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4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美中合作才能应对气候变化


美国国务卿克里星期一在纽约发表关于气候问题的讲话

美国国务卿克里星期一在纽约发表关于气候问题的讲话

联合国气候峰会前夕,科学家发布报告指2014年温室气体排放将再创新高;中国人均温室气体排量首次超过欧盟。星期天,数十万人在纽约曼哈顿举行气候大游行,呼吁各国政府采取行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美国国务卿克里星期一指出,美中两国正进行气候问题谈判,为明年的巴黎会议制定一项新的国际协议做准备。

由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倡导的联合国气候变化首脑会议于星期二在纽约开幕。在为期一天的会议中126个国家领导人出席讨论气候变化问题。潘基文要求各国领导人为解决气候变化问题作出承诺。

*峰会为明年巴黎会议铺路*

这次会议仅仅是解决全球气候变化问题的开端,之后15个月各国将进行密集谈判,以期在2015年的巴黎会议上达成一项新的有约束力的气候变化协议。这项新协议旨在替代1997年的《京都议定书》。

美国总统奥巴马出席气候峰会,但是中国、印度和德国首脑都缺席。欧盟、中国、美国和印度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总量的三分之二,以及全球污染增长的80%。

不过,纽约时报指出,“人们并没有对周二的峰会寄予过高期望,因为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各国能在政治上实现突破,进而采取更有力的举措。”

目前在哥伦比亚大学担任访问学者的中国律师赵京慰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国家元首及政府首脑均不参会的原因,“第一,本次峰会不是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框架下的谈判,不会达成具有法律拘束力的新协议;第二,中国的立场和思路很可能没有太多的变化,因此主要领导人无需亲自莅临。”中国副总理张高丽已于周末抵达纽约,准备出席气候峰会。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印度总理对外的正式说法都是因为日程安排撞期。但是看一下其他国家的元首和首脑这么重视这样一个高级别的会议,如华盛顿邮报所说,他们 的缺席已经被解读为是一种冷漠拒绝的态度。太平洋小国马绍尔群岛的外交部长在听到这个消息后就发表声明称感到“震惊和非常失望”。他说,所有研究都清楚证 明了发展中国家是失控的气候变化的的最大受害国。他期待着发展中国家同胞们的支持,而不是找借口躲开。​

*希望各国领导人突破窠臼*

但是,一直关注气候变化的赵京慰,“希望各国领导人充分认识到地球是我们共同且唯一的家园,虽然共同行动必然会涉及利益分配与责任承担问题,但各国绝不应沉溺于讨价还价之中。希望各国领导人能够拓展思路,突破窠臼,为2015年巴黎气候大会上能够达成具有法律拘束力的新协议创造良好的条件。”

星期天,数十万人在曼哈顿举行气候大游行,他们发出各种声音,敲鼓、喊口号、吹口哨、甚至包括教堂的钟声,以警醒世人气候变化给人类带来的巨大风险。类似的游行在全美各地和世界161个国家举行。

赵京慰也参加了曼哈顿的大游行。他表示,“感受最深的是美国人民乃至各国人民对控制气候变化的热切期望。参加游行的人们来自不同的环保组织,来自不同的国度,但愿望是一致的,就是期望各国领导人拿出实际行动,尽快达成一致,对控制气候变化采取切实措施。”

*中国人均碳排污染水平首次超过了欧盟*

星期一,英国科学家在联合国气候变化首脑会议召开前夕发布了一份报告《全球碳预算》。报告指出,2013年中国的人均碳排量污染水平首次超过了欧盟。

中国过去经常以其相对较低的人均排碳量为由,认为中国跟其他发展中国家处于同一水平,认为对其用炭设限是没有道理的。

该报告由英国东安格利亚大学廷德尔气候变化研究中心和埃克塞特大学数学和物理科学院的科学家共同撰写。

报告指出,2013年,人均产出二氧化碳量,中国为7.2吨、欧洲6.8吨、美国16.4吨、印度1.9吨。7年前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化石燃料污染排放国。科学家预计2014年全球排放量将增加2.5%,创下400亿吨的二氧化碳污染记录。

各国碳排量占全球总量的比率分别为:中国29%,美国15%,欧盟10%,印度7.1%。去年,中国排碳量增加了4.2%, 美国2.9%,印度5.1%。欧盟的污染水平由于经济增长疲弱而下降了1.8%。

东安格利亚大学廷德尔气候变化研究中教授、报告作者之一的柯琳娜•拉•奎尔说,虽然中国的污染主要因为煤炭消耗——中国能源的65%来自这一最污染的燃料——但其排放量的16%却是由出口造成的。

*出口欧美驱动中国碳排量上升*

奎尔说,欧洲和美国的消费者是中国碳排量增加的驱动者。她说:“中国20%的碳排量来自于生产衣服、家具,甚至太阳能板,这些都被运往欧洲和美国。”“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欧洲的碳排量,如果这些产品在其他地方生产,将会增加30%的碳排量。”

