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42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美中应签署第四个联合公报?


蓝普顿教授(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蓝普顿教授(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美国知名的中国问题学者蓝普顿最近在一个论坛上提议,美中两国应该考虑签署第四个联合公报,以确保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保持平衡与稳定的发展。不过,也有学者认为,这种提议目前在美中两国都没有市场。

在世界的政治与经济格局因为中国的崛起而发生巨大变化之际,美中关系今后如何发展不仅是两国的决策者所关注的核心问题,也是关注美中关系的学者所面临的重大研究课题。

兰普顿:需要第四个公报增进互信

目前美中相互加深的猜忌和战略不互信引起了不少学者的担忧。为了避免美中关系走向更加对抗的方向,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教授兼中国研究系主任蓝普顿 (David M. Lampton) 5月6日在卡特中心举行的世界中国学论坛首届美国论坛上发表主旨演讲时提出了一个有意思的建议。

他说:“北京和华盛顿需要一个类似第四个联合公报的东西,以阐明美中关系的远景。我们不需要50条要点,但是我们的确需要两大要点:第一点要说的是,世界已经发生了改变,权力的分配已经变化了,平衡与稳定是我们的目标,而任何一个国家在全球的主导地位对于维护平衡与稳定都是不够的;这样一个文件要说的第二点是,两国需要相互合作并与其他国家合作,对现有的国际经济与安全机构做出调整,来反映这些新的现实。”

在美中两国目前是否有必要签署第四个联合公报的问题上,卡特中心中国项目高级顾问、柯氏策略咨询公司总裁柯白(Robert A. Kapp)认为,就像美国的夫妻在结婚多年之后再次举行一个重新向对方作出承诺的仪式一样,美中两国虽然不是夫妻,但是的确有必要以某种形式重新向对方作出承诺。

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我认为,蓝普顿用‘第四个公报’这个词,是把它作为一个比喻,而不见得是字面上的意思。也许应该有一个第四个公报,多年来没有人讨论这个事,但是是否以正式的公报的形式,他的意思是,美中双方需要有意识的做出一个双边声明,以具体的形式重新致力于关系的积极发展。”

李肇星:先把三个公报落实好

不过,在世界中国学论坛上代表中方发表主旨演讲的中国前外交部长李肇星在演讲后回答美国之音记者提问时对于中美之间应该签署第四个联合公报的提议不以为然。

李肇星说: “要把现有的三个公报落实好。文件再多,关键是落实。譬如说,上海公报(承诺的)‘一个中国’;譬如说,建交公报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譬如说八一七公报,不向中国的一个省或一个部分卖武器了。关键得做到。还有就是不要双重标准。”

包道格:不值得冒谈判第四个公报的风险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左)右为上海社科院副院长黄仁伟(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左)右为上海社科院副院长黄仁伟(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副会长包道格 (Douglas Paal)在回答美国之音记者提问时也表示,美国目前也不会考虑签署第四个公报。

他说:“美国对此没有市场。不会有任何结果。原因包括,因为缺乏远见和无能而阻碍它的成形。它会使美中之间的所有问题重新拿到桌面上来谈判,这是不实际的,也是没有建设性的,因此不值得冒这个风险。”

台湾问题是核心

世界中国学论坛的秘书长、上海社科院副院长黄仁伟认为,如果签署这样的一个公报,台湾问题仍将是核心问题。

他说:“我们对有关第四个联合公报的问题讨论了将近10年的时间。中美之间的三个公报都是基于台湾问题的。对于中国来说,如果有第四个公报的话,台湾问题仍将是核心。”

这位中国学者认为,如果不是这样的话,第四个公报不会成为现实。

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对于黄仁伟的这个看法,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表示不敢苟同。

他说:“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耳光吗?中美新型大国关系,你要新型大国关系,就是有一个公报来定义自己的新型大国关系。”

刘亚伟还认为,不能因为前面三个公报都是讲台湾的就不能有第四个公报。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