这四十年,美中关系非常成功。其主要原因是中美有稳定的战略基础。其中表现很明显的有两个时期:1972年到1989年, 1992年到2009年。

他说:“我个人认为, 尼克松访华以及美国重建与中国的友好关系原因有以下三点。从美国方面来说,第一,美国希望获得制衡前苏联的力量。第二, 与中国重建友好关系,从政治上说, 美国就会很容易从越南撤军, 因为当时的主要想法时,一旦撤军,就会引发在共产党国家多米诺骨牌效应。第三,美国因此可以进入中国10亿人口的市场, 这不仅是商业上的, 更是意识形态领域的。”

他说, 从中国方面来说,中国希望得到美国的帮助,来抵御来自苏联的威胁。 第二个原因是,毛泽东希望进入主流国际社会,而美国正掌握着进入西方大门的钥匙。第三是, 毛泽东希望击败他的敌人蒋介石。正因为上述原因,美中友好有坚实的基础。。
1989年,中国发生天安门民主运动、分割东西德的柏林墙倒塌,以及台湾走入民主化进程。 金灿荣说,这三个大事件的来临使得美中关系的坚实基础不复存在。但是,由于美国总统老布什的努力,美中关系走过了那段艰难的阶段。

*1992-2009, 中国融入美领导的国际社会*

1992年,中国当时的领导人邓小平著名的南巡讲话后,国内问题上,中国致力于市场化经济改革,外交上, 中国决定融入美国领导的国际社会。

金灿荣说:“邓小平帮助我们找到了新的战略基础。这是双赢的局面。通过融入现存的国际体制,中国可以将自己的产品卖到欧美发达市场,中国经济得以飞速发展。从美国的角度来说,让中国进入现存体制,美国在全球领导的合法性得到了加强。”

金灿荣说,正因为如此,美国赢得克林顿执政的黄金八年,在全球的地位进一步加强,而中国经济得以飞速发展。

他说: “金融危机后,邓小平找到的基础产生了问题。金融危机不仅重创了美国经济,更是动摇了美国社会的自信。”

金灿荣说,金融危机后,美国对是否让中国继续留在现存的体制中不再那么自信,而同时中国却从金融危机中受益。中国公司在全球投资迅速增加,中国的国际地位也加速提升。2010年, 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首度超过日本。同年,中国制造业产值超出美国。

他说: “基于上述新的事实,邓小平为中国制定的理解框架改变了。中国希望发挥自己的作用。中国很骄傲地向全球表示,我们找到了自己的发展道路,那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刚刚结束的十八大后,中国共产党表示,我们不会走老路,我们不会回到毛泽东的时代,我们也不会走邪路,也就是照搬美国的模式。中国要坚持自己的道路”。

*未来十年,美中面临众多问题*

金灿荣表示,由于缺少了坚实的战略基础,美中关系产生了不信任。美国决定重返亚洲后,中国人担心美国会遏制中国,而美国方面则抱怨中国越来越强硬、自信。

根据美国重返亚洲战略,美国未来将加大在亚太地区的军舰和军力投入。而走向海洋是中国的国家意志。金灿荣说,美中在亚太地区竞争领导权,是未来十年两国不可避免的首要矛盾。他还说,中国军事现代化令美国担忧和震撼。

另外,中国的科技进步也将导致中美在太空、网络和电子领域等竞争。中国产业升级和人民币国际化,导致中美贸易竞争加剧等等。美中还面临台湾、西藏、贸易等老问题。2013年新年第二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会通过的2013年度《国防权限法案》上签名,该法案除了宣告“美国防卫钓鱼岛(尖阁列岛)”,还要求总统采取行动,向台湾出售F-16 C/D战机或者其他具有类似功能的战机武器,台湾在2013新年伊始就对美中关系产生考验。

不过,金灿荣承认,美中经济的进一步依存以及两国在气候变化、全球化、打击海盗和恐怖主义等问题上面临的共同挑战,将为两国提供合作的基础。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中国研究系主任蓝普顿(David Lampton)认为,正是这种经济依存为两国关系的过去和未来的稳定发展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基础。他说:“两国的经济关系非常强劲。这为两国关系的稳定发展提供了基础。你可能记得,过去20年,89民运事件以及其他与人权相关的问题。很长时间,我们两国的军事关系也不是太好,但是, 经济发展帮我们渡过了这些困难。”

蓝普顿说,两国的文化交流也会增进两国的关系。星期四,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宣布,美国设立10万人留学中国基金会,以长期推动美国学生留学中国、学习中文,从而加强两国人文交流。

*克里有助于推进美中关系的发展*

星期四,美国国会对被奥巴马总统提名担任下一任国务卿的约翰.克里举行听证。蓝普顿说,克里以及下一任国防部长提名人哈格尔的越战经历会让他们更加重视和平。

他说:“克里参议员与克林顿国务卿不同。其中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国务卿提名人克里以及被提名为国防部长的哈格尔两人都参加了越战并经历了亚洲的冲突。我想,他们两人对亚洲和平不再,中国与美国无法相处的局面应该有更深的个人体验。你要知道,在美国人看来,我们在冷战中的两场战争,越战和韩战都和中国有关系。”

中国国家新领导人习近平去年访问美国的时候曾经提出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不过却没有提出具体的设想。

中国人民大学的金灿荣说:“新型大国关系应该包括包括三个要点:第一,双方领导人应该有这样的政治意愿,避免直接的军事冲突,这是传统大国的悲剧,一国崛起总是会导致战争;第二,中国应该继续留在现行的美国领导的国际体制中,中国可以提出部分的改革。第三,中国要准备承担国际责任,中国到目前还没有准备承担责任。”

他呼呼,中美建立一种“功能性伙伴关系”,也即在充分地利用合作关系的同时,建立一套相对完善的机制把重大分歧给管控住。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