这份报告提供的数据显示,全球排碳总量增长迅速,30年即可能超过危险气候变化的极限。人类已经在大气层里制造了避免地球遭遇不可逆转变化所允许的化石燃料排放物的三分之二。如果继续目前的排放率,30年后就将达到碳排量极限。

数据还显示,全世界已经用完了研究者计算出的可升温二摄氏度的三分之二温室气体。报告指出,排入大气层的碳预算保持在32000亿吨,就有可能避免地球升温二摄氏度,或3.6华氏度。在达到二氧化硫,即CO2,浓度使气候危及人类的程度之前,人类仅剩12000亿吨碳排量。

联合国估计,自1880年以来,气温已经上升了0.85度,目前的人类活动的轨迹将使温度至少上升3.7摄氏度。地球变暖的风险包括,温度起伏不定、海平面上升、冰川融化、那些处于干旱、行业需求和人口增长压力下的地区出现更普遍的热浪和缺水现象。

*未来全球排量必须降5%*

报告指出,未来几十年全球年排放量必须下降 5%或更多,才能防止全球升温超过二度。报告作者之一的柯琳娜·拉·奎尔说,“如果我们想停止地球温度升高,年排量最终必须降到零。”

奥巴马总统预计将在会上发言指出,美国政府正在认真地削减温室气体的排放,环境保护署正在制定一项计划。“我们认真对待这一首脑会议”奥巴马的顾问博得斯塔说,奥巴马会宣布帮助最弱国家的新 措施。

奥巴马政府试图绕过国会来达成明年的巴黎协议,因为如果要国会批准,最后的文件势必很弱。奥巴马及其助手在过去两年里几乎在求美国人民让他们为应对气候变化做更多工作。他们希望通过动员更多人民发出声音以克服国会的抵抗。

当年的《京都议定书》之所以执行效率差,部分原因是美国国会的阻拦,使美国虽签署了协议却一直未批准;另外也由于该协议豁免了发展中国家的减排义务。

关注气候环保问题的赵京慰律师表示,美国未能在减排上展现出坚定的意愿和世界最强国家的姿态是原因之一,“另一方面发展中国家,如中、印等国,也对减排可能影响本国经济发展存在较大的顾虑。”

但是,二十年后的今天,全球化导致世界经济发展的大洗牌,中国一跃而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发展中国家现在已经构成了全世界温室气体排放量的三分之二。

*2020中国碳排量要减50%*

中国现在比过去更愿意采取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前澳大利亚总理陆克文最近在纽约指出的,过去4年里,由于经济增长给环境带来的负面影响,促使中国领导人彻底改变了对环境和气候变化问题的看法。而驱动这种变化的力量首先是空气污染扩及中国各大城市,激起老百姓的愤怒;其次是对气候变化的政治共识已经形成,即全球气候变暖问题的解决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中国国务院日前批复了《关于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规划 (2014—2020年)》,决定在7个省市开展碳排放权交易的试点,以期在不同发展地区探索中国进行碳交易机制,为建立全国碳市场作准备。中国上星期保证到2020年将单位工业GDP碳排量从2005年的水平上下降50%。中国加强了风力和太阳能发电,使其拥有全世界最大的再生能源能力。

中国每年因化石燃料燃烧和水泥生产排放100亿吨二氧化碳,几乎是美国的两倍,但美国的人均排放量依然远远高于中国。

美中两国作为第一、第二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在全球应对气候变化国际协议制定中,承担着最重要的角色。联合国要求各国于明年4月1日就2020年开始具体削减多少排放量做出详细计划。目前美中两国政府正起草具体计划。

*美中气候谈判取得重大进展*

美国国务卿克里星期一在纽约的一个气候周活动中表示,他已经向中国建议将气候变化问题的谈判提高到部级层次,使之成为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的组成部分。他说,中国已经接受了他的建议,“我们在北京进行第二轮谈判,在我们共同采取措施的理解上已经取得了重大进展,因为中国和美国构成了全球温室气体的大约45%。如果我们一起行动将在明年提出雄心勃勃的目标,我们的希望是,这将激励其他国家跟我们一道努力。”

中国副总理张高丽作为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特使出席联合国气候峰会。作为当天与会者级别最低者,他被排在联大会堂发言中的最后一位。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谢振华星期五在记者会上表示,张高丽发言的核心将是距离2020年还有6年时间,我国把已经公布的目标纳入到中长期发展规划当中,说明中国政府有决心、有信心确保2020年之前应对气候变化目标的实现“说明中国政府有决心、有信心确保2020年之前应对气候变化目标的实现。”

赵京慰表示,美中两国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各自存在着问题,“美国决策者受工商业影响较大,普通民众的意愿在政府层面反映得仍不够充分;中国近年来确定的减排目标其实已经具有相当大的力度,关键是在透明度等方面需要和国际进一步接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