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7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骆家辉:美国 - 希望、自由和机会的土地


星期三下午,美国五位前驻华大使齐集纽约证交所交响了收盘钟声,纪念美中建交35周年。(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星期三下午,美国五位前驻华大使齐集纽约证交所交响了收盘钟声,纪念美中建交35周年。(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星期三下午,美国五位前驻华大使齐集纽约证交所交响了收盘钟声,纪念美中建交35周年。

​*见证美中关系中的“高潮”与“低潮”* 美国五位前驻华大使洛德(1985-1989)、芮效俭(1991-1995)、普理赫(1999-2001)、洪博培(2009-2011)和骆家辉(2011-2014)。(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美国五位前驻华大使洛德(1985-1989)、芮效俭(1991-1995)、普理赫(1999-2001)、洪博培(2009-2011)和骆家辉(2011-2014)。(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这五位大使是洛德(1985-1989)、芮效俭(1991-1995)、普理赫(1999-2001)、洪博培(2009-2011)和骆家辉(2011-2014)。在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在纽约证交所举行的研讨会上,五位前大使畅谈了他们各自任内的“高潮”和“低潮”。这些高潮与低潮可能是双边关系的重大事件,也可能是个人任职中的强烈感受;虽然他们的任期总和并不能涵盖全部35年美中建交史,但却反映了这35年中美中关系起伏跌宕的许多重大事件。

洛德谈到了方励之夫妇赴宴遇遭引致美中关系紧张的事件。89年2月刚上台不久的老布什总统到中国访问,洛德邀请了自由派知识分子的方励之夫妇出席布什的宴会,结果被中国当局阻拦并引起双边关系紧张。老布什对此非常不快。洛德于北京大规模抗议活动开始之时的4月22日离开了大使任职。芮效俭和普理赫则分别谈到了李登辉访美和误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导致美中关系走入低谷的事件。

两位最近离任的大使洪博培和骆家辉则一致谈到了美国的价值观对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的重要性。他们的回忆呼应了中国近年来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和公民运动,也透露了一些中国政府反其道而行之的作为。

*洪博培:她掉眼泪我也掉了眼泪*

洪博培说,美国有自己的价值观,对他而言任期内的最亮点是关于人。他特别回忆了任期内访问北京法律维权异议人士倪玉兰的事情。洪博培说,“她被当局困在家中,没有电,没有任何东西。她有自己的冤情,她敢于直言。我以美国大使的身份作为一个公务员走进了她的小房间,她掉眼泪的同时我也掉了眼泪,因为我可以感受到的不是我洪博培而是美国和我的职务所代表的一切来看望她的力量。我们的价值代表了为更大的自由和透明度而斗争,这对我而言是我的工作所代表的所有美好的东西,也就是说,我所坚持的东西对很多人来说是很有意义的。” 洪博培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洪博培 (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骆家辉大使任内不仅经历了美中关系中最为戏剧性的重大事件,还做了一些令百姓拍手称快、令当局尴尬不快的事情。让人记忆犹新的那篇出自官媒的《別了,骆氏家辉》被网友称为让人见证了“一个畸形政治环境下变异出来的无耻文人!”正是反映了对他的两极评价。

*华人做驻华大使是一种伟大象征*

骆家辉不改往日直率作风。他说,他任内的最大亮点是作为第一位美籍华人的驻华大使对中国人民所起到的伟大的象征意义。他说,“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种骄傲,而且是对美国所坚持的东西的一种承认和展示。一个在美国有着少数族裔背景的人能被委以崇高职位,来到其祖先的国家来代表别的国家政府,这说明了在美国任何事情都是可能做到的。这就是美国 - 希望、自由和机会的土地。” 美国第一位美籍华人的驻华大使骆家辉(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美国第一位美籍华人的驻华大使骆家辉(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骆家辉:最感动的是“谢谢PM2.5!”*

骆家辉说,他任内的另一个亮点就是他继续着洪博培开始的对北京空气质量的监督机制。他说,他抵达北京时,中国政府要他们关闭这一机制。他说,“我们抵制了。”不仅如此,“我们而且还改善并将这一机制扩大到了所有美国在中国的领事馆。”他说,“许多中国人开始获得我们的数据,浏览我们的网站,然后他们再使用微博推出去,这确实迫使中国政府去承认(空气污染)。他说,他任内的最亮点之一是“我到中国各地旅行,只会说一点点英文的中国人,会来到我面前说:‘谢谢 PM2.5!’”他说,“事实上中国人对PM2.5的了解远远超过美国人!这一机制提高了中国人的认识,促进了对环境的进一步保护。中国政府不能再拒绝了,他们不能说这是假的了,他们感到了改善环境的压力。”

*最令骆家辉紧张的王陈两事件*

毫无疑问,可能没有哪一任驻华大使经历过骆家辉任期内那两件如此惊心动魄的事件:王立军和陈光诚。骆家辉说,他任内最令他感到紧张(Stressful)的就是这两起事件。他说“王立军进入成都总领事馆要求庇护时,我们当然不能接受。如果你想要庇护你必须离开你自己的国家。”他说,在那紧张的48小时里,他密集地与华盛顿联系;许多国家介入了这一事件。令他紧张的还有,王立军后来离开了,“我们还要确保他安心地(comfortable)离开,我们使他能够与北京进行谈判,安全离开,并在人陪伴下安全抵达北京。” 他说,这件事引起了中国政治的动荡,并导致了中国领导层的更替。

在谈到陈光诚事件时,骆家辉说令他紧张的是在陈进入大使馆后他必须协调好数日后即将举行的美中战略和经济对话,并在保证对话的同时还必须保护和坚持美国的价值。他说,其中某一刻谈判进行得并不好,即,他代表陈光诚提出要求离开中国,而中方不会接受陈的条件。他说,其实陈光诚并不想离开中国,他只是想在中国自由行动、离开他的村子、接受好的教育,并与自己的家庭生活在一个更好的条件下。他没说,是什么促使陈光诚改变了主意。

*洪博培:40年来中国一直系统窃取美国知识财产*

在问答环节,针对有关美国宣布起诉5名中国军官窃取美国商业情报是否有利于解决网络安全的问题时,洪博培回答说,“我认为40年来中国一直在系统地窃取美国的知识财产。” 他说必须分清窃取知识财产与刺探情报(espionage)的区别。每个国家都刺探别国的情报。这个问题暂且放在另一类别。

*美国商界已达前所未有的220度沸点*

他说,对于中国窃取美国知识财产的问题,至今美国政府才做出这样的起诉而没有做更多事情坦率说令他有些吃惊。虽然他知道这5名被起诉的中国军官不会被引渡受审,但是他认为这样做可以引起对盗窃知识财产问题的辩论。他说,“这一问题必须在美中双边关系中加以解决,因为美国的商界已经达到了220度的沸腾点,这是过去我从未见过的。”他说,不解决这一问题对双边关系的前景会产生极大的破坏作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