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9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美国重返亚洲之路(第一集): 战略重心转向亚太的背景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今年5月以来三次出访亚太地区,表明奥巴马政府正在紧锣密鼓的实施其战略重心转向亚太的策略。美国亚太政策进行调整的背景是什么?它是否像中国所认为的那样是为了遏制中国的崛起?美国在实施这一战略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什么挑战?今天我们要探讨的是美国战略重心转向亚太的背景。

作为一个太平洋沿岸的国家,美国与亚太地区有着很长的历史渊源。

*美国与亚太地区的历史渊源*

基辛格中美研究所主任芮效俭说:“长期以来,亚太地区对于美国来说都是重要的。我们在那里打过仗,在那里遭到袭击,像二战前发生的珍珠港事件。我们与亚太地区的贸易联系在美国建国时就存在了。”

二战期间,美国打败东亚强国日本以及随后对日本实施的占领确立了美国的军事强势地位,也使得美国得以在构建东亚战后国际秩序中发挥主导作用。

传统基金会研究员成斌:“在冷战期间,美国所卷入的两场最大的热战都是在亚洲,这就是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美国一直认为亚洲是重要的,而且值得为之流血牺牲。”

美国国防部长帕内塔今年6月在新加坡参加香格里拉对话时也谈到了在20世纪后半个世纪美国在亚太地区所发挥的作用。

帕内塔:“尽管我们之间存在地理上的距离,但是我一直以来就意识到,美国的命运无法摆脱的与这个地区联系起来。这个事实指导了美国60多年来在该地区的军事存在和伙伴关系。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态势,与我们的贸易联系、外交关系和我们的对外援助一道,帮助引领该地区在20世纪后半个世纪进入一个史无前例的稳定与繁荣时期。”

*冷战后亚太格局发生巨大变化*

但是冷战后,亚太地区的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正像美国国会研究局在一篇报告中所指出的那样,苏联的垮台,冷战后的世界,东亚金融危机、中国的崛起以及伊斯兰极端分子的出现都大大改变了亚洲的地源政治。

与此同时,2001年9月11号,美国本土遭到恐怖袭击,随后美国开始反恐战争,并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同时打两场战争。

*911事件转移了美国对亚太地区的关注*

华盛顿国际与战略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葛莱仪:“坦率的说,我认为,在过去10年来,我们陷在伊拉克和阿富汗。就是在同时,亚太地区发生了很多事情而美国都没有卷入,例如东亚峰会的召开,当时区域机制开始在该地区形成。如果你回过头去看2001年的《四年防务评估》,你会看到有关亚洲部分的只有几句话,因为这个文件是在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前不久写的。”

葛莱仪认为,911事件使得美国对亚洲的关注被推迟了10年。

她说:“如果那次袭击事件没有发生的话,我认为,美国会把焦点放在亚洲,而且进程可能会更快。我们的注意力实际上被分散了将近10年的时间。奥巴马政府上台后,而且在他就职前,就存在一个共识,这就是美国对亚洲的关注不够。”

*奥巴马承诺加强美国在亚太的领导地位*

奥巴马总统上台后就开始了调整其亚洲政策的步伐。他2009年11月在就任总统后首次访问亚洲时在东京表示:“作为美国首位太平洋总统,我向你们承诺,美国这个太平洋国家将加强并继续维持我们在这个全球至关重要地区的领导地位。”

传统基金会安全问题专家成斌说:“随着美国军队撤出伊拉克以及阿富汗冲突的即将结束,一个问题是:美国在今后会把它的军事力量集中在哪里呢?奥巴马政府通过其重返亚太策略而对此做出的部分答案是,我们的注意力将日益集中在亚洲可能发生的事情上。”

帕内塔在香格里拉对话会议上明确的阐述了亚太地区对于美国的重要性。

帕内塔:“在这个世纪,21世纪,美国意识到,我们的繁荣与安全将更多的仰赖于亚太地区。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一些国家都在这个地区,只提几个国家,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与此同时,亚太包含了世界上最多的人口和全球最大的军队。亚洲的支出预计在今年会超过欧洲。毫无疑问,这在今后还会继续增加。”

此外,亚洲地区的民主发展也是美国所看重的,因为亚太策略的核心目的是通过其软实力的布局,使美国处于最有利的位置来维持其领导地位,保障其利益以及推动美国的价值观,就像希拉里.克林顿2011年11月在外交杂志上发表的专文中明确指出的那样。

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学者奥斯林:“如果你在华盛顿,当你环顾全球的时候,你在想,对于美国国内的经济、贸易等方面的增长来说,哪里有最大的机会?哪里有促进民主的机会?哪里有与年轻人接触来帮助推动社会变革的机会?我认为这个答案是亚洲。”

*中国的崛起及其强势政策是美国转向亚太的主要原因*

对于美国而言,亚太地区的重要性主要在于它已经成为国际政治的一个关键推动力,尤其是中国的崛起。

前美国驻华大使芮效俭:“中国以非凡的方式在崛起。这有很多积极的方面。你去中国,不可能看不到中国正在越来越繁荣。但是中国同时也在加强其军事实力,而且它有时候与其邻国有问题,因此亚洲地区的每一个人都在想一个越来越强大和繁荣的中国会如何行事,美国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除了中国军力的上升,分析人士说,北京所采取的日益强势的外交政策也是美国将战略重心转向亚太的主要原因之一。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中国研究主任兰普顿:“在2009年,尤其是2010和2011年,我认为,中国改变了其外交政策。至少人们的看法是,中国对其邻国变得更加强势。我认为,中国的邻国对中国如何使用其日益加强的军事实力,尤其是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日益感到担心。另外,中国没有像奥巴马政府希望的那样对北韩在2010年的挑衅行为,尤其是炮击韩国的一个岛屿并导致平民丧生的事件做出反应。”

*奥巴马调整亚太策略的个人因素*

当然,奥巴马总统重返亚太的策略也与他个人的经历不无关系。他2009年11月访问亚洲时明确表示:

奥巴马:“我的人生经历就是这个历程的一部分。我是一位出生在夏威夷而年少时在印尼生活过的美国总统。我的妹妹马娅出生在雅加达,后来嫁给一位加拿籍华人。我母亲在东南亚的村庄里工作了将近10年,在那里帮助妇女购买缝纫机或是接受教育,使她们有可能在世界经济中获得一个立足之地。因此,太平洋周边地区影响了我的世界观的形成。”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而且无论是美国国务院高调宣称的“转身(pivot)”,还是白宫的温和表述“重新平衡”,毫无疑问的是,美国的亚太政策正处于一个重新调整的过程。

在下一期的节目中,我们要探讨美国亚太策略中都有哪些军事方面的部署,敬请关注。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