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6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中网络博弈 - 下一代人的新冷战(8):网络时代需要新的行为准则


中国军方被披露涉嫌大规模入侵美国电脑网络的消息使网络安全成为美中关系中一个不可回避的重要议题。美中双方都强调,有必要合作建立一套适用于网络时代的行为准则。

随着网络安全迅速成为美中关系中一个无法回避的棘手议题,两国都提出有必要建立一套机制,规范各国的网络行为。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多尼隆(Tom Donilon)3月11日在亚洲协会发表演讲时首次公开点名指责中国,并要求中国制止猖獗的网络间谍活动。他说: “我们希望从中方得到三样东西。第一,我们需要中方承认问题的紧迫性和范围,以及它对国际贸易、中国企业名誉和我们总体关系构成的威胁。第二,北京应该认真采取行动调查并制止类似行为。最后,我们需要中国与我们进行直接和有建设性的对话,建立一套可接受的网络空间行为标准。”

虽然中国仍矢口否认政府支持了对美国的网络间谍活动,但也表示,中国愿意与美国合作制定网络空间的“游戏规则”。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一次外交部记者会上说:“网络空间需要的不是战争,而是规则与合作。中方愿意本着相互尊重、相互信任的原则,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一道,开展建设性的对话与合作,共同维护网络空间的和平、安全、开放、合作。”

“我们都在解决规则问题。这也是我们存在分歧的地方。标准是什么,原则是什么,哪些是允许的,哪些不是。我们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网络安全专家欧文·勒晁(Irving Lachow)指出,缺乏共识和行为标准的确就是造成目前中国网络间谍活动泛滥的原因。

然而,很多美国网络安全专家都认为,目前美中两国对网络安全的认知存在根本分歧,达成一套全面的行为准则仍有不少障碍。前中央情报局局长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表示,美国的网络制止通过网络窃取他人财产,但鼓励言论自由。而在中国的网络上,情况恰好相反。

新美国安全中心的勒晁表示,虽然美中达成一个全面的网络安全行为标准有一定难度,但双方可以在细小的领域,比如打击网络儿童色情方面,建立共识。他说:“比如双方可以从打击儿童色情方面下手。在某些方面双方还是可以找到共识的,然后双方再从这些共识的基础上拓展。我想,这会是一个好的开端。”

但传统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成斌(Dean Cheng)认为,在美中双方找到共识,达成有关网络安全行为的具体协议前,美国急需采取行动,提高中国实施网络间谍活动的成本。“我认为,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没能让中国为其行为付出足够的代价。如果没有负面效果的话,你就只是挥挥手指头,那么到头来没有惩罚,中国为什么要停止其行为呢?”

对此,前中情局局长迈克尔·海登建议美国使用经济手段,对中国的网络间谍行为还以颜色。“我认为,我们只要对中国拿出一些更强硬的态度来,明确告诉他们,你们在网络领域的行为对我们的经济构成巨大影响,你们偷取钱财、窃取机密、夺走就业机会。我们要在经济领域来作出回应,比如签证、进出口许可,有多少中国大学毕业生可以到美国顶尖大学攻读技术领域的博士。我的意思是,我们有很多事可做,让中国的网络间谍行为代价更为高昂。”

2011年5月,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首次把网络安全议题列入对话日程。随后,时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马伦上将在与中国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会晤时再次提及网络安全。在短暂的时间里,网络间谍与网络安全迅速成为美中关系中一个不可回避的议题。就像美中关系中许多其他复杂和敏感的议题一样,美中两国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就网络安全达成重大共识。能够预见的是,美中在网络空间的博弈将继续下去。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