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5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年终报道:美中关系紧张使“新型大国关系”蒙阴影


奥巴马与习近平相会。

奥巴马与习近平相会。

2013年,中国和美国在两国关系上面临几大紧张源,使双方打造其所谓两个大国之间的“新型”关系的努力 蒙上阴影。

设在华盛顿的研究机构伍德罗.威尔逊中心,这个月就这些关系紧张的问题举行专家研讨会,回顾过去一年美中关系中的重要发展。

一项突出的发展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三月就职。

*评估中国新领导人*

美国总统奥巴马6月在加利福尼亚州的桑尼兰兹(Sunnylands)度假地接待习近平进行非正式首脑会晤。这是他俩作为国家领导人的第一次会晤。

威尔逊中心专家、外交政策杂志副主编以撒.斯通.菲什说,这次会晤改变了美国对中国新领导人的看法。

他说:“这是我们第一次有这样一位中国领导人,他看来认为美国和中国应该在平等基础上互动。通过桑尼兰兹会晤,我们看到了这一点。 ”

菲什说,“这确实将改变美中关系各方面的格调,包括人权、贸易和国际政治。 ”

研讨会的另一位专家、美国加州大学的历史学教授杰弗里.沃塞斯特罗姆说,美国官员还了解到,习主席与他的前任们有许多共同之处。

他说:“每当中国新领导人谈经济和社会改革的时候,美国希望这些领导人也想要进行政治改革。 ”

沃塞斯特罗姆说:“但我们对胡锦涛感到失望,现在我们对习近平已经失望,原来他是一个愿意鼓捣中国经济和社会结构的威权者、民族主义者、现代化者,很像邓小平。习不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

*强化中国领土要求*

中国在与邻国领土争端方面日益增长的自信也是一个与美国关系紧张的显著因素,美国与这些邻国中的多个国家有军事联盟。

北京十一月宣布在其东部沿海在设立一个很大的防空识别区。它说,所有通过该区域的外国飞机必须与中国当局共享信息,否则面临后果。这个区域涵盖由日本控制但中国也声称拥有的有争议的尖阁列岛或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以及建立在暗礁上的一个韩国研究设施。

美国及其盟国日本和韩国迅速拒绝了中国的举动,并派军用飞机飞过该地区而没有通知北京。中国政府没有采取任何明显的执法行动,导致一些美国观察家把该区域描述为中国人的“自我期望。 ”

研讨会主持人罗伯特•戴利负责威尔逊中心研究中美问题的基辛格研究所。他表示,这个区域对北京而言并非像一些人所认为的那样具有破坏作用。

他说:“从北京的角度来看,他们正在立下标记,并说他们不会收回这是中国区域的这种意义含混的声称。 ”

戴利说:“他们这样做,一部分是对钓鱼岛 /尖阁列岛问题保持一致。他们可能觉得这对于他们是一次胜利,我们不该觉得对这种‘自我期望’可笑。要是在2014年看到更多也许具有更佳部署的中国识别区出现在黄海和南中国海,我不会感到惊讶。”

*其他紧张源*

另一个致使美中关系紧张加剧的因素是网络犯罪,这两个国家相互抱怨,他们的政府和公司机构是对方发起的黑客攻击的受害者。

这一争端出现了升级,因为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合同工爱德华.斯诺登在中国领土香港寻求庇护,他泄露了美国的网络间谍计划,他说,这些计划针对中国机构和其他目标。中国六月允许斯诺登飞往俄罗斯,而不接受美国的引渡要求。华盛顿深表失望。

当呼吁遵守1982年中国宪法保证的人权的互联网活动家遭到北京镇压时,出现了更为紧张的状况。

设在美国的人权观察组织说,中国当局这一年内拘留了至少50名新公民运动活动人士。

威尔逊中心研讨会的专家、在线中国杂志《茶叶国家》的创始人大卫.维尔泰姆说,在这种打击的恐吓下,许多博客对其宪法权利的倡导进行自我审查。

他说:“中国政府非常热衷于把一些自由主义思想跟西方联系起来。”

维尔泰姆说:“他们创造出一种氛围,使得谈论官员财产公示,谈论宪政改革已经成为逾越限定、具有威胁性的西方货色,他们过去六个月在这方面做得相当成功。”

美国批评这场镇压,指责中国的行动违背了国际义务,甚至违背其本国法律和宪法。

*美国媒体激怒中国领导人*

美国的新闻媒体发表更多揭露中国领导人的财富和他们的家族如何通过政治关系获利的文章,也致使美中关系趋于紧张。(文章链接

这样的报道惹恼了北京,它的回应是对美国和其他西方记者延迟更新签证。

外交政策杂志的菲什说,延迟签证相当于中国对西方媒体的镇压。

他说:“在纽约时报和彭博新闻社分社的记者本来可能得不到他们的签证续签,那事实上是驱逐了20多名记者。”

他说,“这也将可以说是1989年天安门事件以来,文化大革命以来,甚至1949年中国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中国最大的打压外国媒体的举动。所以,对于在北京的外国记者来说,这是一个非常紧张的时刻。 ”

美国副总统拜登十二月初访问北京时就延迟更新签证一事直接向中国领导人表达不满。

*两国民众彼此降温*

由于美中关系在几方面的紧张局面加剧,美国和中国的公众2013年对彼此的态度也急转直下。

设在华盛顿的皮尤研究中心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受访者对中国持良好看法的比例从 2011年的51%下降至37 %。类似的下降也在中国发生,对美国持正面看法的中国受访者只有40%, 低于2010年的58 %。

菲什说,公众态度不断恶化也影响了美中两国领导人与对方打交道的方式。

他说:“国际关系都是牵涉国内政治的 - 美国对华政策取决于政策背后的官员如何盘算其政策给美国观众的感受。 ”

他说,“对中国来说,更是如此。中国政府比美国政府对本国的稳定更为敏感。当中国领导人考虑跟美国打交道时,他们考虑的问题是,这会怎样让他们保持对中国控制权?”

*仍然存在共同点*

尽管美中关系存在这些紧张的方面,两个国家的长期经济关系和民众之间的交流是富有弹性的。

对美国而言,中国仍然保持着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三大出口市场和最大进口来源的地位。

在线杂志《茶叶国家》的维尔泰姆说,对于美中关系,他是一个“固执的乐观主义者”,因为有那些共同点。

他说:“不管是每年5000亿美元的贸易,每年150亿美元的直接投资,还是数以百万计的人为了学习、工作或访问而往返两国之间,这些基本因素都支撑着我们之间的关系,并对每个国家只有少数人对对方有正面看法的事实提供了某些相反的论证。”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