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5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美印战略对话与中国


亚洲协会的嘉姆达女士

亚洲协会的嘉姆达女士

继美中战略与经济对话之后,美国和印度上个星期也举行了为期四天的战略对话,地点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期间,有关中国的话题也不只一次被提到日程上来。

美国和印度之间的战略对话六月一号到四号在华盛顿举行。美国和印度两国政府都对这一轮对话给予了高度重视。美方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伯恩斯(William J. Burns)就这一轮美印战略对话发表讲话时说,不仅奥巴马总统已经明确表示,扩大和印度之间的伙伴关系是他任内最重要的任务之一,而且简言之,印度的强势以及她在世界舞台上所取得的进展,非常符合美国的战略考量。

不过,印度方面的一些学者和政策制订人似乎对美国和印度之间是否能够超越外表上的合作,在更深一层上达成战略伙伴关系,持有怀疑态度。

*印度一些人士的怀疑态度*

美国最主要的智囊机构之一[布鲁金斯学会](The Brookings Institution)在美印战略对话期间举行了有关议题的研讨会。会上,印度前外交官员坎瓦尔.希巴尔(Kanwal Sibal)表示,美国在国际事务当中目前似乎越来越看重中国的支持,在反恐战争中更是希望巴基斯坦能够充分合作,这就给美国是否能够真正了解并且顾及到印度的核心利益,打上了问号。

著名的印度裔美国学者苏米特.甘谷力(Sumit Ganguly)在美印战略对话的前夕,在华尔街日报上发表评论说,在印度,人们普遍认为奥巴马政府对美印关系的重视,远远不及他的前任布什总统。他指出,奥巴马总统任内第一年,白宫高层几乎没有顾及到印度,加上外交上甚至对印度“失礼”,具体说,就是奥巴马总统去年访问中国、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人民大会堂宣读“联合声明”期间曾经表示,希望中方在南亚地区发挥一个调解人的作用。

*“南亚是印度的‘势力范围’”*

亚洲协会的嘉姆达女士

亚洲协会的嘉姆达女士

就此,美国亚洲协会(Asia Society)国际事务研究员兼“国际政策学会”(World Policy Institute)成员米若.嘉姆达女士(Mira Kamdar)分析说:“印度方面觉得,美国方面公开、正式地请中方来帮助调解南亚地区的事务,这绝对是不恰当的;印度认为南亚地区是她的势力范围,而且印度方面完全有能力在区域间协调和其他国家的关系。”

嘉姆达女士说,布什总统当初在2001年公布其任上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时,将印度摆在了前所没有的重要位置上;而这一轮美印战略对话,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方面希望让印度方面了解,奥巴马总统执掌下的白宫仍然非常重视美印关系。

CSIS的李克.奈尔逊

CSIS的李克.奈尔逊

另外一些分析人士指出,美国和印度之间的战略合作关系,绝不仅仅是表面的。美国战略与国际事务研究所(CSIS)的高级研究员李克.奈尔逊(Rick "Ozzie" Nelson)说:“和印度的关系对美国来说非常重要,很多时候,不要让表面上的一些说法把实质掩盖住;从实质关系来讲,美国和印度之间有着非常牢固的战略和经济合作伙伴关系。”

*并非有你没他*

美国副国务卿伯恩斯在美印战略对话期间发表讲话时说,在印度,一些人担心,美国政府现在凡事都以美中关系为立足点;伯恩斯说,这种担心是没有必要的。他说,美国确实希望和中国之间保持健康的关系,但是,美国方面并不认为在亚洲地区的战略关系,一定是“有你没他”的。

为了表明美方和印度之间的密切关系,伯恩斯还特别指出,美国和印度之间每年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比美国和任何其他一个国家举行的联合军事演习都要频繁。

美国亚洲协会的嘉姆达女士说,在今后一段时间内,或许印度和中国的关系也会像美国和中国的关系类似,一方面希望和这个政治、经济势力日益强大的邻国保持紧密的关系,另一方面也是怀着一种焦虑的心情,注视着中国的崛起。她说,这种焦虑的来源是中国有可能会藉着经济上的发展,在军事领域进行扩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